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_001.jpeg

判的是一樁綁架案。


犯罪嫌疑人是一個30多歲的民工,綁架了一個六歲的男孩兒。讓人欣慰的是,孩子安然無恙。雖然沒有造成嚴重的後果,但他仍然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一民工綁架的是老闆的兒子。


之前,他在老闆那裡幹了八個月,卻沒有拿到一分錢。他 幾次求老闆先預支點兒錢,哪怕幾百元也行。他是家裡唯一的頂樑柱,他的母親患有嚴重的心臟病,一天也離不開藥。孩子上學也要用錢。還有他的妹妹,因為失戀 患了精神病,他還要為妹妹治病,他不能看著妹妹天天披頭散髮滿街亂跑。他每次找老闆要錢,老闆都一臉的不耐煩。往往他還沒說上幾句話,就被老闆叫來的保安 趕出了辦公室。


終於,他忍無可忍,綁架了老闆的兒子。後來,他後悔了,他完全可以跑掉,但他怕孩子一個人出什麼意外,也怕孩子害怕,便一直把孩子抱在懷裡。當警察出現的時候,孩子在他的懷裡睡得正香。


他被判了五年。旁聽席上的人都為他惋惜,說到底是不懂法,否則,也就不會付出這樣大的代價。他那個風雨飄搖的家該怎麼辦呢?


就 在法官要宣佈退庭時,從旁聽席上傳來個蒼老的聲音:「等等,我有話要說。」大家扭頭望去,是一個年過花甲的老婦人。有人認識她,她是男孩兒的奶奶,也就是 老闆的媽媽。孩子被綁架之後,老人一病不起,那是她最愛的孫子,也是孫輩中唯一的男孩兒。眾人的心裡都有些緊張,或許,老人還要提額外的條件,那個已經一 無所有的民工還能承受得起嗎?


老人慢慢地向被告席走過去。她站在民工面前,大家看到,她的嘴角在抖動。大廳裡鴉雀無聲,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突然,老人彎下腰,向民工深深地鞠了三個躬。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包括原告席上的老闆,他想母親大概老糊塗了。


老 人抬起花白的頭,淚水流了一臉。良久,她緩緩地說:「孩子,這第一躬,是我代我的兒子向你賠罪。是我教子無方,讓他做出了對不起你的事。該受審判的不應該 只是你,還有我的兒子,他才是罪魁禍首。這第二躬,是我向你的家人道歉。我的兒子不僅對不起你,也對不起你們一家人。作為母親,我有愧呀。這第三躬,我感 謝你沒有傷害我的孫子,沒給他的心靈留下絲毫的陰影,你有一顆善良的心。孩子,你比我的兒子要強上100倍。」



老人的一番話,令在場的人都為之動容,這是一個深明大義的母親。而那個民工失聲痛哭,是感動,也是悔恨。事情的結果是,老人的兒子不僅向民工支付了工錢,還把那個民工的母親和妹妹接到城裡來治病。故事以喜劇結束。

我想,是老人的寬容和大義救贖了兒子的靈魂。母親的三個躬不僅是鞠給民工的,也是鞠給兒子的。她是用這樣的方式規勸兒子,不能做有昧良心的事。

也許很多人都看不起外來打工者或者民工,每到年末拖欠工資的事情釀成了多少的悲劇?有多少人能夠像這位老人一樣深明大義?

影像.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