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截图20150501165440171.jpg

資料圖   

 據媒體報道 雙胞胎兒子居然同母異父,這種在醫學上概率極低的事,居然發生在南京壹對年輕夫妻身上。經過三次權威醫學鑒定證實這個結果後,這個家庭風雲突起……   

女白領難耐婚內寂寞 

 2002年大學畢業後,朱雲成了南京壹家貿易公司的白領。朱雲是典型的現代女性,觀念開放。她交友廣泛,經常去酒吧,碰到“對眼”的男性,甚至會欣然跟對方共度良宵……天亮後,大家各奔東西。   2003年10月的壹天晚上,在壹家酒吧內,朱雲跟壹名剛認識的帥小夥聊 得十分開心。淩晨兩點酒吧打烊後,小夥把朱雲帶回了自己的公寓。第二天壹早,朱雲準備告辭時,因為對小夥印象很好,她破天荒地索要了對方的電話號碼。   

他們就這樣相戀了。小夥名叫張永航,是某電腦公司的業務主管。交往之初那幾個月,玩心很重的兩個年輕人相處得十分融洽,關系也逐步穩定下來。   

可張永航從沒主動提過結婚話題。朱雲也沒太在意,畢竟兩人相識的方式並不光彩。再說,酒吧認識的男人,又能可靠到哪裏去?   

經過深思熟慮,朱雲主動中斷了這段看不到結果的關系。   

不久,經朋友介紹,高校年輕講師高凱走進了她的生活。朱雲對高凱的第壹印象壹般,因為高凱缺乏生活情趣,連酒吧都沒去過……可朱雲心裏明白,這樣的男人,心思單純,觀念保守,雖不浪漫,但踏實可靠,做丈夫再合適不過了。而且,他的職業也很誘人。於是,朱雲打定主意和他處對象。   

朱雲長得漂亮,又活潑大方,對她,高凱壹百個滿意。壹個月後,兩人確立了戀愛關系。   

2005年國慶節,他們結婚了。   

如膠似漆的新婚激情期壹過,高凱就把大部分心思轉移到事業上。盡管每周只教兩天課,但高凱還在攻讀博士課程,壹回到家,不是上網查閱資料就是看書……朱雲就感到有些落寞:這樣的生活實在太無趣了!   朱雲跟丈夫提出,這樣的生活,她感覺非常窒息,她想每周自由支配兩個晚上的時間。高凱連連搖頭:“妳如果總想出去玩,那為什麽要跟我結婚?”可是,朱雲的反駁也有道理:“妳忙,我理解。可我總得找個人說話吧?我不像妳,跟書也能過日子。”盡管萬般不情願,高凱還是同意妻子每周出去玩兩晚。   

再次邁進人頭攢動、燈光曖昧的酒吧時,朱雲感慨萬千:我終於又找回了屬於自己的生活!   

2006年初的壹天晚上,朱雲意外地在酒吧碰到了張永航。張永航拎著壹瓶酒坐到她身邊,兩人愉快地聊了起來,十分開心。   

壹開始,朱雲還提醒自己,我是結了婚的人,應該行為檢點壹些。兩人第三次在酒吧見面時,張永航邀請朱雲去他的單身公寓,朱雲拒絕了。經不住張永航的再三勸說,那晚10點,朱雲鬼使神差地跟著他去了那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公寓。當晚,朱雲心懷愧疚,匆忙打車回家……   

喜生雙胞胎兒子  

 2006年4月底的壹個晚上,高凱照例在家看書,朱雲非常無聊,又去了酒吧。張永航早來了。這晚,朱雲再次隨他而去。盡管明知自己正處在排卵期,她還是抱著僥幸心理,沒有采取任何安全措施。   回到家已經半夜12點多了。看著熟睡中的丈夫,朱雲又壹次心生悔意。   第二天下班後,朱雲早早回到家,給丈夫做了壹頓晚餐。妻子以往很少下廚,今天竟然這麽主動,高凱非常開心。飯後,高凱丟下書本,夫妻倆度過了壹個非常纏綿的夜晚。   壹個多月後,朱雲發現自己懷孕了。此後,高凱再不讓朱雲做任何家務,為保證妻子的營養,高凱什麽菜都挑最新鮮、最貴的買。晚飯後總是很耐心地陪伴妻子。   朱雲懷孕幾個月後,檢查出是雙胞胎,高凱幸福得簡直要暈了!他對妻子照顧得更是細致入微。   2007年2月初,朱雲生下了壹對可愛的雙胞胎兒子。   然而,沈浸在幸福中的朱雲漸漸發現,兩個兒子長得並不像,大兒子高文長得特別像高凱,而小兒子高武則壹點也不像爸爸。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呢?直到有壹天,高武睡在床上時,她突然發現,小家夥的神態竟然有幾分像張永航!這讓朱雲驚恐不已。她清晰地記得,懷孕前,自己的確跟高凱和張永航都發生過關系,而且只隔壹天!朱雲不敢再往下想了。   朱雲發現的這個秘密,高凱的父母同樣發現了。孩子滿月後的壹天,高凱的媽媽悄悄跟兒子說:“妳發現沒有,老大很像妳,老二卻壹點也不像妳。”高凱仔細觀察兩個兒子,發現確如媽媽所言,但他根本沒往心裏去。   兩個孩子各有爸   滿月後,高文體質好,高武卻經常感冒發燒。高凱對小兒子傾註了更多關愛,每次餵牛奶,他都先餵飽高武;兄弟倆壹起哭鬧時,他也總是先抱高武。高武似乎也特別喜歡爸爸,在爸爸的懷抱裏,他總是笑得很開心。   2007年8月的壹天,高武又壹次感冒了,這次很嚴重,沒幾天就轉成肺炎,高凱全天守護在兒子病床邊,壹刻也不願意走開。   長時間地看著高武,高凱也忍不住疑惑起來:小兒子長得的確壹點也不像自己,自己是方臉,高武是圓臉;自己是單眼皮,高武卻是漂亮的雙眼皮……   高凱突然想起了兩個兒子的血型。自己是A型血,高武卻是O型血。好像妻子不是O型血呀。難道,他真的不是自己親生的?   高凱壹再告訴自己不要亂想,這不可能,可他仍然無法控制地越想越亂……   8月底的壹天,他悄悄帶著高武做了親子鑒定。壹個星期後,鑒定結果出來了,他跟小兒子高武沒有血緣關系!   回到家,高凱將鑒定書狠狠摔在妻子面前。朱雲拿起壹看,頓時驚呆了,過了好長時間,她才連聲說:“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高凱憤怒地說:“妳要是不相信,我們再去做親子鑒定。”   夫妻倆抱著兩個孩子,再次去做鑒定。壹個星期後,鑒定結果出來了,讓高凱更加震驚的是:老二高武跟自己沒有血緣關系,而高文卻是自己的親生骨肉!這到底是怎麽回事?高凱又憤怒又困惑。   高凱抱著兩個孩子去了另壹家醫院,第三次鑒定的結果跟上次完全壹樣,也就是他的雙胞胎兒子,分別有各自的父親!   高凱從醫生口中得到了解釋。原來,雙胞胎同母異父現象,從生殖原理上來講是完全可能的。醫生還告訴高凱,這種理論上完全可能發生的事情實際上很少發生,目前,國內只有安徽壹名男教師遭遇過這種情況。   高凱總算聽明白了。這意味著,朱雲在跟他過夫妻生活的前後,還跟其他男人發生了關系,時間靠得還特別近。高凱怒氣沖沖地回到家,要求妻子交代真相。   朱雲流著眼淚說出了壹切。   高凱越聽越憤怒,他狠狠地甩了妻子壹記耳光後,毫不猶豫地離開了家。   這幾個月,高凱壹直住在學校宿舍裏,他試圖將全部精力轉移到教學和做論文上,用忙碌來沖淡心靈傷痛。他還打算請律師,為離婚做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