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暗戀她兩年了,可是始終沒有勇氣向她表白。
一天,在朋友的鼓勵下,我終于寫了一份封充滿愛意的情書。
可是,幾次見到她,
那雙緊握情書的手總是無法從口袋里拿出來。
就這樣,浪費了好幾次機會,情書已經變得皺皺巴巴。
終于有一天,不知是哪兒來的勇氣,
我一見到她便把那封皺巴巴的情書塞進她手里,
然后慌忙逃竄。
第二天,她打來電話,說要和我見面,
心情既是興奮又是緊張。
昏暗的路燈下,我們見面了。
她看著忐忑不安的我,問道 :
“昨天你塞給我一百塊錢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