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男


這只放羊的羊有點心情動怒
下雨天又淋個落湯雞
他的毫無耐心徹底奔潰
好反正沒幾個心情佳
今晚不醉不歸若有人背叛先走人
絕對咒他死路好多條
一生衝動的規則嚴守
讓自己變成衝撞邊界的受難者
做事愛圖樂趣不能為七斗米折腰
最好先打心底持續學習練功
否則一定不得結果


愛情來的時候
像個小朋友
不顧現實
最好好命到老
不然海市蜃樓就是你家


喜怒一瞬間
看似豪放
其實放不開
刀子嘴是用來罵人
越罵還覺自己有義
真的很白目


羊兒其實很聽家人言
但只是表面聽
這在現代已屬難得
不過他大都選擇編藉口


工作運屬大起大落型
要不是得人疼就是遭人恨
因愛恨太分明而顯的EQ很差


別一天到頭往外跑
愛朋友愛獨身又想談戀愛

嫁給他要給他自由
意思是他劈腿絕對是想玩玩
不是認真
所以不覺嚴重
星座如拼圖找到最後一片
我想上天仍希望人生完整
你說累不






白羊女




雖然有位白羊座女性嚇我
還是要繼續說說白羊座
她的人生是PARTY人生
歡樂是活力來源
短暫爆發力她一直在爭取
面噁心軟 短視氣急
愛交際要不是奇摩交友有交這個字
她才沒耐心坐在電腦鑑盤前
短視原因是她根本就迷戀 享樂
她的堂而皇之的理由是
PARTY裡有秀不完的創意
創意裡有一般人看不到的高級
套句移動城堡的台詞
不美人活著有什意思


她還有讓自己也讓別人壓力大的義氣
只是人很難有不變的關係
她老愛落狠話
在別人傷口上灑鹽巴
你怎麼跟她對話
因為她連這都好玩成性無法正經
最好
像黛安娜王妃穿名牌云游四海
但不是她那種下場
奉勸她靜心讀長篇
耐心察資料
潛心學打坐
認真做計畫
機會是自己多年累積打造
不會天上掉下
我懷疑我留言版又要被罵
這就是白羊座自以為跟你很熟
遮掩她怒氣不認輸的方法



金牛的金絕對是鍍金




金牛男




金牛的金絕對是鍍金
但牛絕對是真的牛
他沉默不是沉默
是心思用盡想不通又同時籌備報復
死不認錯讓他無法進步
固執己見是因為他懶得用功
他的官僚小動作
處處可見
比如愛提往日豐功偉業
比如老闆面前身後兩張嘴臉
比如為小事做心機
比如牛
很臭
寧願一起受傷
因為他不知會死
知道鐵定不敢做


為何金牛老讓人害怕
是因為他們老往不可思議的死角想事情
跟他不一樣又愛生氣
愛報復
而且用最官僚的方法
比如裝犧牲
演可憐
戴慈善家面具
這是金牛最大迷思
一個自命清高的騙自己高手


嫁給這種人
你一定要有自己的社交圈
因為他們無趣又死鴨子嘴硬
不然你會忍無可忍半夜把他閹了


千錯萬錯都別怪他錯
他的工作態度是掌權至上
誰侵犯到他的地盤他最在乎
老愛跟你獻慇勤
又不忠貞
因為他的感情根本沒真過
他是務實的牛
原型是耕田的
金是鍍的
再強調一次
是鍍的




金牛女




太愛掌權又太樂善好施
太想公平又太表裡不一
太想突破重圍又太固執保守
太愛於所愛
太恨於所恨
太累

其實她們很孤單才強勢
對不對


不對,她們是因不誠懇才孤單
而且犯錯被抓包死不認錯
並要報復到對方及所有人知道
她們其實像史帝芬金的頭號恐怖書迷
先製造假車禍
然後以救命恩人身份救他回家
表面是照顧
真相是囚禁
喜歡自以為甘苦與共都是她付出的天長地久
若被發現就只能殺人滅口
更離譜的是兩面人
她的理由是
不讓壞人好過


壞人不知感恩


對付此人
最好保持溫暖的距離
因她們都渴望簡單的擁抱而已
心胸狹隘是天注定
太寄情小卷卷小花邊怎會大氣


她們苦慣了
又容易自卑
又把自大當自強
這點要小心




雙子座 雙重人格OR人格分裂


雙子男




故事要從他年輕的時候說起
聰明 逗趣 熱情 善良
有他的地方
陽光綠蔭和風希望
但不知為什麼
也許這世界過於險惡
這人性敵不過誘惑
小白兔處在黑森林的章節
讀了令人觸目驚心
成為大人的代價他必需一次次掉進慾望的陷阱
他越幸運逃脫就留下越多傷痕
他越受保護就越不提防
他越受限制就越想抵抗
他是個任性的藝術家
以創作離題聞名
飲食習慣是吃軟不吃硬
絕對是拜金天王
後悔天使
很適合單身免受約束
但很容意結婚
因為太喜歡閃電式結緣
窮極一生疲於逃避到處對人的承諾
口才極佳又有赤子面具
他的星座是上帝特別創作的寓言故事
告訴我們一錯再錯的結局還是可以堅持到底
因為故事中的人就是說故事的人
他會把故事說的像悲劇英雄
把該死的下場解釋成社會黑暗
他的惡習成性是他對世界的抗議
他的不好過正好證明他仍不放棄
他的最後願望
在故事的最後一句
我愛你們
一如上帝
雙子敬上




雙子女




如果你是雙子 建議離席
你不是雙重人格 只是人格分裂
有好多事等著你去做
你最好像孫悟空有猴子猴孫幫你辦事
不然這個也想碰那個也想碰
最後都無法如期完成
原來幫人變成氣死人


感情是以同情心為基礎
你的愛來自你的優越感
一但對方依靠成性變成你的負擔
你絕對忍無可忍離他遠去


喜歡做隨手善事 渴望當天使
對人不是不愛是心有餘力不足
對屬下護短顯其義氣
熱心公益 疼愛弱勢 但為期不長
最想白手起家但侍才而驕根本是妄想


自尊心有如廣告招牌 愛裝清純
反應特快卻常用在說謊
看不起巨星但最想當巨星
牆頭草是你想一夜成名的露餡表演
自以為高人一等
遇到伯樂又意見一堆
後悔是你最常有的心情
但你不會讓它存活太久
你的逃避絕招舉世聞名


花錢無度
食言之量可填海蓋屋
喜亮麗顏色
很像小丑
太快相信人
也更快撕破臉
你若無以上問題
只能恭喜你
這可是百年奇蹟



巨蟹外遇被抓是活該


巨蟹男




巨蟹聽好
你固執想不開別奢望我稱你英雄
你口才僵硬別期望我會以為你有理想
你高高在上只會讓我覺得你走投無路
你複雜的心思最好寫成辭典
不然我永不理解


生命有很多人性
你最好別處處想掌管
你的巨只是巨大的妄想
如果如願是你運氣好
老把自我催眠的大夢說給大家聽
真是嘮叨


外遇被抓是你活該
因你對誰都愛裝家人
而且是一家之主
做事分大小
小事別人做
大夢自己編


如果是古人
絕對是元明璋
但你以為是成吉思汗
你問我有何不同
我告你
你是亂世莫名其妙被皇袍加身


是個婆婆媽媽管家
所以天生勞碌
是最好的政治家
因為你樂得鉤心鬥角
我們都是獨立的個體
你別自以為你是好心的大家長
就算你是我爸
你選舉我不投給你
你可別抓狂


硬幫幫的外殼
軟趴趴的內在
你最好躲在童話裡別到現實來


你談戀愛
不給承諾
是你覺這是廢話
你要分手
留也不留
不是蕭灑
是氣的不知說什話




巨蟹女




橫著走的驕傲姿態
硬殼般的自圓其說
不服輸遇到大難可得小心
英雄之能成英雄是因為其下場慘烈


婆婆媽媽管家婆型
操勞過度已成習慣
她的殼內有個遊樂園
躲在裡頭玩噸j發不讓人知道


說大道理最能引經據典
說到慷慨激昂處還會哀聲嘆氣
這樣的偏執只顯其封建保守
幸好她好戰喜功 還存一點活力


老愛做大事 卻忘了大事很難收尾
因為愛發號司令所以自己是屬下時常丟三忘四
感情是挑剔型一挑上便盲目陷進
一點都不柔順 你說她怎會幸福
不愛被人管 不愛聽教訓
自己自以為的謙虛樂觀只能騙自己


魯莽 粗心 又複雜
亂七八糟的心事堆滿心裡
海邊的沙灘沙灘上孤月
是她最常仰望的夢境


嫦娥啊
你可後悔你當初的決定
她心裡問 眼底濕了
獅子不是獅子,是蝨子






獅子男




醒一醒
海嘯了
他懶懶抬起頭
對我獅嘯一聲


外表像國王
內心是菲傭
夢想很實際
說出像聖經
不管對與錯
他都正經又神經地面對


愛垃圾分類
卻又臘遢到要人幫他打掃
他基本是長不大的孩子
因為他有小飛俠症
怕老


規定一堆
愛要人交工作表
永無安全感
疑心病重又要故作鎮定
表面威嚴
久了會要看病
是心裡方面
別以為是脖子扭到


節省
節省
節省
怕有天饑荒


善良
但旁人感到壓力
這叫做反效果


如果不幸失去信心
以上看似有可能的優點
會變成嚴重疾病
喪志是最後毀滅結果
不負責任到家
落寞的貴族啊


有關獅子的寓言都很懦弱
因為扛著桂冠的人生其實很可悲
一切要成功不許衰退
這樣的人只好擔心過日
而且保守多慮


做事不合他意思
會抓狂
不抓狂就壓抑
壓抑過頭會奔潰
國土意識強
少有朋友
朋友少
倒霉是家人
和他自己


他獅吼是在說
我好累






獅子女




最懶又沒安全感
不想長大又怕孤單
身為萬獸之王
卻只能固守城池 不便下鄉
婆婆媽媽發號施令
緊緊張張怕被陷害
各式預防針打了又打
希望百姓和她一樣守規矩
單純善良卻老愛擺出江湖沉穩
虛張聲勢的怒氣
常是為了突然反應不過來的面子問題
不會主動創造事業
除非有人向她懇求請她出力
她是一國之尊
不能讓人評價不佳
更甭說做人做事沒有規矩
而且規矩得由她定
做國王真的很累
如果你有看大長今的皇帝
不管餐廳乾不乾淨都不行


綁手綁腳的天性她是不會承認
潔身自愛她可引以為傲
和處女座可做好朋友
一起批評別人的家有多髒
她為你著想接近無情
因為最愛標準自然最高
不然她才懶的管你
獅子常處在非洲草原樹下
大部份時間是懶懶躺著
但心裡可不平靜
她心裡的0s是


咱為何不能像人一樣
蓋個城堡
老讓我覺都睡不好




處女座偷吃請擦嘴


處女男




處女座男就好像煮不開的水
為何煮不開
因為他用雙手用力搓
自以為可以取代火
他的發明令人稱奇
鐵杵磨成繡花針鐵是他祖先
自認心細其實是心盲
討好眾人是為了其中一人
不然他比誰都無情


偏袒到瞎的地步
不管對人對事
重小事
看不到大事
你怎能讓他當首領
習慣溺愛他所愛
苦其心志到需要看醫生
疑心病是慢性病
沒事也患


說話吞吞吐吐越瞄越黑
表面沉穩無話是他不知如何是好
所以閉嘴對自己最安全


生命中有這類朋友
小心他們是蜘蛛人
到處幫你結網
這個也沾那個也沾
你不管這人生就會招來吸血鬼
陰氣沉沉


和他聊天根本白聊
他不是說你要聽的
就是不說他心裡話
若有天不小心說出
絕對嚇死或氣死你


因為悶那麼久的處女心事
一定又臭又病態
如果這世界只有處女座
那就表示
離末日不遠了
因為沒有後代
但保險套絕對有生意
因為他們很愛尬




處女女


如果你把處女座簡化成潔癖來看待
你就搭電梯直達十八層地獄吧
潔癖是因為她這個也不要那個也不要
而且什麼都不說她要什麼
這種折磨人的看似有所堅持的個性
其實只是表露她緊抓舊經驗又怕別人知道自己無新觀念
如果讓她當一家之主
這家就有一班官僚太監
因為她會外表看似放權
其實內心決不放空死不下台
身邊者一味猜測其心意一味討好
因為她沒雅量讓人犯錯
她的世界是要照她自己想的計劃走
而不是新的觀念走


談到感情
這樣的個性只有兩種角色
氣死自己的大老婆或毫無地位的怨婦
她們愛烏及屋 一廂情願的付出
對被她愛的人其實很累 毫無情趣可言
除非她原本就不愛你只愛錢
她一定會清楚畫分你的社交界何為敵何為友
你有意見你試試看
她不會告訴你會怎樣
因為她也不知忍到最後反彈的力量


不擅溝通 越描越黑東拐西拐
說好聽是懂人情事故
說真的是纏絲的蜘蛛
她們最擅長費盡一生把活的生物變死的寶物




天秤天秤永遠不平


天秤男


難在這也秤秤那也秤秤
怎樣
凡事你笨到只想怎樣才不吃虧嗎


嘴巴不停嘮叨心裡更嚴重
自以為聰明是他的死穴
你不信
就讓他上台
他絕對高談闊論歌自己老歌
你越鼓掌
他越得意地翹起尾巴
他是將軍命
愛這樣自抬身價


勞祿和懶散能力相當
自以為地帥從小就有
義氣
霸氣
漏氣兼而有之
因為這個人小裡小氣又沉不住氣又愛顯義氣


嘴說的多做的少
腦想的多但只是想
老怪別人怨自己
是個糟透的分析師
反正他的理智來自自己的混亂
混亂來自自己的理想
理想來自自己的不安


別跟他談道理他一些歪理
跟他談感性又嚴肅且囉嗦
所以
喝喝小酒淺嚐即止
是最好的距離
天平不止兩端
有可能是千手觀音
不信他這一來一往千百回
可不是在同一條路上




天秤女


想太多又愛嚇自己超沒自信的天秤
又愛故做瀟灑 自戀 愛漂亮
這不是缺點 是弱點
因為太明顯 易被覺得目中無人只愛表面
有理想卻懶散 要人讚美 不愛聽批評
聰明但用在損人 無禮卻想成風格
心軟但嘴硬 勞祿但夢想當貴婦
不願在別人面前掉淚不知該說堅強或不敢面對
愛被愛更愛被眾人搶愛
如果可以 希望博愛
其實對自己還算節儉只是對別人又太浪費
公平永遠擺不平
談戀愛愛征服對方
事業才是她的首要目標
天平的兩端
一端是要
另一端還是要
因為她想搞定兩端
怕肉麻
但一旦說肉麻的話 只能算撒驕
謹慎不如說她是自私在掙扎
電人是她最常玩的遊戲
常想一勞永逸的人生計畫
叛逆是她最得意的面貌
做她朋友比做她另一半好
建議她們要晚婚
理性的嘴 感性的心 徬徨的夢 出軌的愛
愛自由愛浪漫
但不愛給自由不愛給浪漫





其實一腳就可以被踩死的天蠍


天蠍男



男天蠍其實再怎麼裝大哥
仍只是個扛不起責任的癟三角色
聽好他越大哥樣 越證明他癟三


習慣被奉承
愛說甜言蜜語不算什麼壞事對他
真正壞是他老以為自己風度翩翩很有魅力
做事誇大不實
又明明沒錢又嚷著點菜
好像要請客
結果不付帳


對家庭以為有給老婆錢就是盡責
劈腿是他不可或缺的點心
因為他愛性關係時多點劇情
重點在要每個女人對他依依不捨


為人爽快
但只限於螢幕上
舞台下可是小氣巴拉的勢力鬼


算盤永遠少一顆
自己卻不知道
以為是精算師
氣勢凌人往往是他掉進地獄的捷徑
因為他有狹心症經不起人家激


所以愛裝男子漢
做他太太最好全瞎不然會瘋掉
誰會忍受先生在外在家那麼不同
放電成性誓言老套簡直是古人
脾氣硬報復心強
活的外表光鮮自己很苦自己最知道


小小一隻蠍
裝什麼屌
輕輕
一踩
他就死掉
叫都不叫








天蠍女


敏感如充飽的氣球被放到空中
驕小如無殼的蝸牛在高速公路
她的驚慌 貴氣 依賴 脆弱 你可感覺到
對於感情永遠處在無知的掌控幻覺裡
以為人定勝天
但只更顯得她在這方面膚淺
她那刀片般的眼神
常用在她對人生的霸氣
強勢總在人前
低頭乞憐總在人後
她太重視寂寞
所以索求不到就變成銳利
銳利無效就變成報復
報復之後又常懊悔


家族性強
責任感重
則是她被攻擊的死穴
多情
深情
都是災難
靈魂因太在乎分數
而失去對人的柔軟評斷
跟她強辯不如跟她屈服更易掌握她
她的心軟 是她的弱點


事業心很可激發
但是難搞的工作夥伴
因為她只在乎成功
不能忍受失敗
但這樣的性格缺陷是無法從失敗中成長
頂多不犯錯
仍不能瞭解失敗的經驗
才能突顯成功的浮度
永遠在挑戰另一高峰的目標
痛苦指數
唉很慘


冷熱對比強烈
如洗三溫暖
是個戀愛對象不適合當太太
所以多談戀愛別老在戀愛前就計畫結婚
這不是闖事業




射手座是最可悲的后羿


射手男




后羿聽過嗎
痴情嗎?可不
他的盤算是騙了世人卻被嫦娥所騙
我不確定他是射手男
但很像
談感情最會表現
也最快清醒
熱烈的美夢如慧星過境
唉怎會變心那麼快


追逐追逐追逐
旅人心態有幾個重點
行李簡單
輕鬆浪漫
花錢在刀口上
房子只是房間
酒吧的聊天光彩之必需
打獵收穫之必要


工作上是個好相處的人
久了沒發覺他擅嫉
你一定是粗心的笨獸
他習慣性和人競爭
所以總會有跑道上賽者的禮貌性笑容


箭一射出駟馬難追
但他拚命追
追一種可能的懊悔
尤其金錢
小氣
若這人沒這味道
你看看你有沒有掉了什麼東西在他手上


發抖的旗
我看他
傷人的箭
我瞪他
射手一聽就不是什麼有地位的將
原因來自
老用瞄人的准心看世界
一點都不大氣



射手女




箭一旦射出
終點以前是注定要飄搖的
除非你早點抵達終點
但你的熱情如火又不甘心被定下來
抓住目標的急迫和拉長長途旅行的自由
一直是你最大的矛盾


有時朋友極易被你的體貼所騙
因為你的交際手腕如曙光乍現
讓人感到溫暖希望
但你只能稍作停留
你死也不相信幸福能天長地久
也因此你的驚豔表演是你的拿手好戲
在每個短暫的邂逅獵取獵物 閃電消失


天馬行空 善於嫉妒偏激妄想 貪心沉溺
S B最佳速配
但又愛說不相信的誓言
疑心病不是導致你神經衰弱
就是弄得你身邊親友崩潰
突發的情緒過度壓抑
就會是躁鬱症高危險群
如果可以偶而脫離人群到大自然洗滌心靈


如孩童般的個性
不知該稱赤子還是解釋成不願受約束
渴望快速成就名利
得失心也就火般煎熬
不想傷人卻極易傷人
因為孩子抓小雞
不懂太用力會把它掐死


孤獨是你的命運
被你射的人
不是痛
就是不中



魔羯座


魔羯男




脾氣看似暴燥
其實這暴燥還是壓抑過的
很容易在乎別人的評價
所以一生都在往儘量別太在乎努力


首先 越老是越認命
知道要從一個世故的靈魂轉到赤子的天真
絕對是一場攀越聖母峰之旅
由於大家都讚美他的一步一腳印
所以不想改變的卻愛遵從傳統的矛盾個性
才是讓他舉起腳的動力


孤僻
不愛交際
但很能配合甚至為無聊的聚會硬撐著
常在人群中犯尷尬


一尷尬就亂說冷笑話或弄得跟人格格不入
愛把人生的一些老掉牙的傳統當成浮木
固執想成是堅持


霸道 以為是大器
一副自命清高的嘴臉


太重責任會陷進表面的責任
太會吃苦會遠離自在地生活
你幽默是怕冷場
不易被人瞭解你一點都不在意
因為你喜歡真相終於大白的獲勝


背叛和忠誠常是一線之隔
總在現實和溫情之間天人交戰
沒人敢跟你說真話
因為你在決戰時刻只要聽支持你的屁話


無趣 苦悶 保守現實
最愛給自己想獲利的事說成為世人找幸福
大帽子戴慣了
所以都有大頭症


給屬下的慷慨總是嚴厲到讓人感覺只有小器
因為他給你的財富
是給你白手起家的訓練
而不是給你錢
說的那麼好聽
都是算盤算出的結論


花大錢省小錢的冤大頭
幫人是為了展現愛心
不知拒絕無謂的請求
是老天要懲罰他的偽善




魔羯女


第一眼她總是沉穩又溫暖
但心底是孤舟上的航行者
飄蕩又不安
擁有一雙找人暇疵的雷達眼
一抓到別人把柄
沒有一針見血是不會出手
疑心已到要看醫生的地步
但見了醫生
又愛長篇大論說是別人生病


喜歡人際和諧
卻無法信任人
所以一開始都是衝動式的相信
然後再矛盾地懷疑與逃避
最後因再也理不清楚壓抑不了而翻臉


為了強辭奪理
她可以隨意編造事件
失敗是她最恐懼的惡夢
寧願大家一起沉淪
也不願讓誰好過
一掌權就花枝亂顫
像長了孔雀羽毛的人類怪物



她覺得吃苦是一種成功的個性
表面好像很能和底層的人做同類
但事實是
為了展現高人一等的慈悲心


對金錢
看的不是數量還要排名
深知財富對人的保障
但受制於一直給人不在乎錢的形象
所以終極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的傻蛋


真要現實
就不要仁義道德
舍其一
她的人生才會所向無敵
懂放下
天堂之門才會打開




裝半瓶水就滿世界晃蕩的水瓶座


水瓶男




很軟也很硬
很漂亮也很醜陋
很溫柔也冷酷
很多情也很死心
他總有好多夢要現實配合完成
自尊心讓他吃苦也願意
因為他不愛吃苦


好打扮
堅持某種自以為是的風格
現實與虛幻持續交戰
你別信他嘴巴說
尤其是他最不想面對的問題
他會翻臉


翻臉會破壞感覺
感覺太多裂痕
他會覺的不美
他會計畫和現實兼顧下
看要離你多遠
如果你們是親蜜愛人


做事最厭惡別人盯他
或者不留情面在下屬前罵他
生命苦短
他會離開這地獄
寧願做旅人


生性其實很傳統
也沒想像中有靈性
因為他太現實


追求表面和平
但哪有這樣的
是只鴕鳥
這方面


好好先生
要有壓抑的個性做靠山
所以一生喜性自在
卻始終波折
搖搖晃晃永不平靜


做她的妻子最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太盯住他的結果
只有一種
他不再愛你
一點也不會有
有的話是騙你在忍受
但也不會太久


靈魂出竅是他拿手絕活
告訴你這才是他氣死人的地方




水瓶女




怎麼說呢 這個瓶子
她有太多可能
空瓶加蓋 塑膠 裝油
她隨時在換 但往心裡藏
表面平靜 但殺氣騰騰
她的理性十足 又賭性堅強
她的柔和浪漫 只是維持風範
真實的劇本可能如下


一隻蝴蝶愛上花朵
怎成呢
怎不成
誰說蝴蝶只能愛蝴蝶


傲慢才是她的本色
她的人生是架構在花台之上
不能貧殘庸俗
凡有助於此的她絕對清醒
可要達成此目標
她也是一家重擔一肩扛


神秘
多心
易感
孤單
所以財富是她的寶瓶
她只相信自己
但願普度重人
不像有些人有錢也小氣
但要有錢


愛自由
愛旅遊
晃蕩在自己的世界
有靈性
太理性
所以變不成精靈
你說東
她想云
她自以為你是機器
沒知己
多朋友
這是她要的距離


可愛的個性
擺在櫥窗
就是水瓶
如果你不經意愛上她
擁有她以前請先買單
買回供在黑暗的角落
她會心碎然後離去


工作條件
一週最好四天薪優壓力不大
她表現最好








有奶便是娘的雙魚座


雙魚男




不食人間煙火的雙魚
對人柔情似水其實是依賴成性
他是個最佳傾聽者
讓異性對他有姐妹之情
不會拒絕別人的求助
則是他也喜歡聊聊天順便放放電
老愛演一本正經
愛裝謙虛的假面具
上當的人只能說
人啊大都愛外表禮貌的翩翩君子


說他愛幻想是對他客氣
他其實是幻想不勞而獲
斤斤計較小鼻子小眼睛
常讓他劇終時徹底露餡


也是裝可愛高手
哪裡有舒服有靠山就往哪靠
因為他想一夜成功
從此不愁吃穿
所以大都會喜歡讓自己過的更有助益的對像
不然也要氣質佳


沒幾個男人像他什麼肉麻話都敢說
下跪
哭到流鼻涕請求愛人不要分開他最拿手
這也可用在朋友間事業上
反正雙魚被說假
不是沒原因


樂於助人
也樂於傷人
跟你賭感情
也跟你要感情
如果他認真
一定有目的
如果說愛你
很快就變心
這就是雙魚
黑白郎君天性使然
他還真不知情
還以為是重感情


一騙人就騙了自己
再回頭只能調頭
因為他不能活在他的夢幻之外




雙魚女


一臉正經雙魚


如果可以我允許你塑成雕像
在首都的十字路的圓環
讓途經的行人向你致上最高敬意
不是誰都有像你對人生有如此強烈企圖心
所以你被旁人視為愛搶風頭的眼中釘
你也不能怪誰
因為你太疏忽對手以外的人的感受


自以為理性但被感性所控
真理性的人哪會被人看出做作
你的做作是因為操之過急不是假仙
甜言蜜語說的太過輕易讓人老覺有詭計
但你不壞 是好強 是愛老舊的官腔
遇強則強 但是個膽小鬼
你要的只是功成名就光耀門楣


談愛說情常因對人都太友善而讓人覺得到處放電
但你可是傳統又怕吃虧的聰明人
你愛的人一定要有助你的人生
這不是現實 而是你要最好的依賴
女性要和你學習


積極所以不能忍受別人做事無計畫
目標性強所以不能接受夥伴信口開河
跟她工作偷懶的人絕對完蛋


雙魚不是兩條魚
是浪漫的畫面
它們彼此追逐 在小小天地
不一定是戀愛 是各有各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