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是未曾謀面的雙胞胎孩子,一邊是突患急性白血病急需骨髓移植的弟弟,29歲的武漢打工女柯希昨天做出了一個「殘忍」的決定——引產孩子救弟弟。

    24歲弟弟突患急性白血病

    今年24歲的柯旭是家中的獨苗,上面有3個姐姐,這幾年一直跟著在武漢打工賣鞋的二姐柯希生活,也許是從小不愛吃飯,身高170釐米的他,體重不到50公斤。發病前一直跟著姐夫在武漢某裝飾城做倉庫管理員。

    從今年春節前開始,柯旭開始咳嗽、低燒,年後還出現胸口痛,到醫院查血常規白細胞高了十幾倍,當時醫生懷疑是白血病,建議到武漢協和醫院血液科確診。今年3月11日,柯旭在協和醫院血液科經過骨穿確診為急性髓系白血病,當天住院後就一直沒有出院,並多次因感染高燒。

    3姐妹偏是懷孕的那個配上型

    經過一個療程的化療後,柯旭的效果並不理想,目前正在做第二個療程的化療。本週一,專家做了進一步會診後,建議馬上做骨髓移植。

    但是申請到骨髓庫配型要兩三個月時間才有結果,很可能錯過最佳移植時間。醫生建議做親屬之間的半相合移植,這樣時間更快,移植費用也更少。

    考慮到柯希正懷有身孕,姐姐和妹妹自告奮勇先去配了型,但15天後,配型結果卻讓人大失所望,兩人都只有一個點位與弟弟相合。

    焦急的柯希主動找到醫生問自己能不能配型。「如果配上的話,就不能要孩子了。」醫生告誡她,但當時柯希沒想太多就配了。

    在等待配型結果的那幾天,柯希如坐針氈。前天,結果出來了:真的配上了,有4個點位相合!柯希的第一感覺是又悲又喜,喜的是弟弟有救了,悲的是腹中已經4個月大的孩子怎麼辦?

    為救弟弟放棄腹中雙胞胎

    柯希已是一個4歲女孩的媽媽,這次懷的是二胎。早期做產檢時,醫生說是雙胞胎。

    為了救弟弟的同時保住孩子,柯希專門詢問過醫生。醫生表示,移植之前需要注射造血幹細胞動員劑,腹中的孩子會受到藥物的影響而胎死腹中,因此,如果她要捐髓必須中止妊娠。

    「都是生命,放棄哪一個心都好痛,只是一個還未曾謀面。」經過長時間的思想鬥爭後,柯希決定放棄孩子,捐髓救弟弟,並做好了老公的工作。

    「本來前天就準備去做引產的,但醫生要開證明。」之後,柯希在老公的老家黃陂開好引產證明,打算最近幾天再去引產。

    採訪結束時,柯希告訴武漢晚報記者:「這陣子每晚都翻來覆去睡不著,一是操心弟弟的四五十萬元的手術錢,二來一想到即將失去還未謀面的孩子,心如刀絞。」

    昨天下午,由於擔心引發感染,記者只在門外向弟弟柯旭打了招呼,雖然戴著口罩,但從他明亮的眼神裡,仍能感受到對生的渴望。

    柯旭年近花甲的父親雙手十個手指都是殘疾不能伸直,但為了兒子的手術費仍然每天在裝飾城做搬運工。如果您願意幫助這對姐弟,請與柯希聯繫,手機號18802723186。

    採訪結束後,記者向中華骨髓庫湖北分庫緊急求救,工作人員告知,可以由醫院向中華骨髓庫申請進行加急申請程序流程,柯希獲悉後答應引產的事再等幾天。

    【對話】

    對話姐姐柯希——

    孩子以後再要

    不打算給弟弟講引產的事

    記者:弟弟現在情況和心情怎麼樣?

    柯希:第一次化療後就出現感染,感染後一天費用得八九千元,現在我們都不敢進去看他了。之前有次跟他聊天,那時候正好病房沒人,他一個人趴在我身上哭起來,說家裡本來就困難,治這個病又要花好多錢。我跟他說只要能治好他,我們會想辦法的。

    記者:你為什麼要這樣幫助弟弟?

    柯希:他是我的親弟弟,我不能放棄他。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一起玩,小時候家裡窮,我們姐弟幾個都是睡一個床長大的,每天晚上在床上一起打鬧,這些記憶一直深深地留在腦海裡。

    記者:弟弟能接受你這樣做嗎?

    柯希:我準備做引產的事不打算給他講,講了他肯定不同意!

    記者:引產糾結了很長時間吧?

    柯希:嗯,心疼啊,兩個都是生命,放棄哪一個心都好痛,只是一個還未曾謀面。從我弟弟配型出來第一天我就一直在糾結。經過很長時間的思想鬥爭,我寧願放棄孩子救我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