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Anna家從小風波不斷,說是家道中落也算。爸爸開工廠,但是很早就找小三,生了一個男孩,並登記為領養,媽媽知道後瘋狂吵鬧,試圖仰藥輕生。救回來以後,媽媽把家中唯一的房子過戶給哥哥,想說晚年時互相照應。但是哥哥賭博輸錢,向地下錢莊借錢,為了還債,把房子賣掉,一走了之,從此人間飄泊。


       

Anna的媽媽並沒有因為這個重大打擊,就把心思拉回女兒身上,她更加恐懼晚來無靠,開始搞七捻三,勾搭上Anna的國中老師。國中老師已婚,但聲稱老婆精神障礙。後來還介紹Anna跟他兒子交往。其實國中老師的兒子肥肥矮矮不是Anna的菜,而且學歷只讀到高職。但是Anna覺得,人生世上,都是為一口飯,不是嗎?畢竟和他兒子交往,國中老師提供Anna零用錢、電腦,需要用的他都慷慨買給Anna,有何不好?很長一段時間,Anna和他兒子同居。 
Anna半工半讀,勉力讀到大學畢業,去補習班苦讀一年,甄試考上國小老師。當老師是Anna的目標,想當初二姊考上師專時,因為是公費,媽媽還勢利眼的放一串鞭炮賀喜她。媽媽對家中女孩子本來都不上心,這樣已經是最尊榮的待遇了。 
Anna遠道去考台中的甄試,這下子如願以償,也如願順勢分了手,恢復自由身。大概是緣分來臨,Anna去相親,現代紅娘就找了個好對象。卡爾對Anna一見鍾情,雖然有點醜,使她猶豫過,但是追求勤快,而且家境非常富有,還表示願意把存摺都歸老婆管。 
卡爾追Anna追到這個程度,Anna不猶豫半分鐘,就答應求婚。婚姻生活大致順遂,除了婆婆有時會鄙夷Anna的娘家不夠有錢之外。
       

難得相逢 毒言諷刺

Anna媽媽後來自顧自的去搞七捻三,Anna管不了她,但Anna思念姊姊們,過年時熱情邀請大姊和二姊來家裡做客,一度想招待她們到台中名聞遐邇的薰衣草森林遊賞。她們邊喝著水果茶,邊開心聊天。這時二姊半認真半嘲諷的說:「Anna,妳沒考上師專,可是最終還是教書啊!」大姊接著說:「Anna,妳年輕時放蕩不羈,還可以嫁這麼好啊?比我們都優秀。妳老公聽過妳那些跟人同居的狗屁倒灶的事嗎?」瞬間氣氛丕變,客廳寂靜無聲。
Anna的臉漲得緋紅,眼睛幾乎撐破眼眶,又羞又怒又恐懼在房間忙電子事務的卡爾會聽到這一段。過去不堪的往事,Anna怎麼會讓卡爾知道呢?Anna質疑姊姊們的是,為什麼她嫁得好,她們為何不是祝福她,而是嫉妒她呢?
Anna懶懶的撥弄收拾桌上的茶點,說:「說到底又原來做姊妹還這麼惡意。」因為太委屈了又眼淚忍不住掉下來。這時大姊二姊向她道歉,但都已經太遲了。Anna拒絕接受。大概她的命格,在原生家庭這一塊特別爆弱吧?Anna跟姊姊們說,實在沒心情去薰衣草森林了。她們來台中,可以自己隨意走走,Anna就不相陪了。眾人尷尬的站起來,送客時,卡爾的臉上波平如鏡,Anna讀不出他的心事。
從Anna姊姊離開的那一回,她和卡爾的相處之間有說不出的詭異。有一次和卡爾吵架,他鄙夷著對Anna說:「妳以前跟人同居啊?」這時Anna確定卡爾當初聽到她們的對話。Anna氣著說那是姊姊胡言,但是卡爾沉默卻一臉存疑,Anna忍不住「哇」一聲,大哭起來。
Anna至今都恨著姊姊們,都是她們害她的婚姻風雨飄搖的。 
       

墨茹╱新竹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50424/36510077/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