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交往六年半的男友(轉自FB 千人分享)

我要獻上一個最珍貴的禮物——自由。祝福你及成大醫院的A女,有情成眷,攜手偕老。

對不起,你們暗通款曲這麼久,我卻到最近才發現;都怪我太信任你,怪我從不查勤,讓你們私下辛苦了好些日子,真的很抱歉。或者其實你們很享受這種偷嚐禁果的感覺?讓你們相處的每分每秒都更顯得珍貴!


幾個月前,當時我真的不懂,為什麼你會以一種責備般的語氣問我「為什麼你可以睡得這麼安穩?」,或是當你在鬥六分院的時候挖苦我「我在不在對你來說好像沒差!」。現在我才知道,原來我應該過得不好,因為那時我的男朋友已經不再屬於我了。

那 你注意到了嗎?我最近過得不好,過得很不好。從那天晚上我因為用你的電腦做報告看到你和她的FB對話內容時,我無法克製得全身發抖;我冰冷的手一邊顫抖著 一邊快速移動滑鼠,發了瘋似的想找出一切都是誤會的證據…但隻找到更多你背叛我的事實。你不知道,那個晚上我怎麼度過的,我哭不出來,我叫不出來,打電話 給朋友隻能發出咿咿啊啊的聲音。你不知道,我沒辦法睡,我才知道原來心碎的感覺這麼痛,我隻能不斷大口呼吸讓我感覺自己還活著,我時而恍惚時而清醒,搞不 清楚是現實還是幻覺,我不知道我是怎麼捱過那一晚的。


隔天在醫院,我用力地把禮貌性的微笑掛在臉上,不想讓自己漏了餡。因為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你,所以我想辦法把月底的值班都往前調,幫自己排了57個小時的連 值,希望能把自己累垮,希望能讓我稍微睡一下……但是隻要閉上眼,那些可怕的對話內容又會排山倒海地襲來,我隻能在值班室裡痛苦的掙紮著。

事 發後的第一次見面,我是多麼的膽戰心驚…明明是因連值而疲累的身軀,卻因為緊張而更顯精神。然而你的表現是那麼的完美,還是我那個溫柔體貼的男友,劈頭就 問我要不要跟你一起參加內科科遊。面對這樣的你,反倒是我困惑了,我開始質疑是不是一切都隻是妄想…我甚至懷疑我根本沒上過57個小時的班。我隻好趁你出 門的時候,再次恐懼地打開你的FB通聯。結果,現實總是站在殘酷的一方…。那天睡前,我定定地看著你,想著,你怎麼可以這樣傷害我?你看不出我眼神中的淒 涼,依然不露痕跡地給我撒嬌般的笑容…。


回顧這幾個月來,一切彆扭之處都變得合情合理了。
半夜起床滑手機、溜出門,我以為是你在內科適應不良還沒復原,為你擔憂;時時因各種理由往醫院跑,我當作是內科工作繁重,替你不捨。
和我在一起時總是有回不完的訊息,我問你是誰,你說是你母親;你知道我的驕傲,絕不會去檢查你的手機,所以你們肆無忌憚地在我面前打情罵俏。
種在脖子上的草莓被我發現了,你說是因為不熟悉重訓器材弄傷的,而我照單全收,隻替你心疼。她問你,被發現的時候會不會緊張?你說不會。她追問,我會不會起疑,你斬釘截鐵的說絕對不會。我對你毫無保留信任,在你們的對話中隻顯得可笑。

之前我總是納悶著,你最近為什麼要急著買新車?
ㄧ年前,當你空有駕照不曾上路時,我把家裡的舊車開到台南來,有機會就陪你練車;一年後,你會開車了,卻嫌我家的舊車載朋友丟臉所以想買新車。你可知道, 這輛你看來一文不值的破車是從小伴我長大,我爸爸細心嗬護的好夥伴;當你嫌棄它時,我會默默為它心疼。這才知道原來你是為了載她。原來你開我家的車載過 她,原來你還跟她說這是你家的舊車。對不起,我家的車太破舊,讓你在她面前失了威風。


當你說想要有各自的空間,提議分開來住,我很贊成。我知道你最不喜歡處理這種雜事,所以特地幫你去問房東有沒有其他空房。我天真想為我們兩人做較好的安排,卻看到你跟她說「她竟然幫我找房子Orz」……從來沒想過,原來有這麼一天,你會把「Orz」用在我身上。
看完你們的對話,我才知道自己這般多事,因為裡頭裡滿滿都是你們對新房子的願景…你說你抽空從鬥六回來,大街小巷到處看房子,一邊找一邊想像你們住在裡頭的畫面,一切的考量都是為了「未來的女主人」。人家說,被賣了還替人算錢,就是在說我吧。

你 冷不防地威脅我…如果往後不留在台南就分手!推翻你當初承諾「住院醫師訓練結束後就一起離開台南」的約定,毫不顧念我隻身一人為你來台南待三年的處境;當 時我像狠狠被人甩了一巴掌,六年的感情,難道就因為這種理由畫上句點,我就像隻落入你網中的蜜蜂,除了就範還是就範。或者你當真認為我會因為這種根本稱不 上理由的原因賭氣分手?你把我對你的感情當成什麼了?


在發現事實後,我一直忖度著,要怎麼處理我們的感情。我好想讓你跟我一樣痛,可是每當我們見一次面,我就心軟一次,因為你又會變回我最信任最依賴的男朋 友,往往都會讓我忘差點忘了她的存在,也許你隻是一時被誘惑、昏了頭,想挽回你。但是,我卻發現了你和她line的對話。
她凡事都要跟我較勁,於是在她面前,你把原本憤世忌俗的毒舌用在我身上…我成為你調侃、用來討好她的對象!你的字字句句就像一根根針一樣往我身上刺,針針見血…。
記得那天我忽然說要去聚餐,會晚點回家…其實隻是想減少我們兩個相處的時間,明明已經下午五點了,明明隔天還要值班,我還是驅車奔上了高速公路。但我不知 道該去哪裡,有哪裡可去;落葉歸根,我不由自主地開回了彰化,卻隻能過家門而不入,因為我沒有把握能瞞住父母,隻要想到爸媽若知道他們捧在手心嗬護長大的 女兒,孤身在異鄉被人欺負,會怎樣地難過,我就忍不住掉眼淚,反反覆覆,在車上我不知哭了多少回。


在對話中,你編織著你們的未來,你期待著她披白紗的樣子,你表示要努力讓她父母安心,好把她娶回家。我想,你很快就可以達成心願了,因為你們的對話中,她 透露她父親已經知道你們的事,也知道還有個我的存在,但並不反對。既然她父親連這種情況都能接受了,我相信憑你的條件要娶得美人歸一定不成問題。

我不在意你帶她去motel或去任何地方做你們想做的事,但你為什麼要把她帶來我家?你們在我的沙發上吃著我們常吃的餐點,看屬於我們的DVD,做其他我不想知道的事。你怎麼可以這樣糟蹋原本應該隻屬於我們兩人的一切!
還記得那天早上因為我把筆電放在醫院,你酸我「你還真把醫院當家啊!」,你可知道,當你把她帶回來之後,那個你曾稱之為「我們的家」已經不存在了。

她鬧脾氣,要你給她一個名分,你說看她這樣不開心讓你很心疼,你說你會儘快處理我的事。但是你不但約我去一個月後的科遊,還繼續跟我勾勒結婚生子的藍圖;你到底打算怎麼處理我呢?
當我發現你為了討好她而消遣我,當我發現你試著說服父母接受她的時候,當我發現你跟他們說,你和她在一起比較快樂的時候;當我發現你說你想介紹她給哆啦他 們認識的時候,我又開始發抖了。我頓時明白我在你心中已經沒有分量了,你正慢慢的在為她建立一席之地,是這樣嗎?我覺得你好可怕,你正在精心策畫如何對付 我嗎?我心如槁灰,我知道如果我不用自己的方式離開你,最後我可能會落得灰飛煙滅的地步。
我想,你已經不是我認識的那個人…那個因為怕我離開而把我們在一起的每一天當作最後一天的男孩,那個曾因為失戀而作繭自縛整整兩年男孩…而是一位可以在感情中遊刃有餘的男人了。


你不斷承諾她,會好好保護你們的愛情;那我們的愛情呢?還存在嗎?

我 以為逐漸安定的生活,是步入禮堂的前奏;對你而言卻是坐立難安的變奏曲。我比不上她,她是年輕美麗的性感尤物,而我這輩子的皮相大概就隻能這樣,還會每況 愈下;她討好你、崇拜你,卻又欲拒還迎、欲擒故縱,讓你奇癢難耐;而我往往把稱讚和愛慕放在心裡,反而言詞犀利,總是把你拉回現實。

無論 未來你有什麼打算,對不起,恕我失陪了,這種畸形的關係,我承擔不起。這段日子,我活得不像我。當我在值班時,不由自主的猜測你跟她在哪裡溫存;當你傳訊 息說你想我、你愛我的時候,是否傳更挑逗的內容給她,或者為了讓她開心還順便消遣我幾句;面對你,我裝作若無其事地和你話家常,努力隱藏我笑容中的哀傷。 我真的好累,累到連在醫院裡和大夥兒裝瘋賣傻都感到吃力。這不是我過的生活,我沒辦法時時刻刻的猜忌別人,我想要心無旁騖地開懷大笑。


六年半,我們的生活已經盤根錯節地交疊在一起,我不斷思索著怎麼結束這段感情,怎麼把你從我的生活中連根拔起。所幸你要出國年休,給了我一個機會,讓我可 以好好整理你的東西,整理我們的過去,讓我把一切的一切不虧欠地還給你。原諒我沒辦法當面跟你攤牌,因為我害怕看到那個我再熟悉不過…你難過、懊悔和痛苦 的表情,或者其實我更怕的是看到另一個你,那個我不認識的你。
朋友們都覺得我這樣太便宜你了,讓你太好過,根本稱了你的意。但我不想再苟延殘喘,不想再玷汙我們曾擁有的美好。

謝謝你,謝謝你包容我的壞脾氣,謝謝你曾經對我的真心,謝謝你在義大利最美的山城跟我求婚。
因為你,因為看到你專注學習的背影,所以我稍稍開始督促自己讀書;因為你,因為看到你鍥而不捨的鍛鍊自己,所以我開始培養規律運動的習慣。因為你,讓我變得更好。
可惜我們不能繼續並肩走了,那些曾經的約定…東京的馬拉鬆、北海道的釧路、土耳其的熱氣球、和布拉格的童話世界,我們隻能各自去完成了。


你現在還想知道為什麼我可以睡得這麼安穩嗎?是因為你在我身邊。

再見,祝福你





本篇文章摘取自網路,如有不適當或對文章出處有疑慮,請來信與我們告知,我們將會在最短時間進行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