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四川眉山發現數百人姓氏怪 半百婆婆竟姓『蹦的』













莽順團和蹦的合影


有人姓哭無人姓笑民警『哭笑不得』


自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戶口整頓暨流動人口清查工作以來,眉山共發現『生僻姓氏』590人。有的姓氏在眉山僅有一人使用,如姓『別』、『哭』、『看』等,在眉山,僅『獨一人』的姓氏有上百個。


『仁壽縣祿加鎮有個人姓哭,後來我們好奇地查了查,但沒有在眉山發現姓笑的人,這是資格的「哭笑不得」。』一位民警笑著說。


據民警介紹,這些『生僻姓氏』、『稀罕姓氏』大多數是確有其姓,但也有部分是登記錯誤所致。造成登記錯誤有以下原因:有部分姓氏是在遷移過程中,工作人員手寫的字跡很潦草,登錄時誤寫;有的姓氏為繁體字,民警登錄時用簡體字代替;有些姓氏為生僻字,電腦打印不出來,民警只好用同音字或其他字代替。此外,還有申請人在登記戶口時錯報了自己的姓名等。


據民警介紹,雖然我國建立了姓名冷僻字數據庫,每年都在更新,如果在數據庫中仍無法查到該字,將對其辦理戶籍造成影響。不僅如此,如果姓名過於生僻,即使在公安部門登記成功,但是在辦理社保、銀行存款、昇學、出入境時也會因為計算機系統無法錄入而遇到麻煩。


成都商報記者了解到,對於那些姓氏使用生僻字、冷僻字的居民,公安機關已經對人口信息系統進行了昇級,在字庫裡增加了許多生僻字、冷僻字,以方便『生僻姓氏』的居民辦理登記。


醫生問:『性別?』患者答:『醫生你真神啊,還沒有問就知道我姓別。』


51歲的婆婆名叫『蹦的』;身高1米5,見人就愛笑,這大姐她姓『莽』……


『我一直以為我姓莽就夠少的了,沒想到還有姓蹦的!』昨日上午,『莽姐姐』和『蹦婆婆』在始建鎮相遇後,兩人相擁大笑,引來周圍笑聲一片。


在這些生僻姓氏者中,有你從未看到的故事……


姐姐我姓『莽』


『大姐貴姓?』『我姓莽。』『……』


『她剛剛來的時候,我們知道她從雲南來,又姓莽,以為她很厲害,都不太敢跟她接觸。日子久了,纔發現她一點都不莽。』莽順團的鄰居胡女士說,『不抽煙不打牌不惹事,不僅不莽,還很精明,口纔也不錯,幫著老公一起修起了二層的樓房。』


今年44歲的莽順團的家在仁壽縣始建鎮營山街,1988年,22歲的她從雲南嫁到了仁壽。她留著短發,皮膚有點黑,見人就愛笑。


『慢慢接觸久了,他們就開始和我開玩笑,叫我「莽子」、「莽小二」,我都不介意。我從小就姓莽,以前不覺得,來了四川纔慢慢發現自己的名字有點特別。』現在,附近的村民都叫她『小二』,『他們嫌我的名字難記,我排行老二,所以就都這麼叫我了。』


『我們兩個互相都尊敬對方,很少吵架打鬧,跟周圍鄰居也過得好。』彭先生笑嘻嘻地說,『莽就是傻、粗魯等意思,但是我老婆一點都不莽,既勤儉又持家。』


『每次出去辦個事啊什麼的,人家一聽姓,往往都要嚇一跳。』莽順團笑著說,『人家都會說,耶,你一個女娃子,長得又不是五大三粗的,你還姓莽啊?』


婆婆我是『蹦的』


『我長這麼大第一次知道有人姓「蹦」!姓「蹦」就算了,居然還叫「蹦的」!叫「蹦的」就算了,居然還是個52歲的婆婆!』說起『蹦的』這個名字,在仁壽待了二十多年的彭海軍一臉驚訝。


『我的名字有啥子特別的意思嗎?』蹦的今年52歲了,從甘孜來仁壽31年了,目前住在始建鎮通江村。蹦的頭發花白,但精神矍鑠。當成都商報記者表明來意後,蹦的笑著說:『我孫兒都11歲了,我早就蹦不起來了!』


『我的名字真的是「蹦的」,身份證上就是。當年從甘孜過來後,很多人叫我改,說這名字麻煩。我覺得名字是爹媽取的,不能隨便改。』蹦的說,『後來還真遇到些麻煩。在村裡,好多人都不會寫我的名字,去抓藥醫生也不會寫……』


『我是個文盲,自己寫不來名字。現在出門辦事都要把身份證帶起,不然口水都說乾了人家也聽不懂。』蹦的說。


『莽姐姐』碰上『蹦的婆婆』


『我一直以為我姓莽就夠少的了,沒想到還有姓蹦的!』昨日上午,『莽姐姐』和『蹦婆婆』在始建鎮的車站相遇了。


『你一個姑娘姓莽啊?四川這兒都叫莽子哦!』『蹦奶奶』對『莽姐姐』的姓氏表示十分『擔懮』,『他們不得笑你嘛?』


『我們都是外鄉人,又都有個獨一無二的名字,想不到今天又遇到一起了,真是有緣呢!』『蹦婆婆』挽住『莽姐姐』,笑著合了影,『這也算我們兩個的緣分嘛。』


問:性別?


答:真神啊沒問就知道我姓別


去檢查身體時,醫生問:『性別?』『醫生你真神啊,沒有問就知道我姓別。』『我問你性別。』『我是姓別啊!』『你要搗亂是不是?我問你的性別。』『我沒有搗亂啊,我是姓別啊!不信你看我身份證,我叫別進平。』醫生:……


『啥名字?』『別進平。』『白?』『別,特別的別。』『啊?是不是哦,把身份證拿來我看看呢?』這樣的情況,對於在眉山某單位上班的別進平而言,早已習以為常。


今年47歲的別進平幾年前從內江搬至眉山,由於姓別,平時在工作生活中鬧了不少笑話。


『同事們經常喊我別哥,稍微不注意,就聽成了「別個」,以至於人家經常對我說,「別哥,我喊的別個不是別個,是你」。』一身正裝、戴個眼鏡的別進平笑起來很憨厚,『習慣了就對了。』


『按照輩分來說,我是祖字輩的,女兒是學字輩的,如果按照上一輩的觀念,還得要把輩分放在名字的中間,那取名字就老火了,別學好?別學壞?別學啥子?』這事讓別進平笑開了,後來,因為妻子姓楊,女兒的名字就取雙方的姓———『別楊。』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