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4日上午,20歲的亞當·蘭紮在住所槍殺自己母親南希·蘭扎後,全副武裝闖入美國康涅狄格州紐敦鎮的桑迪·胡克小學,殘忍地向手無寸鐵的師生大開殺戒,當場打死18名小學生和6名教職員後飲彈自盡,6歲的夏洛特·培根和其他幾個小夥伴受傷倒在血泊之中。


當警察趕到學校時,夏洛特·培根已是奄奄一息,送進醫院只剩下微弱的心跳。醫生不無遺憾地告訴她的父母,小女孩已經腦死亡,繼續搶救已沒有任何意義。肝腸寸斷的父母不願就這樣放棄,哀求醫生不吝一切手段,都要將小女孩從死神手中搶回來。


在隔壁急救室裡,7歲的邁克爾·米勒由於肝臟被槍擊破裂,鮮血止不住地往外湧,如果不在1小時內移植肝臟,後果將不堪設想。可是,紐敦鎮離最近的大城市有100多公里路程,時間又是如此的短暫,到哪裡去找匹配的肝源供體呢?



無意之間,醫生發現夏洛特·培根正是合適的肝源供體,如果立即進行活體移植,小男孩將會死裡逃生。然而,這就意味著小女孩起死回生的希望徹底破滅,面對她那泣不成聲的父母,醫生無論如何都開不了這個口。


經過一番忐忑掙扎,小男孩的父親終於鼓起勇氣,懇請夏洛特·培根父母能夠原諒他們的自私,給予邁克爾·米勒重生的唯一機會。頓時,走廊裡的空氣凝固了,小男孩的父親誠惶誠恐地注視著對方。一陣沉默之後,小女孩的父母含著淚回答,女兒有自己的主見,希望能徵得她的同意。


夏洛特·培根的母親走到病床邊,聲音顫抖地對著深度昏迷的女兒耳語:「小甜心,你的夥伴邁克爾·米勒急需移植肝臟,你能不能獻出你的肝臟來幫幫他?如果你同意的話,就請你睜開眼睛看我們一眼吧!」


監護儀的顯示器上,腦電波依然是一條平靜的直線,可在眾人的希冀下,夏洛特·培根的雙眼竟然微微睜開,裡面閃爍出一絲光芒。小女孩不會開口說話,但是她聽 見了人們為另一條生命鼓勁的吶喊,善良的她怎麼忍心拒絕成全重生的希望?小女孩的眸光似乎在提醒人們抓緊時間,別再坐視小夥伴的生命逝去。


影像_001.jpg

夏洛特·培根父母知道了女兒的心願,強忍內心巨大的悲痛,鄭重其事地代表女兒簽署了人體器官捐獻協議。很快,小女孩的肝臟移植到邁克爾.米勒身上,手術很成功,小男孩得救了。


一個月後,邁克爾·米勒傷癒出院,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在父母的陪同下,上門拜謝夏洛特·培根父母。在邁克爾·米勒那雙活力四射的眼睛裡,夏洛特·培根父母依稀看到了,女兒在盪鞦韆時的活潑開朗,在寫作業時的靈動聰明,在背兒歌時的天真可愛,在做禮拜時的虔誠無邪


這時候,他們才真正讀懂了女兒最後的眸光,那不是生命之星墜落的眸光,那是開啟生命之門的眸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