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我去放生經過代婆家照的相
       

    湖北公安縣閘口鎮諸天寺有位代婆,1953年開始吃齋,現在已經吃齋五十一年。我二十年前就認識她,但交往不多。其實她身上有許多神奇的事,佛友們經常傳說。        

    這位老修行,幾十年對三寶信心沒有一點退步,能經受名財食色的考驗,業障清淨了,自然也就有些神奇處。據居士們說,無論什麼事只要代婆說好,沒事,就靈驗,就真好,真沒有事!我想也許有這種可能,因為這樣的老修行語業比較清淨。
       

    二十年前我見代婆,覺得因為她沒有讀過書,自以為吃了很多年齋,有點傲慢,我感覺就是個盲修瞎練者。轉眼二十年過去了,她的氣質變得很謙虛,智慧也開了。她雖然沒有聽經,但她講法很多和淨空法師說的相同。真是奇怪,佛佛道同,他們對宇宙人生的看法居然一致。我對西藏佛法也感興趣,見過有些老菩薩,他就僅持六字大明咒,他雖然沒有學什麼佛法,講出來的話和大圓滿前行的內容暗合,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文化現象。
       

    代婆今年八十多歲了,按農村政策,她可以每月領兩百多元的國家補助,但她不找村領導領。她一方面是惜福,另一方面是,她認為追求錢財,心就散了。她說:「我們修行人就是把自己的猴子栓好,做好事不攀緣,遇緣辦功,心中清淨才得真功!」我們散亂的心,就是代婆所說的猴子。
       

    有位佛友經濟不好,生了嚴重的疾病,代婆把自己的積蓄拿了一萬多元,說可還可不還,代婆沒有一點吝嗇心,但她自己穿的全是補丁衣服。前幾天我們給石渠縣江瑪佛學院僧眾供養新棉被,她出了很大的力,我們就緣分很近了。
       

    代婆的男人是個倔人,那個年代人人都說領袖永遠對,錯了也算對,他偏倔,說領袖也是人,也有犯錯誤的時候,錯了也算錯。於是就坐牢許多年。代婆帶著幾小孩,吃了無窮的苦。批鬥她,她也不求饒,堅持自己沒有犯錯,也不恨那些傷害她的人。好像她不會恨人,這是天生的。現在她的一個女兒辦很大的幼兒園,也可能是代婆給她積的福蔭。
       

    代婆給我講,紅塵裡面到處都是是非,煩惱,自己心裡要清清楚楚,但不能動心,動心就是紅塵了,就是苦海。她住的小屋旁邊是個塑料廠,燒塑料的煙特別難聞,我說這兒真是不好,她說好。因為她注意聞就知道有怪味,但她沒有動心,所以不受影響。
       

    研究吃素功德不能單研究牛,羊。代婆說牛吃草,擠出的是奶,耕的是田,最後免不了一刀。因為牛是有罪的人轉世,它是來還錢債和命債的。據說天人不用洗澡,洗頭,沒有業障,心清淨,身體自然不髒。代婆飯量很小,也不喝茶,身體特別好。她從懂事就沒有洗過澡,也沒有洗過頭,沒有理過髮。儒家講究惜水,她偶爾抹一下身子。頭就根本不用洗。很多居士奇怪,還聞她的頭有沒有怪味,結果沒有。代婆家旁邊有個和水泥的工地,灰塵很多,她頭上有灰,用梭子一梭就沒有了。她頭也不癢(頭癢,其實是因為身體還有毒素不能化的緣故)。
       

    代婆喜歡講故事,前幾天給我們講了個發生在我們家鄉的有趣故事,是真事——
       

    有兩個人要出去借錢,他們不準備還,開玩笑說:「我們借了都不還,你變牛,我變馬,來世還!」他們說完哈哈大笑,因為他們根本不相信有來世。他們要過一條河,喊渡船老闆開船過來接他們,喊了幾聲,渡船老闆出來朝他們看了一會就進屋去了。他們只得再喊,結果相同。他們使勁喊了幾次,渡船老闆才過來。渡船老闆說:「今天真奇怪,我聽見有人喊我,我出來一看,哪裡有人?一頭牛一頭馬。我以為是有人在開玩笑。我看了三回,把你們兩人都看成牛和馬了。我眼睛又沒有花!今天真見鬼。」那兩個借錢的人差點嚇死,才只計畫著借錢不還就現牛馬身了,這錢還是不能借,於是灰溜溜地回去了。
       

    今天放生,經過代婆家聊了一會天。天南海北,講了半天。
       

    有個居士犯錯誤,代婆說自己修得久些,以為那居士不懂,就指出那居士的錯誤。結果那居士自己不僅不承認錯誤,還起了大嗔恨,當著代婆的面對其他人說:「寺廟來了鬼溜子!」意思代婆是「壞蛋」。代婆說:「是鬼溜子就不會到寺廟裡來!」我說:「別人對我起嗔恨,我頭就疼,胸口就不舒服,這是怎麼回事?」她說:「你不往心裡去,就沒有事!」我說:「我沒有往心裡去,還是不舒服。」她說:「不動心,好像普通人不動心,其實心已經動了,只是心粗,沒有觀察到心動了。真不動心,別人罵你,嗔恨你,你都沒有關係。」上師們常說:「最好的護輪是空性」,我對這話有一點點領悟了。        

    我們又聊起關老師,天生不喜歡躺著睡覺,要坐著睡,有點奇怪。代婆說:「她儒家的師父給傳打坐的方法是好,但沒有竅訣就是枯坐,沒有什麼功德。」代婆告訴我,她可以打坐,不吃飯,打幾天的坐。
       

    代婆告訴我,公安縣大至崗解放前有個奇人,段駝子,他有法術。法術在人間,淺見的人以為是好東西,在陰間也不看重。大至崗有個裁縫店,大家討論一百多裡外沙市市的麵條好吃。段駝子來了,說:「我在裡屋裡睡一會。」十來分鐘後,出來,端一碗沙市的麵出來了。而且段駝子吃完麵還把碗送回去。這事很快傳遍全村。結果第二天段駝子就偷偷跑了,再也沒有回來。這樣的法術不能顯,容易導致災禍。代婆告訴我這樣的法術很多,現在都隱藏在深山裡面。
       

    代婆說:「最有益的是供菩薩,施孤,這是功德,就有很好的果報。這個果報比如發財,當官是你應該得的,菩薩,上天都護你,誰都搶不去。如果自己不作功德,即使你有法術把別人的財物一召,就到你家,不是你的財物,一碗麵你也不能隨便吃,吃了犯盜戒,有罪。特別是通過法術來做非法的事更容易遭上天譴責。」
       

    歷史上很多非常威武有力量的武官,或者有才學的文官,福沒有積到皇帝的福,自以為能力強,就可以當皇帝,謀反,結果自己命丟了是小,滿門抄斬。代婆鼓勵我好好積功累德,要健康長壽,放生就最好,是正途。據說民間有種方法,可以投機取巧矇蔽無常鬼和閻王,但最後被發現了,就要結總賬,那就慘了。要發財,還是老實惜福,上供下施。福不夠,你找財,辛苦;福圓滿了,財找你就好。
       

古人說:「人生路上積福第一,生死路上彌陀第一。」的確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