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無緣的人,你與他說話再多也是廢話;與你有緣的人,你的存在就能驚醒他所有的感覺。有些人即使在認識數年之後都是陌生的,彼此之間總似有一種隔膜,彷彿盛開在彼岸的花朵,遙遙相對,不可觸及。而有些人在出場的一瞬間就是靠近的,彷彿散失之後再次辨認。那種近,有著溫暖真實的質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