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承襲了傳統中國文化的思考模式,

重學歷而輕經歷,人生好像是一張評分表,

當你在高學歷那個項目上打勾,或是在大企業工作這個項目上打勾,

人生就會一帆風順,社會就會保證你的前途,你就是人生勝利組。

 

但真的是這樣嗎?

你放心把人生交給這些假設嗎?

 

因為嚮往科技勝地矽谷的陽光與空氣,

出社會五年後花光所有積蓄,

跟老婆一起遠渡重洋,到矽谷尋找突破的機會。

沒有出國念過書的台灣工程師陳昭穎 (Winston Chen)

在矽谷獲得了寶貴的人生籌碼...

  

 

 

在矽谷,讓他領悟一件事,

為了成長,你必須《砍掉重練》,

就算30歲才開始也不遲!

二○一四年十月初,

我加入舊金山一間約七十人的新創公司擔任工程師。

在加入公司後,一個月內執行長被董事會迅速換掉,

接著技術性操作裁員二○%左右,

除此之外,這間公司運作一切正常,就跟一般的新創公司一樣。

在矽谷新創公司中,這些波折是見怪不怪的。

 

加入團隊的第三天,前端部門帶頭的工程師把所有工程師都找來,

在會議中宣布,他們要屏棄過去兩年胼手胝足建立起來的程式碼,

並且花接下來六個月時間全部重做。

「但是他們完全沒有功能上的問題啊,百分之百可以用。

難道不能把有缺點的那部分補強或換掉就好了嗎?」有人說。

「不行,我們其實想了很久,之前貪圖快速使用的某個架構,

已經把產品未來的發展綁死,我們發現此刻花在『救火』的時間,

比花在產品開發上的時間還要多,我們欠了太多的技術債,

繼續這樣下去,這些技術負擔會拖垮整個產品。」

 

於是他們採用新的架構,做出簡單的範例,

兩者相較之下,新的架構確實比舊的架構快上十倍,也比較穩定。

「為了成長,我們必須要償還這些技術債,砍掉重練。」

前端技術的負責人操著紐西蘭腔調,一派輕鬆的說著。

 

公司的首席技術長也在現場,但是他只是靜靜的聽著,

似乎早已知道這些技術的細節,也贊成團隊的結論。

 

個人或經濟體的成長也是同樣的道理...

前一段時期你叱吒風雲,投入的努力都是以倍數回收,

只要輕鬆加把勁,經濟體或是個人就可以往前走得更遠。

這時候你會有項羽那種恨天無把,恨地無環的情懷,

給你一個支點,差點就可以舉起地球了。

 

但是,現在你的努力明明是一樣的,

不斷加油,卻越來越沒有效率,

所有環節都像是被鐵鏽卡住了,動彈不得。

於是你增加工時,每天從早上八點工作到晚上八點。

你更努力,學士不夠,又再讀碩士,

碩士不夠,又讀博士,博士不夠,再拿了雙博士,

只希望在成長上有點突破,但是怎麼施力都徒勞無功。

 

技術債的利息漸漸超越你的施力,環境已經改變,

你當初抄的捷徑和當初的能力,已經變為成長的負擔。

工時長,可是薪水與GDP的成長卻逐漸停滯,

跟母親的碎碎念一樣,經年使用後,

現在不管她的力道有多大,都是左耳進、右耳出。

 

愛因斯坦說:「一直重複做同樣的事情,

卻期待有不同結果的那種人,叫做瘋子。」

你需要用不一樣的方式尋求突破。

 

在職場上,找到你的突破點!

  

過去的模式不行,就突破吧!

不要被以前的模式束縛,新世代要找到自己的態度與方向

 

我在出國工作後,無法避免地經歷了許多文化衝擊,

有可能是該文化找工作的方式、溝通的方式、訓練的方式、升遷的方式等。

這些衝擊都會帶領我審視自己習以為常的母國文化,

到底是長幼有序,或是官大學問大?

到底是群組討論,或是開會只是個單向溝通的一言堂?

到底是和諧和睦,或是暗地裡波濤洶湧,山頭林立?

到底你的服從能裨益組織,還是通往死亡的快速通道?

 

有了這些衝擊,你會開始思考與選擇你想要加入,

甚至創造的組織環境與文化。

 

化被動為主動,了解職涯升級的秘訣

在台灣,我們非常相信以下這樣的陳腔濫調:

只要我有實力,機會會自己找上門,

或是只要乖乖跟著體制往上爬,總有一天會站上制高點。

如果你真的照著做,我保證你一定是整個團隊中工作最多,

卻是升遷最慢的。

 

實力會隨著你的歷練成長,所以你應該開始追求歷練,

學會運用人際關係,尋找饅頭(英文mentor的諧音,譯作導師)

與獵人頭(專業人才招募公司),以增加自身歷練的產出,

如此一來,不僅薪水會在每次跳槽時成長,

技能也會越來越能抵抗社會的變遷。

 

台灣不行,就出走吧!找到自己的偉大航道

「如果喜歡台灣,之後可以回來,但是不要一直在這裡。」

這是我那位加拿大饅頭每次見面都會耳提面命的一句話。

 

事實上,你必須要找到一個能快速成長與扎根的地方。

環境像是土壤一樣,如果土壤不夠深,不夠肥沃,

根本不可能出現千年神木。

我在本書會提到,你必須要找到你的沃土,找到你的巴黎。

 

胸懷大志者,創業吧!創造出自己所嚮往的價值

台灣自始至終,都沒有建立起一個讓人可以「安全失敗」的文化,

也因此害怕失敗,我們都只會挑那些軟柿子吃,

找容易的事情做,最安全的路走,

將成功者的偉業歸功運氣或是所謂的「命」,

並且嘲笑失敗者,暗自慶幸自己沒有留下任何汙點。

所謂的命,不就只是運氣而已?

如果我們將所有成功與失敗都歸給運氣,人類並不會有努力的理由。

如果科學家進實驗室前,先丟骰子,

看看今天會不會有諾貝爾獎等級的發現,

不會的話,何不就先回家睡覺,明天再來?

 

事實上,大部分的成功都是靠漸進式(增量)的努力所組成,

如果你的心臟夠強,就創業吧!

直接在商場上找到自己與台灣的成長模式。

 

我是台灣土生土長的學士工程師,沒有拿過任何外國學歷,

經過長期規畫與執行後,在二○一二年飛到矽谷來工作。

這些文章不是我的結論,而是我探索過程的紀錄,

很希望這些想法能夠串聯台灣人

對於職涯與發展環境的討論與挑戰,

台灣會因為有很棒的傢伙在世界各地發光發熱,

而再次找到自己的成長模式。

 

為了成長,你必須勇於砍掉重練,

就算30歲才開始也不遲!共勉之~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