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波旬有幾個手下,叫做貪嗔痴慢疑。魔王波旬在背後指使,來控制、利用我們,讓我們做這做那。貪心、嗔恨心、嫉妒心一上來,再不願意做的事情也得做。貪心一上來,就迷了;嗔恨心一上來,就罵人了,甚至打人了;嫉妒心一上來,就不高興了,甚至誹謗了;傲慢心一上來,又開始瞧不起人了。

我們要控制貪嗔痴慢疑,讓魔王波旬向我們投降,聽我們擺布。這樣,我們就可以做自己的主人了,這叫勝利,叫自在,叫解脫。                                    

一切都是如幻如夢的,人的一生就是一場夢。我們現在都在做夢,晚上做黑夢,白天做白夢。我們從黑夢中容易醒來,但是在沒醒的時候,照樣有痛苦。晚上睡覺的時候做惡夢,夢裡被敵人追啊,就快追上了,恐懼、著急得不得了,滿身都是汗。突然醒了:「哦,原來是夢!」這樣就徹底解脫了。若是能從白夢中醒來,也是這樣,然後就徹底放鬆了。我們現在總是患得患失,要這個要那個,每天忙得不得了,煩惱得不得了。等到突然醒了,開悟了,「原來是夢啊!」然後就輕鬆了,就徹底解脫了。

現在一說解脫的狀態,誰也體會不到,感受不到。心情好一點了,身體也沒有什麼問題了,就覺得「這是不是解脫了?」一會兒出現對境了,又不行了,嗔恨心就起來了,剛才還認為是解脫呢!這不叫解脫。真正的解脫,是明白一切都不是真實的;徹底的解脫,就如同風刮的沙,風一停,沙自然就落下了,自然就放鬆、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