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僅為示意圖)

文為受害者妻子口述:

  其實,當我把旅遊發票給老公看過之後,第二天我就退了團,就為設這個局。我對他們實在太不放心了,我沒理由辭退她,人是老公找來的,說是給我減負,幫我抱抱孩子,做些家務,誰知請來的是個「祖宗」,我還得侍候她呢。

  她來我們家快一個月了,沒讓我少操心,我懷疑這個女孩子跟我老公有某種特殊關係,可並沒有找到證據,老公罵我疑心太重,說我是個神經病。

  他說這個女孩子最放心,是他以前教過的學生,畢業兩年了,她家境不好,在外面打工,而現在我家裡正缺個幫手,又巧遇到了她,就談起做小保姆這事,結果她非常願意,就領回了家,那女孩子當我面說是為報恩老師,工資還可以不要。

  早上剛6點,外面的天就已經大亮了。我從小旅館早早起床,準備到家裡看看。我知道在這個時間段,鄰居們都還不出來,也是偷聽的最佳時機,樓上樓下肯定不會遇到熟人。如果聽到裡面情況正常,我就悄悄走了,到了晚上睡覺時再來聽,如果聽見裡面有異常,我立馬開門雙雙捉姦。

  今天是我撒謊出去旅遊的第二天,按照旅遊安排,我應該是昨天上午9時乘車,然後明天下午6時回家。其實,我就沒去,我前天把孩子送到了媽媽家,昨天早上8點我從家裡出來,給老公和小保姆道了別,然後背了包坐了公車就假裝去旅遊,其實昨天我就在本市逛了一天,下午找了一家小旅館住下,想晚上12點左右打車回家,偷偷開了門看看他們是否睡在一起。

  結果,可能是太累了,躺下就睡著了,昨晚到了11點,鬧鐘雖說響了,可我實在太困了,眼睛根本睜不動,就這樣人我把時間調到了早上5點,又睡了。

  早上五點鐘起床後,退我了房,就乘車來到了自家門口。我老公每天早上習慣6點多起床的,然後洗臉、早餐、上網、上班。小保姆和我平日裡會在7點左右起來,一週歲的兒子通常是在8點半才睡醒。

  我只要把耳朵貼緊門,裡面說話就完全可以聽得很清,以前我試過的。早上6點我剛到家門口,屋裡靜悄悄的,我估計他們都還在睡,我也想直接開門進去看看他們是不是在一張床上,後來又怕假如捉不到,我的處境將會很被動,索性就在外多等會兒先探聽虛實。果然,只隔了有大約10幾分鐘後,裡面便有了動靜,老公像是起床了,客廳響起了拖鞋聲。

  又過幾分種,我聽到老公在裡面喊她了:「小慧,你吃點兒什麼?我給你做荷包蛋好不好?」她說:「就喝牛奶,吃麵包吧」。

  我一子就來氣了,我心想,你還管給她做飯嗎?每天早上,都是我起來給你們做飯的,現在到好,你還給「荷包蛋」!你給我做過嗎?她還吃麵包,喝牛奶,什麼時候買的。我在家的時候,天天早上不就是「方便麵+饅頭」,再不「小米飯」。我才走了剛一天,他們就偷偷會享受了。

  老公像是進了廚房準備去了,當時我就想衝進去。我知道小慧肯定還在被窩裡,這丫頭懶得很。又隔了十多分鐘,老公像是進去了她的房間,我隱約聽見他倆在嘻哈了。

  正在這時,我聽見樓上王叔家有人開門,我趕緊下了一層樓,然後再假裝回家,若是王叔問起我,我就說剛旅遊回來。不一會兒,從樓上下來一人,不是王叔王嬸,是他孫子小剛去上學,孩子給我打了招呼,我也弱弱的問他好,虛驚一場。

  再聽門時,我居然聽到小慧她直呼我老公的名字,這在平時絕不會的,她一慣叫我「姨」,稱呼我老公始終沒變「李老師」。

  她才17歲的姑娘怎麼敢叫出「志強」 這個名字呢?太出乎我意料了。後來,我又隱約聽到「太困了」,「按摩」之類的。我實在忍無可忍了,用鑰匙慢慢的轉動開了鎖,然後用最快的速度衝進了臥室,眼前景象讓我看得寒心呢。

  她一絲不掛地躺在被窩裡。老公穿著睡衣正坐在為她按摩背部呢。在小慧的衣服堆裡混合著老公的衣襪,這非常明眼的事情,還用得他們辨解嗎?我證實了之前的猜測,他們的師生情也絕非現在才開始的,我捉姦成功了,可這是我想要的結果嗎?

  完了,一切都完了。晚了,一切都晚了。

  吵架能解決問題嗎?當時,我面對他倆那幅狼狽相,只是冷笑了一下,就轉身離開了家。這個家,再不會是我心中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