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又不吃這套

來源:網絡                        


                       


                       

  妹妹剛念大學,有天看她發狀態,大意是說,兩千字的作業,寫到凌晨兩點多。

  

  下面一大片回覆,放眼望去,全是不要這麼辛苦啊,要愛惜自己身體的聲音。

  

  不知道為什麼,我腦子裡蹦出的第一個字是,蠢。這傢伙明明上午才睡了兩節公修課。

  

   自己念大學的時候,也常常這樣,有時候邊玩手機邊寫東西到清晨,或者期末考試突擊,一邊刷網頁一邊刷題,然後在黎明升起的時候發一條佈滿血絲的咆哮貼, 潛台詞是,你們看我辣麼努力!然後便有小學弟小學妹一臉崇拜地留言,學姐你好辛苦,好拚命,都不用睡覺的麼,我要好好向你學習。

  

  我呵呵一笑,作高深狀。真相是,我都是白天上課的時候睡。

  

  回頭想想,騙騙別人,挺容易的,騙騙自己,也挺容易。

  

   有些話說著說著自己也就信了,於是自動修改了記憶裡的偏差,比如連續一個禮拜熬夜做PPT,比如徹夜不眠才趕出來的論文,大部分看起來努力到要吐血的狀 態,其實不過是懶癌加上拖延症晚期並發的結果。然而回憶起來,畢竟有大量的時間投入在裡面,哪怕結果並不如人意,自己也可以安慰自己說,沒關係啊,只要努 力了就好了呢。

  

  就好像努力是可以用時間量化,且與結果成正比一樣。

  

  畢了業發現,咦,世界不吃這套。很多事情,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做的不好就是做的不好,不管你投入了多少時間,心血和精力,世界只認結果。我從前覺得挺殘酷的,現在無比認同這個規則。

  

  

  

   有段時間要給部門做一個PPT,我心想在學校時好歹做過,還參加過比賽,小小一個宣導文件,20頁不到,又豈能難得住我。於是盡心盡力地做了,又搜了很 多相關的材料圖片,精心排版,細細修飾。交上去,大boss沒直接評價,而是指派了公司做美工的同事給我當PPT老師。

  

  當頭棒喝,悶棍打臉。當然現在看當初的那一版,不管多少心血化成香水噴在上面,都掩蓋不了它一坨屎的本質。

  

  後來我自己做工作室,接了個檯曆的活,我這邊聯繫到印刷廠,第一次合作,約了面談。對方做業務的是個年輕的小夥子,週末坐了很久的公交車來。人很隨和,態度也好,只有一點,不專業。

  

  隨口問了幾個問題,回答都是吞吞吐吐,模棱兩可,或者說要回去問問再給我們答覆。帶來的資料毫無說服力,何況只帶了最基本的一份,稍微多一項的選擇都沒有準備。

  

  心裡想著他跟我差不多大,也許也是剛入行,需要磨練。於是決定給他一個機會,先印個小樣看看。

  

  小樣印好了,他又坐很久的公交車送來,結果客戶不滿意,他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爭取,無果。最終還是坐了很久的公交車把小樣拿回去。

  

  很多時候想起他,想起他笨拙卻努力爭取最終失望的語氣,特別像當初那個想做婚禮策劃的自己,很想很想啊,在面試官前很努力地推銷自己,可是這種努力又有什麼用呢。每個行當都有自己入行的規則和標準,憑什麼態度就能決定一切呢。

  

   2014年好像是個情懷滿滿的年份,青春和夢想的大旗被高高舉起,沒有個二兩青春追憶,三斤夢想打底,都不好意思出來混。其實,喜歡做的事情就安安靜靜 去做就好了,真的不需要一遍一遍地強調,實現這些有多難。我有時候會想,會不會是自己誇大了這個世界的阻力呢,真的有那麼多人對你的夢想妄加評議,橫加打 擊麼,也未必,我看到的世界,大多數人都懶得理你。只有你自己心裡住著個小人,每天負責粉飾回憶,腦補出各種各樣的苦情戲感動自己。

  

  在我看來,一部電影,不管投入了多少人力物力財力,爛片,就是爛片。

  

  一部小說,不管作者身世有多麼坎坷,際遇多麼悲慘,差評,就是差評。

  

  總之,我還是喜歡那個簡單粗暴的世界,實力就是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