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多处偏僻地区,旧时医学落后,许多疾病得不到有效治疗,每遇就诊无效,动辄归咎于蛊。正因为人们没有办法证明或找出苗族蛊术的运用原理,所以就将它归为了迷信。

血婴蛊,相似于降头术里的养小鬼,但比降头术中的残忍许多。

首先,要有一个一出生便夭折的婴儿,但哪里会有那么多一出生就夭折的婴儿呢?不可思议,一些不怀好意者,是如何让婴儿一出生就“夭折”其次,有了婴儿之后,要一个未满十五的处女,用她的血,来喂养这个婴儿,等到婴儿能够睁开眼睛后,把处女做成“活蛊”使之成为婴儿生长的“培育皿”。


20150313110651168.jpg


       

何谓活蛊,就是活活的把人做成一种蛊,拿来养活或者炼制另一种蛊)直到婴儿能够完整被炼蛊人所操控,发出第一声啼哭声为止。那么那个活蛊,就会被那个婴儿(这时分曾经不是婴儿了,有婴儿的外形,可力大无量,一口利牙)活活吃掉。

恐怖的血婴

很多地方提到“血婴”,大家或许有点懵,那是什么东西?其实血婴望文生义,血养的婴儿。只不过弄一个血婴,关键几条人命。所以一旦要用到血婴,那么那个蛊术或者降头术,都是有极大的反噬的风险的。

20150313110651914.jpg

我曾经听说过关于血婴的故事,是一个女神婆的大徒弟,后来嫁去了另一个寨子,由于本人的孩子夭折了,她便有点疯了,拿本人的孩子,炼成了血婴,害了寨子里好多人。

有一年我回到寨子里去,听他们说,贡婆(就是我们寨子里如今的神婆的名字)的大徒弟水红疯了,把本人的娃拿来炼蛊,还搞死那边寨子好多人,贡婆从那里回来后,也闭门不出好多天了。我听得很莫明其妙,于是便抓住一个人问是怎样回事,那人就说,请我去你家喝酒,我就说给你听。

我当然不会放过听故事的好时机,赶紧把他拖到我家里去了。那个人我叫他宽叔,平常就很健谈的一个人,几杯酒一下肚,那话更是绵亘几百里了。

20150313110651627.jpg

       

去年,水红嫁到了隔壁寨子,那家男人是个生意客,经常一进来就是一两个月才回来,平常就是水红和公婆在家,水红嫁过去没过久就怀上了,那男人也只回来过几次,水红临产时,他都不在。

水红生了个女娃,接生婆抱起来说是个女娃的时分,她的婆婆竟是脸一拉,看都不看一眼,就走了。小孩生下来就不会哭,脸色紫紫的,接生婆说不好,怕是过不去今晚。要水红做好思想准备。她当时听了,一下子就把婴儿抱到手里,一句话也不说。

到了后半夜,那婴儿果真死了。水红的婆婆想把她拿去埋了,水红死活不放手,用一双恶狠狠的眼睛盯着她婆婆说,你动她,我就要你陪葬!她婆婆知道她曾经是神婆的大徒弟,哪里敢惹她,就讪讪了几句,走了。婆婆走了后,水红把门拴上,她抱着婴儿说,孩子别怕,妈妈维护你,你不会死的,妈妈让你再活过来。说着,她把婴儿放在床上,还用被子盖好,然后,她就开端在卧房后面的小屋里设坛。

她先是找出了养蛊用的盆子,从里面抓出了一条发绿色的小蜈蚣,放在了婴儿的身上,那蜈蚣刚一沾上婴儿的身,就朝着婴儿嘴里爬去,一会就不见了。

20150313110651142.jpg

她割开了本人的手指头,把指头伸进了婴儿的嘴里,只见得那婴儿的脸上竟是慢慢的有了血色。就这样等水红的十个手指头都割开给婴儿吸过之后,婴儿的全身都开端泛红。水红就走到床底下,拿出了一个木盆,那是她的嫁妆里的东西。想必是也有玄妙吧。她把婴儿抱下来,放在了那个盆里面,然后把蛊盆里的蛊虫挑了几只,也放进了那个盆里和婴儿一同,构成了一个怪异的有点恶心的局面,接着,她用一把尖利的匕首,割开了本人的伎俩。

20150313110651100.jpg

       

水红醒过来的时分,盆里的血水曾经铺满了底部,裹住了婴儿的靠近盆子的那一局部,水红看了看周围,原来昨晚上本人放血的时分,竟是晕了过去,她撑着旁边的椅子站了起来,拿出一块蓝印花布,盖在了那个小木盆上面,很温顺的对着那木盆说,宝宝乖,好好休息,妈妈晚上再来陪你。说着,又忽然冷笑了几声,走了进来。

我听到这里在想,那水红,想必曾经开端神经错乱了。

水红一出门,她婆婆一见她就惊呼,水红,你是怎样了?怎样脸色那么死白死白的?你晚上做什么了?水红看了她一眼,说,你不是嫌我生了个女儿么?哼哼!又来问我做什么!她婆婆很奇异的看着她,由于她平常不是这样的,说不上很孝敬吧,但也过得去,怎样今天那么奇异?

20150313110651959.jpg

       

水红上鸡笼那里抓了只老母鸡,给她婆婆说,帮我把它蒸了,别弄死,直接开膛洗洁净了,趁还没死透,赶紧上锅蒸了。除了盐什么都别放。她婆婆刚想启齿,水红又说了句,从今天起,我无论做什么,你都别问为什么!说完就走出院子了。

她婆婆像是对她有很大的顾忌,竟也是什么话都不敢说,本人去弄那只鸡去了。

就这样过了三天,水红每天晚上都要给那婴儿换上新的血,然后白昼吃一只活着蒸的鸡,然后就出门了,一走就是一整天,谁都不晓得她去了哪里,去做些什么,只是她晚上回来的时分,异常的疲惫。

第四天晚上,水红回来的时分,身后跟着一个脏兮兮的看起来像叫花子的小姑娘,水红对婆婆说,妈,给她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叫我。她婆婆就问了,这是谁家的小姑娘?怎样领我们家来了啊?水红说,是城里他人丢掉的小孩子,我瞅着不幸,就带回来给我做个伴,怎样的也比在外面讨饭吃好。

她婆婆就不说什么了,带着那小姑娘去了厨房(寨子里屋子的构造很奇异的,洗澡是在厨房,用个大脚盆接满水,在灶台旁边洗澡。怪是怪了点,可冬天却很舒适。)老太太问了小女孩好几个问题,可小女孩只是怯生生的看着她,一句话都不说。

20150313110651157.jpg

老太太觉得很奇异,但又说不出是哪里奇异,也只好嘟囔了几句,照着水红的话,给那女孩洗了澡换了衣服,然后就送到水红的卧室去了。(唉,要是那老太太听说过“血婴蛊”或者略微理解点蛊术,那么后来的故事都不会发作,最最少,不会那么惨烈!)

水红看着那女孩,说,小妹妹别怕,通知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小姑娘很小声的说了句,我没有名字。水红说,哦,那姐姐叫你妹妹好不好?你和姐姐的宝宝作伴好不好?那女孩四处看了下,就说,宝宝在哪里呀?我怎样看不见她?水红笑着说,宝宝在后面的小屋子里,你要去看她吗?这时分她也该醒了…那女孩子点点头,说,好呀,我最喜欢小宝宝了!(唉,纯真的女孩)

水红就让女孩子跟着她走进了那间小屋。女孩进去一看,又问,宝宝在哪里呀?屋子里好暗哦,我看不见呀。水红说,宝宝不喜欢光,一盏油灯就够了。宝宝那个蓝印花布盖着的木盆里睡觉呢,你去看看。

那小女孩很疑惑的走了过去,在她伸头往里看的时分,水红在她身后,往她身上放了一只虫,嘴里不停的念念有词。那女孩转过头来,说,上面的布,我揭不开呀。水红冷笑一声,说,那布,只要我一个人能揭开!说着,抓起小女孩的手,拿出一只蝎子放在上面,那女孩还来不及发出尖叫声,蝎子曾经刺了下去。

20150313110651956.jpg

       

蝎子一刺下去,女孩的手指头就开端流血,水红一把揭开那蓝印花布,那蝎子便跳进了那木盆里,兀自由那婴儿的身上爬着,那女孩曾经惊慌的说不出话了,只看着本人的手不停的滴出血来,那木盆里的婴儿,竟是会张开嘴接着!!水红对那女孩说,看见了么,那就是我的宝宝,你要陪着她,直到她活过来。

那女孩开端拼命挣扎,开端大叫,你是妖怪!!你要干什么!!水红奸笑着,说,我不是妖怪,我只想要我的孩子活过来。而你应该开心!她活了,你也能永生不灭!!!

那女孩还是大叫,我不要什么永生,你放开我,放开我!!水红对她一瞪眼,捏住了她的嘴,强行给她喂了只虫子进去,那女孩变得眼神恍惚,也不叫唤了,呆呆的站在那里,水红冷笑了数声,说,不知好歹!那女孩被蝎子刺破的手指头曾经没有血再滴下来了,于是水红拿匕首割破了她另外的手指,对着婴儿的嘴,用力的挤着那个女孩的手指头,那鲜血,留成了一条细线,流进了那诡异的张着嘴的死婴儿的嘴里。

20150313110651206.jpg

       

随着鲜血不时的流进死婴的嘴里,死婴的脸色越来越红,四周那些虫子们,也开端躁动不安,纷繁在血水里爬来爬去。

等到小女孩的手指曾经流不出血了,水红放开了她的手,把她放平在盆子旁边,开端脱她的衣服,水红在她的肚脐眼那里,用匕首刺了一个小洞,开端念咒语。只见那盆子里的虫子,力争上游的往她的肚脐爬去,不一会,木盆里的7,8只虫,竟是全部爬进了女孩的身体。

等虫爬完了之后,水红用一张符沾了盆子里的血水,贴在了肚脐的那个洞上,然后把女孩弄起来,绑在旁边的凳子上,便分开了小屋子,到卧房去了。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分,水红的婆婆忽然问,怎样不见那小女孩了?水红头也没抬的说,她手脚不洁净,昨天晚上我把她赶走了。妈,我那小屋子养了一罐虫子,没事你别进去啊。老太太一听哪还敢进去啊,忙不及的容许着。

吃完饭,水红便进去了那个小屋,那女孩曾经苏醒过来,可却说不出话来,只是惊慌万分的看着水红,一双眼睛不停的流泪,嘴里啊啊的发出一些声音,水红看着她说,叫什么叫,你不是容许了要陪着宝宝么,宝宝要睡觉,你不能说话,吵着她了怎样办?再叫,让你连声音都不能发出来!那女孩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只拿一双眼睛看着水红,水红竟像是铁石心肠普通,她冷笑,看我做什么,看我我也不会放了你,就算我放了你,你也不是正常人了,还不如在这呆着呢!

20150313110652172.jpg

说完,走过去给女孩灌了一口从旁边的罐子里倒出来的液体。

不一会,就见得那女孩张大了嘴,一只接一只的虫子从她嘴里爬出来。顺着她的身体,又爬回了木盆里,在那死婴身上爬来爬去。

那死婴,竟是张开嘴,显露个诡异的笑容。

水红等到那虫子在木盆里安静下来,便重新用印花布把木盆盖上,然后去厨房端了点东西,拿来给那女孩喂了进去。边喂边说,妹妹啊,再过一天,宝宝就能睁开眼睛了,你就能够永远陪着宝宝了。

那女孩,彷佛曾经痴呆了一样,动也不动了。

到了晚上,水红端着一碗血,走进了那间小屋子,她对女孩说,这可是好东西啊。刚死的猫的血,还热乎着呢(养猫的同窗见谅啊)快,把它喝了!那女孩似乎曾经痴傻了普通,水红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她走过去,端起那碗血就咕咚咕咚的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