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手術切除生殖器官的美國男子面對記者說,自己依然是條漢子,而且新的身體更能反應出自己的個性!

 

Gelding說,自己小的時候就想閹了自己,因為自己長了個大GG,經常被人嘲笑。

「高中的時候我還長著一張娃娃臉,那些校霸中有人說『你有個男子漢的器具,但是你還是個男娃娃』在我沖澡的時候他用手抓著我的蛋蛋說。」

「他當時還在足球隊,我當時也在足球隊,一起洗澡的時候他對我說『你怎麼會有這麼大的玩意』於是他上來捏我的蛋蛋,那時候我只覺得這是我的幻想。既然這樣,為什麼不找個理由把蛋蛋處理掉?」

 

後來Gelding在一次橄欖球比賽中嚴重受傷。

 

「坐著的時候我經常壓到自己的蛋蛋,蛋蛋太鬆弛了,除非我穿緊身的褲子讓它們好好呆著,否則做下去的時候就會把蛋蛋給壓扁。我打大學橄欖球賽的時候,每個人必須佩帶硬塑料護襠,這給我造成了不少麻煩。有次比賽中我跌倒,背後有個球員他全身的重量壓在我身上,我砸在另一個球員豎起的膝蓋上,膝蓋剛好擊中了硬塑料護襠的中間,把裡面的東西擠爆了,我痛不欲生。」

 

過了幾年痛苦的日子後,Gelding把自己的蛋蛋割了,但是保留了陰莖部分,直到2011年才全部去除。

 

他說,對於自己閹人的新狀態自己非常高興,但是也有不方便的地方,比如必須坐下來小便,尿道感染也比以前更加頻繁,而且必須時刻保持陰部清潔。

說起被閹之後的好處,Gelding說:

 

自從做了閹人,情緒大大改善。我不再想唸過去的包袱,不想念和男人以前的往事,以前男人想讓我做的事,自從我被閹後,他再也不抱希望了。其實有不少男人覺得我那地方被割了後反而更能讓他們有興致,那是因為沒有東西再能讓他們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