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紅雷,出生於哈爾濱,小名三郎。父親孫振山為一位哲學教師,母親已經逝世,有兩個哥哥。

1987年,獲黑龍江省霹靂舞大賽一等獎,1988年獲全國霹靂舞大賽第二名。

1995年至1997年,在中央戲劇學院學生表演系音樂劇班(補招)大專學習。1997年成為中國國家話劇院演員。2001年北京鑫寶源影視投資有限公司簽約演員。

 

小學四年級時,孫紅雷得知,家裡要推遲兩個小時吃晚飯,因為母親下班後,要去撿破爛貼補家用。一天,母親輕言細語地對他說:“三郎,你放了學也和媽一起去撿好嗎?”“不,我要做作業。”他飛快地答道,不敢看母親的眼睛。這以後,孫紅雷開始變得孤僻、沉默。

                                           

有一天,孫紅雷放學回來,走到二樓樓梯口時,看到母親正背對著他站在走廊裡。“請問,家裡有人嗎?”孫紅雷聽到母親訥訥的聲音,幾秒鐘後那家的門“嘎吱”開了,卻很快又“哐當”一聲關上了,伴隨著沒好氣的一聲:“又來借錢?我們沒有錢!”孫紅雷鼻子一陣發酸……

“走,媽,今天我陪您一起去撿破爛。”一個週末,13歲的孫紅雷主動牽起了母親的手,那天,母子倆直到天色發黑才回家。第一次隨著母親外出做事,孫紅雷深深體會到了其中的艱辛。為了撿一個漂在臭水溝裡的塑料瓶子,母親不惜脫了鞋走進發黑的髒水里;在一家書店前見到幾張破牛皮紙,他剛撿起來就被老闆呵斥:“滾!叫花子。”

                                           

然而,母親對此種種卻習以為常,臉上始終保持著淡然的微笑。中午,當母子倆坐在河堤邊的石頭上休息時,母親竟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橙子,剝開,反复擠壓幾下,然後掏出一面小鏡子,對著它把那些橙汁一點點細緻地塗在臉上,看著兒子詫異的眼神,她一邊塗一邊笑道:“橙汁可以美容呢。人家看不起我們不要緊,自己要看得起自己,要愛自己,要讓自己快樂。”“媽… …”那一刻孫紅雷震驚了,他目不轉睛地看著母親,無比敬佩。

1995年5月底,孫紅雷揣著8000元和一部手機,來到北京報考中戲。700多人參加考試,孫紅雷成了唯一的幸運兒。

母親楊淑英特地來到北京看望兒子。同學們吵著要老人家請客,她高興地答應了,將孩子們帶到學校附近的一家餐館。由於這些上中戲的孩子家境都比較好,滿不在乎地點了不少菜,結果七個人一頓竟吃掉了八百多元。母親臨走時,孫紅雷發現母親居然沒有買臥舖。“這麼遠的路,您省這點錢幹嗎?”孫紅雷急了。母親像做錯了事的孩子低下頭說:“三郎,實話給你說,媽沒錢了。”“我給……”話一出口,孫紅雷突然意識到,自己手上也只有幾十元了,那8000元,吃住加上學雜費,也所剩無幾。“對不起,媽。”孫紅雷哽咽了。母親抬起頭,蒼老的臉卻笑成了一朵菊花:“別這樣,你這麼有出息,媽不知道多高興,媽就是一步步走回去也願意。”孫紅雷緊緊攥著母親的手,眼淚蓄滿了眼眶。

                                           

孫紅雷躋身一線演員行列後,2004年8月,他特地把父母接到北京,然後將一把鑰匙放到了母親手心:“媽,以後您二老就在這裡養老吧,這套房子就算我送給媽的禮物。”楊淑英像孩子般咧開嘴笑了,笑得那麼沉醉……這是一個母親最幸福的時刻。

2008年春節,大年初七那天,因為高血壓、冠心病等並發症越來越嚴重,母親在孫紅雷懷里永遠地睡著了。

生活還要繼續,只是很多人發現,經歷了喪母之痛的孫紅雷,在演技上有了微妙的改變。

以前他扮演的角色都是一味的劍拔弩張、冷硬入骨,而現在,他開始在角色裡註入一些嶄新的東西。比如《梅蘭芳》中邱如白“閱盡天下愛恨”的孤單與收斂,比如《潛伏》中餘則成“泰山壓頂而不改色”的執著與沈靜……孫紅雷更成熟了,也更有擔當了! 2010年9月21日,在第八屆中國金鷹電視藝術節上,孫紅雷連奪“最佳表演藝術獎”“最佳人氣獎”“觀眾喜愛的男演員獎”三項大獎,成為最大贏家。在萬眾矚目下舉起獎杯時,孫紅雷含淚說了一句發自肺腑的話:“感謝我那天堂裡的母親。”

                                           

那一刻,喧嘩的現場一片寂靜,只有輕輕的欷歔和哽咽聲。在晶瑩的淚光中,孫紅雷彷彿又看到了母親,她在不遠處對他溫暖地微笑,就像握著從未曾熄滅的愛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