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鄉下人,外出打工。一個去上海,一個去北京。可是在候車廳等車時,又都改變了主意,因為鄰座的人議論說,上海人精明,外地人問路都收費;北京人質樸,見了吃不上飯的人,不僅給饅頭,還送舊衣服。

  去上海的人想,還是北京好,掙不到錢也餓不死,幸虧車沒到,不然真掉進了火坑。

  去北京的人想,還是上海好,給人帶路都能掙錢,還有什麼不能掙錢的?我幸虧還沒上車。不然真失去一次致富的機會。

  於是他們在退票處相遇了。原來要去北京的得到了上海的票,去上海的得到了北京的票。

  去北京的人發現,北京果然好。他初到北京的一個月,什麼都沒幹,竟然沒有餓著。不僅銀行大廳裡的太空水可以白喝,而且大商場裡歡迎品嚐的點心也可以白吃。

  去上海的人發現,上海果然是一個可以發財的城市。幹什麼都可以賺錢。帶路可以賺錢,開廁所可以賺錢,弄盆涼水讓人洗臉可以賺錢。只要想點辦法,再花點力氣都可以賺錢。

  憑著鄉下人對泥土的感情和認識,第二天,他在建築工地裝了十包含有沙子和樹葉的土,以「花盆土」的名義,向不見泥土而又愛花的上海人兜售。當天他在城郊間往返六次,淨賺了五十元錢。一年後,憑「花盆土」他竟然在大上海擁有了一間小小的門麵。

  在常年的走街串巷中,他又有一個新的發現:一些商店樓麵亮麗而招牌較黑,一打聽才知道是清洗公司只負責洗樓不負責洗招牌的結果。他立即抓住這一空當,買了人字梯、水桶和抹布,辦起一個小型清洗公司,專門負責擦洗招牌。如今他的公司已有150多個打工仔,業務也由上海發展到杭州和南京。

  前不久,他坐火車去北京考察清洗市場。在北京車站,一個撿破爛的人把頭伸進軟臥車廂,向他要一隻空啤酒瓶,就在遞瓶時,兩個都愣住了,因為五年前,他們曾換過一次票。


                                                                   










<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