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jpg

二戰期間,

一支部隊在森林中與敵軍發生激戰,

最後兩名士兵與部隊失去了聯繫。

這兩名士兵之所以在激戰中還能互相照顧

彼此不分,因為他們來自同一個小鎮。

他們在森林中艱難跋涉,

互相鼓勵和安慰。

十多天過去了,

他們仍未與部隊聯繫上。


幸運的是,他們打死了一隻鹿,

依靠鹿肉,又能度過幾日了。

也許是因為戰爭的原因,

森林中的動物四散奔逃或被殺光,

除了那隻鹿,

他們再也沒有看到任何動物,

僅剩下的一點鹿肉,

背在年齡較小的那位士兵身上。

一天,他們在森林中遇到了敵人,

經過一番激戰,

兩人巧妙地避開了敵人。



就在他們自以為安全的時候,

只聽一聲槍響,

走在前面的年輕士兵中了一槍,

幸運的是僅僅肩膀受了傷。

後面的戰友惶恐地跑過來,

害怕得語無倫次,

抱著夥伴痛哭不止。


晚上,未受傷的士兵一直念叨著母親,

兩眼直直的。

他們都以為自己的生命即將結束,

身邊的鹿肉也沒有動。

誰也不知道,

他們那晚經歷了怎樣的心路歷程。

第二天,部隊找到了他們。



事隔30年,

那位受傷的士兵說:

「我知道是誰開的那一槍,

就是我的戰友,他去年去世了。

在他抱住我的時候,

我碰到他發熱的槍管,

但是當晚我原諒了他,

我知道他是想獨自佔有鹿肉活下來,

我也知道他活下來是為了他的母親。


此後30年,

我裝著根本不知道這件事,

也從不提及。

戰爭太殘酷了,

他母親還是沒有等到他回家。

戰爭結束後,

我和他一起祭奠了老人家。

他在他母親的遺像前跪下來,

請求我的原諒。

我沒有讓他說下去,

我們又做了二十幾年的朋友,

我沒有理由不原諒他。


一個人,

能容忍別人的固執己見、

自以為是、傲慢無禮、狂妄無知,

要靠極大的心量。

受不了惡意誹謗,

糾結於此,

只能對自己造成致命的傷害。

以德報怨說著很簡單,

但與其說是回歸仁慈、友善與祥和,

不如說是放過了自己。




最後想起一句話:

信任是什麼?

信任就是你拿槍打了我,

我仍然相信那只是槍走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