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魚店主人正在店門上用油漆寫“此處今日出售鮮魚”的招牌。這時一個過路人對他說:“你不需要寫‘今天’吧?我的意思是說,你不會是昨天賣或是明天賣,是不是?”
   “我想不會。”魚店主人說。
   “再說,你也不需要寫‘此處’—一你不會是在別處賣吧?”
   “不會,你說得對。”魚店主人表示同意。
   “此外,為什么要寫‘出售’呢?”這位助人為樂的過路人又說。“你不會白白把魚送給人吧?”
   “當然不會。”魚店主人說。
   “還有,為什么寫‘鮮’字呢?說到底魚不鮮你是不會賣的吧?"
   “當然不會,”魚店主人回答。“我得感謝你省了我這么些事。”
   “還有最后一件事了,”那人說。“你也無需寫上‘魚’字——我隔兩條街就嗅到它的腥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