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发生在去年的某一个公共假期前夕(什么节日我倒忘了)。因为隔天不用上班,所以晚餐过后,我就找了两个死党喝茶,顺便问问有什么搞作。喝喝茶,吹吹水,就这样到了接近十一点。忽然朋友L建议不如到秋杰路去看"阿倌"(俗称人妖)。然后朋友S也就附和,于是我在跟大队的心理上也就没有异议了。虽然这听起来有点无聊,(看阿倌),可是相信大部分男孩都有这种经验吧!嘻嘻。。。。。。

一路上说说笑笑,不一会儿我们就到达目的地了。当时是十一点多,我们把车子泊好后,就开始用步行的走在那昏暗的街道。虽然大街上是车水马龙,但是大街后面的小巷及店屋楼下都只是靠微弱的街灯来照亮。这时候,我们可以看见一些店屋的走廊上或路边,都有阿倌出来招生意。不用我多介绍,大家应该可以想象得到他们是做什么生意的吧?有些是单独一个;有些却是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我们三个当然是黏在一块的走走看看,因为曾经试过朋友L落单,被其中一位热情的阿倌抓着手臂不放,要他跟他上楼。哈哈。。。。。。

经过一轮的品头论足后,我们也正打算打道回府了。忽然在某一家店屋的走廊上,我们看见有一群人不知在围观什么的。于是我们也走上前去八一八。当时,只见到有一个马来人(后来才知道他是印尼人)盘腿坐在草席上,告诉每一个围观的人说,他即将要表演几个魔术来娱乐大家。他当时做了三到四个表演吧,而我最印象深刻的就是他把一个五十仙的硬币放进一支可乐瓶里(是小支装玻璃瓶的,不是宝特瓶那种)。只见他把硬币放到瓶口,然后对着它吹一口气,"铛啷"一声,那硬币就掉进瓶子里了。后来他又把瓶子倒转,对着瓶口吸一口气,那硬币就很神奇的又在他手上了。当时他可是有把瓶子交给现场的人验证过的。

其实在看表演的整个过程,我有发现到一样奇怪的事物。那就是摆在那个人脚边,一个四四方方,用黑布盖着的类似盒子的东西。我会注意到它是因为我看到它会不定时的微微的动!有时是那块黑布的边微微跳动(好像要飘又飘不起来的样子);有时是整个盒子向左或右微微的动一下。

看完了表演,那个印尼人说他今天很高兴,想要出四个真字给在场的每一个人,当时每个人的反应当然是叫好的咯。于是他要每个人跟着他来到一条小巷里。因为朋友L是个标准的字迷,现在有机会拿到真字,他当然不会放过啦。而S和我心想,只是跟着去看看他玩什么把戏,应该没啥大问题吧!就跟着去了。

来到小巷里,那个印尼人把一块布铺在地上,然后竟然叫所有人把钱跟手机都放到那快布上面。(这不是抢劫吗?!)他说如果我们当中有人把钱偷藏起来,他开出来的真字也就不会那么准的。而把钱偷藏起来那个人也会得到惩罚。(这不是诅咒吗?!)当时有大约接近二十人吧,只见有的人真的就开始把身上的钱及手机都掏出来放到那块布上了。那当然包括L了。当时我只觉得如果现在转身走人好像有点不妥,于是也就把手机和现金都放到了布的其中一个角落。

在所有人都把钱财掏出来后,那个印尼人说他现在就要开始念咒作法了。他也一再的重复我们必须要把所有的钱财都拿出来。好了,看着没有反应的人群,他也就开始口里念念有词的。突然,在人群里的一个印度人整个人飞了起来,越过几个人的头顶后掉在离人群四,五步的地方!当时每个人看傻了眼。他那种动作一看就知道是非自然的,就好像是被人抛出去一样,身不由己的。这时那个印尼人开口说,那个印度人身上还有钱,所以被惩罚了。当那个印度人走回来后,真的就从衣袋里掏出了两张十零吉的钞票!这时候,很多人又开始摸摸衣裤的袋子,而我也把仅有的零钱硬币都放到了布上,因为不想当众出糗。当每个人停止动作后,他就把那块布打包起来。

这时,那个印尼人就把一粒熟鸡蛋拿出来,用一把小刀把蛋壳很整齐的切开一半,然后用刚才放在脚边那块黑布把鸡蛋盖上。这时我看到了放在他脚边那个四方物体,就是一个木制的盒子。单看外表就可以感觉到它应该很有份量的,可是为什么刚才它会自己动呢?想不明白。

好了,这时那个印尼人就在人群里选了三个人出来。两个马来仔一个印度叔叔。他对他们说,要他们三个人一起把头伸进布里,然后集中精神看着鸡蛋,就可以看到真字了。他还说等他们三个看完,他会把真字写出来给在场的所有人看。当他们看完把头伸出来后,他就在一张白纸上写了四个数目字。问刚才三个人说对不对。他们也一致说没有错。最后。那个印尼人说,当你们中奖后,一定要把三十巴仙拿出来做善事,不然这笔横财迟早也是会自己流掉的。

好了,他说完后就把一大袋的财物给拿走了。那里少说也有接近一万块吧!只见他转个弯,就连影子也看不到了。当时我们走着走着,越想越不忿,于是就三个一起到那里临近的警亭报警。当我们告诉值勤的警员我们的遭遇后,他竟然很平静的叫我们先坐下。大概十五分钟后,当他忙完他的工作后,他叫我们跟他一起走。就这样走着走着,转了几个弯,我们竟然看见了那个印尼人正迎面走来。当他走到我们面前时,就停下来,然后把我们三个的手机一部一部的归还到我们各自的手里!(他是怎么知道谁跟谁的手机呢?想不通。)然后他说,我们的钱已经拿了出来就不再属于我们的了。不过只要我们去买他给的字,就可以拿回我们的钱。唯一的条件是,我们每一个人只能买两块钱。如果拿多了会有报应。说完,他也没理睬那个警察,就转身走了。

好了,故事还没完。当晚我们各自回到家后已深夜了。我草草冲个凉就上床睡觉去了。睡呀睡的,忽然我全身一麻,开始流冷汗。我有过很多次这种经验,反正不是鬼压床就是灵魂出窍。所以虽然我紧张,但是还不至于害怕。当时我全身动弹不得,当我微微张开双眼时,我竟然看到了那个印尼人就盘腿坐在我身边的地上哈哈笑!他的笑声很大声,这时我才开始感觉到害怕。因为我不知道他会对我做什么。当他笑完后,就很大声的告诉我:"ENGKAU BOLEH NAMPAK AKU,ENGKAU BUKAN MIMPI!TAU?"然后就这样在我眼前消失了。当他走的那一刻,我也全身一松,身体就活动自如了。当晚我再也合不上眼,因为真的很怕。

事后我有对朋友L和S讲,可是他们都没事。而最惊讶的是,那个真字真的开了。(我没买,因为我从来都不买这种博采的玩意儿。)听L说好像是入围奖之类的,奖金也不是很大。

这次过后,我有跟一些其他朋友提起过,他们说这个印尼人有可能是一位降头师。而他所做的魔术应该是他养的鬼仔在背后帮忙,所以才可以做到那么多令人不可思议的表演。 


       

请点击图片加入facebook:(天天都有鬼故事)                


       

 


       

请点击图片加入Google+:(天天都有鬼故事) 


       

点击加入:每天都有让美女“笑”的笑话        

       

爱看鬼故事,请点击加入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美女图、视频)                        
       

           


       


       




以上文章版权为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Miko , 人称“鬼古妹”,嗜好是“吓人、整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