[圖文]新疆烏魯木齊神秘『火坑』傷數人坑內何物成謎













5月28日嚴重燒燙傷雙腳的孩子還在醫院接受治療

















7月2日燒燙傷雙腳的孩子的母親在已經被填埋過的大坑邊講述當時的情況

















7月4日,一臺裝載機在害人的大坑填埋廢料坑


烏魯木齊米東區一神秘『火坑』灼傷三人坑內何物仍是謎


核心提示:至於坑中到底是何種物質,這位工作人員無奈地說,單位進駐後並沒有朝坑裡倒埋什麼物質,他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12天了,張珍和家人輪換著照看在新疆醫科大學一附院燒傷整形科治療的12歲兒子豪豪。『那個坑是「火」坑嗎?為什麼兒子掉進去雙腳竟被灼傷得這麼重?』張珍百思不得其解。


就是這個『火』坑,一年來已先後有3個人掉進去被灼傷,其中一個17歲男孩是5月28日掉進去的,至今仍在住院治療,和豪豪住在同一病科。


三名傷者都是灼傷


7月12日,12歲的豪豪雙腳裹著紗布躺在病床上,他說,7月2日21時30分,他和小伙伴跑到距家約1.5公裡遠的烏魯木齊華凌畜牧業基地附近的大坑處玩耍,當他順著下坡跑向大坑時,他一下陷進了坑底『灰』裡。


『當時我感覺小腿肚以下特別燒,就趕緊朝回跑。』豪豪說,他跑回坑邊,強忍著疼走到約200米遠的公路上,攔了一輛出租車回到家。


『聽到兒子在門口喊我掏車費,我還很納悶,等出門一看,兒子右腳底板的皮幾乎與腳脫離了,左腳面上的大水泡正滴著水……』張珍說,她急忙將兒子送往就近的醫院,但由於無法知道是被何種物質灼傷,醫院無法對癥下藥,一天之後,豪豪被轉到了目前所住的醫院。


在醫院,張珍纔聽說,在她兒子之前,那個坑已經害了兩個人了。第一個孩子去年秋天被灼傷後在家治療近兩個月纔恢復;第二個是5月28日掉進去的小買,因傷勢較重,他已做了四次手術,至今仍在治療。


記者在小買的病床的『床頭卡』上看到,病情為『二度、三度燒傷,面積28%』。據了解,小買是吐魯番人,今年4月來到大坑附近一個預制板廠打工。5月28日中午,他跑到大坑裡解小手時陷進坑底『灰』中,在朝坑邊跑時又摔倒了,雙腳、雙手都被灼傷。


『該誰負的責任誰負』


7月12日,記者隨張珍來到位於烏魯木齊市米東南路的華凌畜牧業基地附近,傷人深坑歸屬該基地管轄,坑深約8米,直徑至少50米,坑邊立著兩塊『坑深危險』的警示牌,而坑上方有一些推土機推過的痕跡。


『這幾天有人往坑裡填埋沙土了。』張珍拿出她請人在兒子事發後拍到的坑底現場圖片,圖片顯示日期為『2010年7月4日』,圖片上坑底四周被灰黑色的物質包圍,坑中心附近有一些白色和鐵鏽紅色的物質。


隨後,記者在華凌畜牧業基地見到了該單位一位工作人員,得知記者的來意後,她說:『事情發生了,是誰的責任誰負,如果我們有責任,肯定會承擔。』


據介紹,此處2003年被規劃為華凌畜牧業基地。之前是一片戈壁,原單位因采沙石遺留下一百多個大坑,目前,大部分坑已被填埋。


『有人在坑裡被灼傷後,我們就在大坑周圍加了鐵絲網,可沒過幾天,鐵絲網、鋼筋就被偷了,數次下來,我們也沒辦法了。』她說,事發後,他們已用推土機將坑填埋。


『火』坑中為何物?謎!


至於坑中到底是何種物質,這位工作人員無奈地說,單位進駐後並沒有朝坑裡倒埋什麼物質,他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豪豪的主治醫師趙陽介紹說,患者全身8%二度燒傷,一周後可治愈出院。至於是何種物質導致豪豪被灼傷,醫生表示僅從傷情無法判斷,『需要到相關部門進行檢測纔能清楚』。


張珍表示,她不排除使用法律手段來維護兒子的合法權益,而且,她一定要搞清楚坑底到底是什麼東西。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