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另類的視覺沖擊 城市手機信號圖

美國藝術家尼克雷-拉姆繪制了一組令人驚異的圖像,展示肉眼看不見的手機信號。在他繪制的圖像中,整座城市被發送和接受的手機信號覆蓋,就像是一個充滿魔幻色彩的拼布床單。



創作過程中,拉姆向伊利諾斯州的計算機工程學教授求教,了解美國城市的移動網絡和頻率,例如紐約和芝加哥。創作時,他將城市分割成一個個六邊形,著名地標和其他建築被彩虹色的『信號毯』覆蓋。為了對手機信號進行測繪,拉姆諮詢了伊利諾斯州大學芝加哥分校教授達尼洛-伊利科羅和南伊利諾伊大學教授弗蘭-哈拉克維茨。



繪圖過程中,拉姆將每一座城市分割成一個個六邊形網格,網格點立基於手機天線塔和基站的位置。隨後,他利用網絡運營者的數據得出個體基站發射的信號頻率。每一個頻率被賦予一種顏色,使用一個頻率的用戶人數越多,所對應的顏色塊越大。在存個多個信號發送的區域,顏色結合在一起。拉姆解釋說:『所展示的頻道結合並非靜態,而是隨著時間推移快速發生變化。如果你將這些快速變化拍攝下來,你會看到各種各樣的顏色,就像美麗的插畫一樣。』



在市中心,拉姆故意使用尺寸較小的六邊形,代表居民人數的不斷增加以及隨之而來的信號和頻率的增加。在拉姆繪制的一些圖像中,人們能夠看到站在華盛頓的國會或者赫伯特-胡佛大樓前方時將領略到手機信號呈現出何種景象。



在繪制手機信號可視化圖像前,拉姆曾讓Wi-fi信號可視化。Wi-fi信號可視化做品於2013年公布,展示了Wi-fi信號的外形。圖像中,不同的色彩代表不同的Wi-Fi信道。據悉,他的這組Wi-fi信號圖像是在美國宇航局前天體生物學家布朗寧-沃格爾的幫助下完成的。正式著手創作前,拉姆首先向沃格爾求教,了解Wi-Fi網絡,而後根據覆蓋白宮和國家廣場以及周邊地區的Wi-Fi信號數據描繪出驚人的景象。



拉姆的每一幅作品都展示了華盛頓一個我們耳熟能詳的地標,被不同顏色的Wi-Fi信號環繞。在被樹木、地標或者其他障礙物破壞的信號區域,拉姆增加了朦朧效果。作品中的Wi-Fi信號形狀和顏色不同,用於區分不同的子信道。拉姆的作品不僅呈現了不可思議的景象,同時也可幫助公眾了解Wi-Fi信號如何傳輸。










美國藝術家拉姆讓美國城市的手機信號可視化,例如紐約,進而創造出一系列令人驚異的視覺奇觀。繪制過程中,拉姆將每一座城市分割成一個個六邊形網格,網格點立基於手機天線塔和基站的位置。隨後,他利用網絡運營者的數據得出個體基站發射的信號頻率。每一個頻率被賦予一種顏色










芝加哥的手機信號。拉姆利用網絡運營者的數據得出個體基站發射的信號頻率。每一個頻率被賦予一種顏色。在存個多個信號發送的區域,顏色結合在一起。在市中心,拉姆故意使用尺寸較小的六邊形,代表居民人數的不斷增加以及隨之而來的信號和頻率的增加










好萊塢山山頂基站發射的手機信號。為了對手機信號進行測繪,拉姆諮詢了伊利諾斯州大學芝加哥分校教授達尼洛-伊利科羅和南伊利諾伊大學教授弗蘭-哈拉克維茨










在拉姆繪制的一些圖像中,人們能夠看到站在華盛頓的國會或者赫伯特-胡佛大樓前方時將領略到手機信號呈現出何種景象









赫伯特-胡佛大樓前方的手機信號。拉姆說:『所展示的頻道結合並非靜態,而是隨著時間推移快速發生變化。如果你將這些快速變化拍攝下來,你會看到各種各樣的顏色,就像美麗的插畫一樣。』










在繪制手機信號可視化圖像前,拉姆曾讓Wi-fi信號可視化。Wi-fi信號可視化做品於2013年公布,展示了Wi-fi信號的外形。這幅作品展示了球形Wi-Fi脈沖。創作時使用紅色、橙色、黃色以及其他顏色展示肉眼看不見的Wi-Fi信道,構成完整的Wi-Fi信號










Wi-Fi利用的是無線電波和微波之間的電磁波頻譜的無線電頻段。這一頻段意味著Wi-Fi信號以電磁波的形式傳輸和接收。拉姆的作品不僅呈現了不可思議的景象,同時也可幫助公眾了解Wi-Fi信號如何傳輸。圖片展示了覆蓋國家廣場噴泉周圍的Wi-Fi信號










Wi-Fi波之間的距離比無線電波短,比微波長。這讓Wi-Fi擁有一個獨特的傳輸頻帶,不會被其他信號乾擾。一個典型的戶外路由器能夠將Wi-Fi信號傳輸約91米以上。樹木等障礙物能夠阻擋信號,因此通常使用多個路由器進行傳輸。圖片展示了華盛頓國家廣場的Wi-Fi信號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