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jpg

       

我是一名护士,因为我总是照顾每一个病人,我的患者都亲切地管我叫霞姐,我在医院工作了好几年,一天值晚班遇到了一件今人恐怖的怪事,一想起这事,我就担惊受怕。

  那天晚上,我在医院加班,所有人都睡熟了,就只有我一个人在资料室找患者的病例资料,正当我翻到精神科病例资料的时候,有一阵冷风朝我的脖子上吹过来,直达到我的头顶,让我有些毛骨悚然,我转过头,窗户不知何时已经开了,在狂风冲击下,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我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是怕惊醒了正在睡熟的患者,我伸出手,就要去关窗户,可是不知怎么的,外面好像有一种不知明的力量将窗户往里面推,让我关不掉。

  真奇怪,窗户怎么关不上啊?正当我想的出神的时候,突然间,有一个女人跳了出来,让我吓了一跳,差点发出“啊”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我这才看清楚她的脸,原来是王医生,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松了一口气,说:“王医生,是你啊,”

  “霞姐,你怎么了。”王医生担忧地看着我,刚刚我的举动让她吓了一跳。

  “没怎么,你这么晚在这干什么呢?”我怀疑地问道,这个时间医院里的人应该休息了,而王医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王医生愣了愣,然后轻笑了起来,“霞姐,我来这里是拿手机的。”

  这句话打消了我的多疑,我“哦”了一声。

  “对了,我告诉你,这资料室里闹鬼,你最好小心一点啊,”王医生提醒道。

  闹鬼?这是怎么回事,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王医生就很快的走远了。

  突然,我听到了后面传来一个奇怪女人的声音,“是的,这里有鬼。”

  我不安地转头看了看,没人,我摇了摇头笑了出来,今天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我老了,所以出现幻觉了吗?

  想到这,我就把窗户给关上了,正当我转过身的时候,突然脚下踩了一个东西,我低头一看,是一张纸,我俯下身去捡,看了一眼,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几个字,字好似是用鲜血写成的,在月光照耀下,变得有些透红,看起来非常的恐怖,上面写着:

  我是一名医生,我一直在为医院工作,几乎用尽了我的精力,我很爱这所医院,我把它当成我的家,可是有一天晚上,医院里来了一个小偷,我为了保护医院里的东西,和小偷打了起来,那个时候,院长路过这里,看到了我和小偷正在厮打,他非但没有救我,还逃跑了,我就那样死在了小偷的手下,我好恨,好恨那个院长。

  林莉笔

  我看到这,我不由得一惊,林莉?我听王医生说过,林莉原来是这医院的医生,后来她被一个小偷给掐死了,她是死在某一个资料室里。

  我憋住呼吸,缩起臂膀,朝东朝西看,在黑暗中,我隐约能听见自己的急促呼吸声,还有自己的剧烈的心跳声。

  救救我,我好怕,我在心里不断地祈求着,差点就要哭出来了。

  突然我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我抬头向前看去,发现是一个女人,她的脚没有落地,我心中顿时明白过来,她不是人,我看不清她的脸,因为她的脸被头发盖住了,她缓缓地飘过来,我想跑,可是我的脚不听使唤的站在那里,我害怕极了。

  我虽然害怕,但是我还是壮着胆子问道:“你是谁?”

  那个女人阴森森地笑着说:“呵呵,我是林莉。”

  林莉,她是那个被小偷给掐死的林莉,我害怕的想喊出声,可不知怎么的,我的喉咙就好像被人定住了一样,怎么也喊不出声来,只能睁眼地看着林莉飘过来。

  林莉她伸出两只手掐住我的脖子,我闭上眼,我是不是要死了,我这样问自己。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到不对劲,便睁开眼睛,只见那个女人仰着头,嘴微微张开,鲜红的血从嘴角流了出来,我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突然那个女人化成烟雾消失了。便看到王医生,她举着一把木剑,此时她的表情很沉重。

  她放下木剑,看了看我的全身,担忧地问我:“你没事吧。”

  我并没有回答她的话,用那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她:“王医生,你……”

  原来王医生是阴阳师,她回来拿手机不过是借口罢了,她是要收复林莉,可没想到会牵扯到我,王医生要我保密,不要说出她是阴阳师的身份,我答应了。

  后来,我辞职了,我每次一到医院看病,我就会想起这事,不得不说这个世界上的确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