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陰兵過路:「陰兵過路」現象最著名的就是故宮,五點之後的故宮,就經常會有一閃而過的宮女、太監,甚至傳來人的哭喊聲,讓人毛骨悚然,所以在以前,故宮下午五點之前就不準遊人呆在裡面了。                                        


                                       

                                       

  

民間傳說,「陰兵過路」就是閻王在陽間巡邏,所以引一隊陰兵開道,生人最好伏在地上,切不可抬頭或者回頭看,不然會被陰兵吹熄了肩頭上的陽火,日後必會大病一場,甚至有被陰兵帶走的傳言。也有老人說陰兵過路』乃是大凶之兆,見者更是必有血光之災,不過,能看得到『陰兵過路』的人怕是極少了。

  

大家都知道故宮對外開放的其實只是一部分,還有很大一部分是不對外開放的。具體原因誰也說不清楚。但傳說,剛解放那會,故宮博物院晚上巡查保衛的人員經常看見有種奇怪的動物,說像老鼠但特別大,說像豬又跑的奇快。人說這是皇族養在東西宮內鎮宮之獸。後來好些人想抓住一兩隻,但這快六十年了,看見的人越來越多,卻沒人真正抓住過一隻!故宮作為遊覽勝地,每天接待著國內外上萬名遊客,但不是每個人都會知道這座紫禁城裡面包含著另一種內容……

  

西六宮是清代後宮妃嬪的住處,包括儲秀宮、翊坤宮、永壽宮、咸福宮、長春宮和太極殿。慈禧大半生居住在西六宮。那裡曾經發生過多少詭異的故事,有著多少屈死的冤魂,都已無從考證。大家都知道故宮對外開放的其實只是一部分,還有很大一部分是不對外開放的。具體原因誰也說不清楚。


                                       

夜晚的故宮,有人看到過奇怪的小獸,據說是鎮獸,有人看到過宮女太監……反正傳言很多,而且5點,是故宮關門清客的時間。據說,那個鐘點是故宮陰氣最重的時刻。所以到了5點故宮就清場,據說現在清場都用狼狗,近年來很多喜愛探鬼樓的小團體,都沒有成功進入夜晚故宮的。故宮總面積達72萬多平方米,目前的非開放區將近四十萬平方米。

                                       

傳聞是:子夜時分冤死宮中的孤魂便出來遊蕩,西六宮的小夾道,有專門掐脖子的女鬼。據說剛解放時,在故宮過夜的人經常會神秘消失。不過,倒是聽說過,有人在夏天下大雨打雷的天氣時,看到牆上有影子,是一個女人彎腰去拿什麼東西。還有,在夜裡兩三點時,會常有人聽到有女人的哭聲。

  

東筒子夾道是故宮各種傳說中最負盛名的陰陽道。有關陰陽道的傳說有各種版本,所謂陰陽道是指明月高掛的夜裡,在長長的夾道地面上呈現一陰一陽兩個界面,傳說鬼雖是在夜裡出來,但會躲著人走。人走陽道鬼就走陰道,人走陰道鬼就走陽道。但是人如果一腳踩陽道一腳踩陰道,或是踩著中線走路,那鬼就沒有地方走啦,一百步就會把人撞個觔斗。


                                       

據說八十年代初的一天,有個住在宮裡十三排宿舍的人,是個三十多歲的壯小夥,他跟人聊起陰陽道時,十二萬分不相信,這人個頭雖不高,但長得粗壯結實,皮膚黝黑,據說一頓飯能吃八個饅頭,外加一小盆米飯!為了證實他不信邪,他拍胸脯說當晚要走陰陽道,任誰勸也不聽。第二天一早,大家問他昨晚陰陽道走得如何?本來是開玩笑,誰想小夥子竟然說:「哥幾個千萬別提這事了,甭說走,我以後連提也不敢提了!」說話時臉色煞白,渾身哆嗦。大家一看就知道是有事,就趕忙問他怎麼回事?


                                       

原來他昨天傍晚做飯在院裡淘米時,忽聽耳邊有人說:「聽說你要走陰陽道啊?」他回頭一看,沒人啊!以為是聽岔了,就又接著低頭淘米時,可那個聲音又響起來了:「是你要走陰陽道嗎?」這回,嚇得他媽呀一聲,扔了淘米盆就跑到了屋裡,他老媽連跑帶顛地去旁院喊來的鄰居,大家沒親眼見過,誰也說不好是真是假,只好一起幫忙收拾了一下,然後就散了。大夥聽完這人的話,還以為他是害怕,不敢去走編出來了,所以還特意去找當時住在他們十三排的人去問,結果知道的人紛紛都予以證實,還說這小夥當時躺在床上連話都說不利落了。從此以後,這個小夥的身體越來越糟,飯量也大減,百病纏身。

                                       

在午門裡邊馬道的兩側以前是廁所,每邊都各分男女間,以供開放期間觀眾使用,到了閉館封門時,這兩個廁所也就會關閉。一天夜裡,警備隊像往常一樣巡邏,兩人一組。從西邊十八槐、斷魂橋往南夜巡的兩個人是甲和乙。這兩人打著手電筒慢悠悠的巡邏,像往常一樣,邊走邊嘮,突然,眼尖的小Z在手電的光暈下恍惚間看見前方往午門的拐角處晃動著一個人影!兩人猛然緊張起來,趕緊向那人追去,走近看去,兩人都看出來,這人是同事丙,甲對乙說,丙不是在午門東值夜嗎?怎麼跑這來啦?」甲「噓」了一聲,示意悄悄跟著丙。只見丙先生慢慢的走著,好像並沒有發現後面近在咫尺的兩個人,然後一轉身,就進了廁所。
                                       

  

甲先生和乙先生一看,好奇怪啊,這廁所本應該上鎖的啊?怎麼開著門呢?到了門口再一看,更奇怪了?這丙先生怎麼進的是女廁所呢?倆人不由得起了童心,準備進去抓他個現形,然後再要挾他請客。二人悄悄跟了進去,一間一間地找了一圈,居然都沒看見丙先生,倆人就在廁所喊:「出來吧,別藏了,我們看見你啦!」,還是沒有動靜,二人奇了怪,看錯了?不可能倆人都看錯呀?

  

於是他們倆又出來到旁邊的男廁所找了一圈,還是沒有人。倆人滿腹狐疑地繼續沿著線路往午門東巡夜。轉過午門東邊的彎道,遠遠地看見丙先生在小紅房子裡正喝茶呢,倆人趕緊走了過去,想好好問問他幹嗎要溜進女廁,丙先生聽兩人一說這事,矢口否認,並趕緊叫來隊長,警備隊隊長派人再去檢查,並跟甲乙倆人說:「你們倆來時我剛剛從這裡走,丙確實哪也沒去!」四個人立時安靜下來,這時電話響了,再去檢查的人報告說:兩個廁所都鎖的好好的,沒有事呀?幾人正愣神間,只聽砰砰砰的敲窗聲又響了起來,大家往外一看,兩個虛幻的人影越走越遠,咦?那不是甲先生和乙先生嗎?






歡迎支持我的facebook粉絲專頁:经典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