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女女:老是要給對方機會
有一種男人他可能已經是恐怖情人了,他一直說要跟你談判,也不停的糾纏你,還去你公司找你,打電話給你家人,讓你同事都知道,然而又遇到處女最喜歡解決事情的天性,他就︰「我們出來談談,把這件事結束…」,結果出來談那一天就被砍了,或他會認為︰「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們電話講一講以後…約出來講一講…看怎麼樣和解…」,結果對方就把他砍了,所以他就是很想解決事情,又給對方機會,萬一對方是那種下跪、可憐,然後傷害自己的,他會想︰「也許我們還有解決的一個機會」,可是其實有些人他糟糕就是這麼糟糕,是救不起來的。        


金牛女:以為人人都善良

他自己是很循規蹈矩又守法的,所以他會覺得︰「怎麼可能,那是要坐牢的、是犯法的」,會覺得︰「那些犯罪行為都是特殊案例,那些人特殊的行為,一定是扭曲的家庭,我的男友應該不會吧?我男友看起來這麼的正常…」,所以萬一他的恐怖情人可能家庭沒問題,或看起來蠻斯文的,他就會想︰「我男友應該也是善良的吧」,因為他自己本身就很守規矩,所以他以為大家都跟他一樣。
       


水瓶女:覺得自己好運多

覺得這個是電視講的,不會發生在他身上,他的口頭禪就是「沒那麼誇張、沒那麼離譜」,覺得不可能,所以他看電視新聞都是抱著旁觀者跟幸災樂禍的心態,覺得那種事情不會發生在他身上,他沒那麼倒楣、那麼衰,但可能就是會發生在他身上,所以他特別粗心,也不會觀察細節,如果男的有一些恐怖徵兆,他會想︰「人都有情緒,將心比心,我有時也有心情不好的時候」,因為本身他自己也有一點小怪胎的傾向,所以對於別人的怪異行為,他的包容力也很大,所以他特別不會覺得這有什麼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