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说:我开;

女娲说:我补;

共工说:我撞;

神农说:我尝;

精卫说:我填;

夸父说:我追;

后羿说:我射;

嫦娥说:没射着!

黄帝说:我们做什么;

尧说:我让;

舜说:我也让;

禹说:咱爷们怎么办?

启说:让他们球!

桀说:好玩;

汤说:造反有理了;

夏亡了……

纣说:痛快;

武王说:我也反了;

商亡了……

幽王说:点火;

褒姒说:刺激;

周也亡了……

干将说:我铸;

专诸说:我舞;

荆柯说:我刺;

赢政一躲:没刺着……

始皇说:我修;

姜女说:我哭;

陈胜说:有种;

项羽说:我举;

刘邦说:我斩;


                               



秦亡了……

孔子说:我仁;

孟子说:我义;

老子说:我无为;

庄子说:我逍遥;

韩非子说:把他们全抓了。

张良说:我出谋划策;

韩信说:我统帅三军;

萧何说:无运筹帷幄;

高祖说:老婆,怎么办;

吕后说:全喀嚓了。

文景说:我治;

武帝说:我兴;

光武说:我中兴;

献帝说:我说了不算。

张骞说:我通;

班超说:我也通;

苏武说:通个屁!

卫青说:我打;

霍去病说:我也打;

李广说:我还打;

昭君嫣然晕笑,遂天下太平。

董卓说:我势大;

吕布说:我人帅;

貂婵说:你们俩谁厉害。

董卓完蛋了。

曹草说:快帮我脱鞋迎老许;

刘备说:快给我牵驴来访诸葛;

孙权说:周郎自有妙计安天下;

周瑜说:加油,烧死老曹;

诸葛说:天下三分,人人有份;

司马昭说:向刘备同志学习;

晋开始了。

司马迁说:要想成功,不怕被宫;

班固说:我要出书;

司马相如说:一首赋稿费一千;

曹草说:抄家伙我要赋诗;

曹植说:命题作文有何难;

孔明说:我要写道动员令;

陶潜说你们累不累呀。

遂卷铺盖回家了。

朱温说:我同花顺;

萧道成说:我一条顺;

陈霸先说:重新洗牌……

杨广说:去扬州观花;

李渊说:消来公费旅游;

李世民说:魏征,你的意思;

李治说:老婆,你的意思;


                               

武则天说:那还不如我说了算;

薛刚说:反了你了!

骆宾王说:鹅肥;

王勃说:情深;

李白说:酒美;

王维说:景幽;

孟浩然说:风流;

杜甫说:屋漏;

白居易说:抱想琵琶唱OK;

李商隐:我没话说了。

柴荣说:三武废费有我一份;

赵匡胤说:今年流行黄袍子

寇准说:带上瓶醋谈判去;

李刚说:保家卫国;

徽宗说:没保成;

钦宗说:我想回家;

金兀朱说:没门……

赵构说:把姓岳的抓了;

岳飞说:我有何罪?

秦桧说:也许有……

陆游说:我要死了;

文天祥说:死得好,我为你喝彩!

完颜说:金大;

耶律说:辽大;

成吉思汗说:大你个球!

忽必烈说:亚欧大陆我说了算……

朱元璋说:高筑墙;

建文帝说:孙承祖业;

朱棣说:我找我爹;

严嵩说:清史留字;

崇祯说:袁崇焕,你的良心大大地坏了……

李自成说:歇会,找个小姐来;

吴三桂说:敢泡我老婆;

皇太极说:三桂是个好同志。

顺治说:爱江山更爱美人;

康熙说:江山好管儿子难教;

雍正说:说我狠,我就狠给你们看;

乾隆说:我爹是谁;

嘉庆说:和坤是我爹留给我的遗产……

施耐庵说:天罡盖地煞;

罗贯中说:曹刘震河腰;

吴承恩说:全盘西化;

曹雪芹说;读书人的事能算淫么;

蒲松龄说:我是另类我怕谁?

林则徐说:我销;

洪秀全说:我反;

康有为说:我变;

孙中山说:看我的。

慈禧说:木偶戏你当好演呀;

李连英说:有奴才伺候;

李鸿章说:九亿白银,小意思;

袁世凯说:窃国者为诸候?

蒋公说:共党未灭何以家为

毛公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