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探訪神秘的日本『花柳界』













日本藝伎的世界一直是神秘的。她們的行業被稱為『花柳界』。年輕貌美的藝伎一臉粉黛,濃妝艷抹,迷倒無數風流人物。然而,當你走進她們的世界就會發現,真正的藝伎生活卻是別有一番滋味。


做『名伎』要付出艱苦努力


記者探訪的位於東京都的向島,是目前僅存的6大『花柳界』之一。共有可以提供藝伎服務的18家料亭。現在共有156名藝伎在這裡居住和生活,年齡在18歲到80歲不等。按照傳統,藝伎必須屬於某個『組合』。然後通過『修業』也就是訓練纔能走向酒宴或者登臺表演。『向島墨堤組合』既是藝伎的管理組織,也是培養訓練所。在這裡,記者帶著新奇又興奮的心情參觀了藝伎的訓練,也進一步理解了這個『藝』字的真正含義。


在入口處,記者看到排列非常整齊的『木屐』,大玻璃窗上掛滿了寫著藝伎名字的小木牌,讓人感到這裡井然有序。走進內部則聞鼓樂陣陣,笛聲悠揚。在一個房間裡,7名身穿素朴和服的女性正在翩翩起舞,組合事務局長介紹說,這是她們在接受專業的日本舞訓練。果然室內靠牆端坐著一位和服男子,不時威嚴地向舞者們發出命令,提醒她們要讓身段柔軟輕盈。另一個房間的藝伎們則在練習演奏,有敲鼓者,有吹笛者,各個正襟危坐、十分認真。鼓樂練習的旁邊是歌謠教室,兩位藝伎在練習三弦,並在老師的指點下吟唱日本歌謠。歌聲溫厚婉轉,抑揚頓挫傳遞著傳統的韻律。在這個小小的『組合』裡,藝伎們只要可能,就要吹拉彈唱樣樣都學,直到精通。所以,一個簡單的『藝』字包含的內容卻十分深遠,要想精通並成為『名伎』,也許要花上她們一生時間!


臉涂得白是因為過去沒有電燈


在一個帶有舞臺的大單間,記者觀看了藝伎的舞蹈表演,也是她們在『工作』時的真實狀態。只見年齡不同的大小藝伎,化了濃妝,身穿鮮艷的和服,簡直與練習的時候判若兩人。表演間隙,記者與一個叫『橘子』的年輕藝伎攀談起來。她纔22歲,18歲進入『花柳界』,立志成為藝伎。她說自己幾乎沒有休閑的時間。早晨9點左右起床,然後就到這裡進行訓練,午飯後回到家中,洗澡並開始准備化妝,一般下午6點左右就要『陪客』了。深夜2點左右纔能下班,回宿捨休息。她說藝伎不僅要歌舞樂全能,還要學會接待客人,訓練說話的技巧,讓客人開心。記者問她,做藝伎有什麼煩惱嗎?她笑著說主要是喝酒太多,會損傷身體。所以,要時刻服藥以保護自己的肝髒。她的很多姐妹都是這樣的。


仔細端詳橘子的妝容,雖然臉部都是白的,眼角卻被點上紅色,而手上則什麼妝都沒有。一位年齡大些的藝伎說,那點紅色沒有特別意義,只是讓女性更加嫵媚。一旁的舞蹈老師補充說,藝伎臉部之所以涂得非常白,是因為過去沒有電燈,都是蜡燭,只有涂成那樣纔能使人看上去更漂亮。至於藝伎的手沒有涂白,則是為了顯示藝伎的清潔,好在提供餐飲服務時讓客人放心。


逐漸消失的文化風景


藝伎社會有著非常規范的各種戒律。比如女人不能結婚,但是可以找個男人當『旦那』。為了避免競爭,一個男人只能做一個女人的『旦那』。傳說在『丙午年』出生的女性會給男人帶來災難,不宜結婚。結果很多日本女性就因此被父母送入了花柳界,獨身一生。正因為藝伎能歌善舞,又恪守貞節,很多達官貴人都對她們愛慕有加。


隨著時代的變遷,日本類似的戒律已經不存在了。由於藝伎訓練嚴格,生活辛苦,再加上是以取悅男性為主的服務業,所以這一行業已經成為一種夕陽產業,人數越來越少。據說現在真正稱得上藝伎的人也就200多個。京都是最大的藝伎聚集地,目前共有5條『花街』。日本的『觀光京都網』還專門推出了一種與舞伎共餐的特殊服務。所謂舞伎就是還沒有『畢業』的藝伎。因為比藝伎年輕,所以很受歡迎,價格也十分昂貴。在高級料亭就餐再找一名舞伎陪同的話,費用高達7500日元,服務時間是90分鍾。


為了招攬游客,日本很多地區推出了類似藝伎的公關小姐服務。這些人有的是大學畢業生,也有的是高中生。她們雖然也接受一些藝伎必備的技能訓練,但是都不能稱為真正的藝伎。為了推動藝伎界的發展,京都還推出了藝伎養老金。目的就是使這種古老的職業能有個穩妥的養老保障,從而吸引更多的年輕人。不過,這些並不能阻止藝伎業走向衰落。如今,那種回眸一笑百媚生的藝伎形象,正在作為日本文化的象征,成為這個社會追求完美女性的符號。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