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日本動漫如果把鼻孔、牙齒、嘴唇畫全了就會很詭異、很難看?

                                           

經常看到的日本動漫,女生鼻子都是一個小揪,牙齒也是連成一片的,不會把一顆顆的牙都畫出來。如果反其道而行之,就會變得不美觀而且很詭異。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在“知乎”網站發文的網友貓叔 表示:

                                                                                                                                                                                                                                                               其實這個問題我想過很久。本質上,它和衣紋、法令紋、褶皺等東西是同一個問題。


                                                       

  • 問題的關鍵就在於,人的『識別尺度』。                                                            



首先,人的識別是有一定的『降噪』『抗干擾』能力的。
比如這塊東西。
實際上它是很多很多噪點。但是你看的時候,比較傾向於識別為『均一塊狀』。
順便說一下,素描也是這麼個道理,細看調子也不是完全均勻的,但畫得好的情況下,
可以給人『渾然一體』的感覺。
類似這種。

                                                       

  • 那麼問題來了。人腦怎麼才能分辨『均一』和『凸顯』呢?

答案是對比性。用一張以前我貼過的圖來舉例。



假如,這是你眼睛看到的實際情況。你可以注意到,美女的嘴巴左下方,有幾個黑點。
這些應該是雀斑。如果你把這個美女畫成畫,假如畫成如下這種情況(節省時間,繪製過程用濾鏡代替)


(黑點位置沒有對準,不過這不妨礙我們繼續討論……) 忽略其他地方,嘴下面的幾個黑點看起來很不自然,像是痣。這是因為,本來皮膚那一點點雀斑,在你大腦識別過程中的權重很低,屬於很難發現的級別。當畫成概括性的繪畫之後,很多東西已經被捨去。和黑點同級別的細節也都被捨去,留下一個黑點就變得太明顯,對比太強,不符合它本來的級別。






                                                       

  • 錯位的對比,導致不自然。這就是原因。                                                            


換到法令紋、鼻翼等部位,也是一樣的道理。



比如這個圖(應該是《犬舍》裡面的吧……)
裡面,眉弓位置,被定義為一小塊深色,這就是這幅圖的『概括級別』。在這個圖裡面,如果是這個美女臉上有那種很細小的雀斑,那麼雀斑的級別可能與整幅畫裡面隨便最小的一筆相比,都顯得數量級不夠。這種情況下,如果你用一筆點下去,你以為你畫得是雀斑,實際上已經超過了雀斑應有的級別。馬上就會顯得像長了痣。因為哪怕很小的一個點,都對比太過了。同理,這幅畫裡面,沒有畫法令紋。因為看看女孩的膚色,好像皮膚很好。法令紋應該屬於比較淡的那種。她的法令紋如果與鼻樑相比,是更加弱的。鼻樑你才只畫成一根黑色實線,眉弓下的陰影也就剛達到小塊灰的級別,法令紋如果你拿線勾出來,肯定就是過火的。必然不自然。鼻翼也是一樣。同理,她的人中、牙縫等地方,也是一樣。鼻底才不過畫成一根黑線,人中如果畫塊陰影很可能過火,牙縫如果畫上實線,則至少達到了『牙齒有問題,沒有閉合以至於留了1mm縫隙』的級別。









                                                                                                                                                               如圖。正常的牙縫,其對比度,和牙本身相比,並不會達到『黑線』的級別。除非是大縫。所以,並不是那些漫畫家動畫師『不畫牙縫』,而是很多情況一旦畫上就『過火』。那麼,動漫插畫風格,是不是就不能畫牙縫、人中、法令紋這些地方了呢?不一定。一切由作品整體的詳略程度來定。










比如在這個圖裡面,雖然造型還是比較美化,但描繪方法卻是比較寫實。
整個作品的層次很多。裡面也畫了鼻孔、鼻翼、人中、上唇等日漫通常省略的部位。
但整體來說詳略程度能夠匹配,看起來就不會不自然。





同樣還是一個作者,在這張的詳略程度上,畫上人中、鼻翼,哪怕只是用單線來畫,都會過火了。所以作者選擇省略。還有一點細節,也是日漫的特點。日漫通常都是線畫。尤其像鋼筆劃。一幅圖裡面的東西,弱對比就是空白,只要有東西就得是純黑。這是一種對比很強的風格。在這種情況下,一個東西如果是70%黑,那麼你只能用黑來代替;一個東西是20%黑,你就只能用空白了。所以很容易出現一個情況,在某種光照下,鼻翼、法令紋、人中甚至鼻樑、上下唇都是在50%黑以下…………這時候你畫成黑肯定過火,又不能用中間灰色去畫(風格所限),那麼就只能用白去代替了(也就是省略)。比如某答主的例子








(畫上立刻就過火,風格所限只能省略了……)另外,也不是說什麼都得裝在『扁平化』這個籃子裡去解釋。




                                                                                                                                                               像這種整體都這麼淡的色彩,也可以認為是強光源下的情況。

就像某些藝術攝影裡面的妹子。—————————————————————— 綜上所述,畫畫本質上沒有要求一定得『豐富』『真實』。只是不同的做法會帶來不同的感覺而已。『詳略得當』『正確匹配對比強度』可以帶來『自然』的感覺。故意畫得比真實情況的對比更強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那樣離『自然』比較遠。———————————————————————————————— 跑題一下。有人反映過程看不太明白。可能前面我是以畫畫的角度來講的,而沒能很好的讓一些人理解。我再多說兩句。『扁平化』和『概括捨去』並不嚴格相等。很多時候它們是不一樣的。扁平化(superflat),通常指『更加符號化』的一種變形風格。概括和捨去,只是一種普通的繪畫手段。




比如,這幅18號,偏寫實。(偏照片)


這一張,雖然造型是卡通的,但是塑造手法則是偏寫實的。像是油畫風格。


那麼這一張呢??顏色很少有漸變,都是平平的色塊。這是扁平化嗎?
也未必。
『扁平化』嚴格來講,是一個最近才逐漸流行的詞彙。
在更久遠的年代,這種風格有更嚴格的叫法,『動畫風格』『賽璐珞』。

                                                                                                                                                               那麼這幅呢?夠扁平了吧?連色塊都省了。
也未必。實際上人們一般稱它為『卡通裝飾插圖風格』。

                                                                                                                                                               這個也是。




那這個呢?夠扁平了吧……
也未必。一般它叫做『Q版漫畫』風格。那麼,到底什麼算是『扁平化』啊?實際上,藝術的詞彙往往很難嚴格定義。很多人認為村上隆的『超扁平』才能代表扁平化的設計風格。








就是這樣。
看起來是不是和我前面放的圖有略微的差異呢?我們繼續。






這一幅是不是感覺不太一樣了?
有點扁平的意思。應該是介於動畫賽璐珞和超扁平之間的一種風格。







這個上面的吉祥物是不是很像村上隆的米老鼠呢?






這一張,可能更接近扁平化的風格。
但是,個人認為,它只是顏色比較概括。在造型方法上仍然沿用經典的動漫人物變形方式。
但是頭髮、髮帶等地方的墨線已經省去。




這一張,就很有村上隆的感覺了。扁平化後,形象會變得簡單、符號化。但是,並不是說看上去很簡單的繪畫,就得和扁平化扯上關係。









比如金正基的這張,也很簡單。
但實際上很難把它和扁平化聯繫到一起。它只是單純的筆劃少,簡略。—————————————————————————————————— 『扁平化』和『概括捨去』兩者有關聯,但並不是相等的概念。就像豬身上有豬肉,但豬並不是豬肉。畫畫,就是一種進行概括的過程。細節是無窮多的。一張畫,你畫到照片那個級別,你還可以畫得更大,更細。當成顯微鏡級別去畫。甚至畫一張2萬米x 5萬米的超級大圖,每一筆都達到原子級別。都是可以的。畫畫過程中,細節是無窮多的。永遠抓不完,畫不盡。所以最關鍵的並不是『畫細節』這件事。而是『畫一套可以自洽的細節』。自洽就是指,你所給出的A、B、C三個元素不一定絕對等於目標,但他們的邏輯關係卻和目標接近,可以用來代為表示目標中ABC三者的相對關係。使人能夠正確識別。大量漫畫,都是鋼筆稿的形式。加上網點紙。鋼筆就是一種極端的畫法。沒有墨的地方是0%,有墨的地方就必須是100%。網點紙也是一樣。有網點紙的地方,是很多較細小的100%黑點,通過疏密排列聯合組成大範圍的色塊。因為黑白漫畫印刷的限制,單色,除了黑就是白。這種情況下,雀斑假如是20%,你只能捨去。因為相比捨去來說,畫上去錯更多。法令紋等東西,也是一樣。對於人整體識別一個美女的時候,美女的法令紋相比其他部分並不夠重,並不會給人造成刻意去看的級別。而一旦在漫畫中,你畫上了法令紋,他的級別就已經相當於現實裡一個法令紋很重,重到讓人不得不察覺的級別了……就像一個老婆婆。—————————————————————— 順便一提,為什麼富堅義博的漫畫看起來會有『衝擊力很強』『印象非常深刻』的感覺?並不單單是他的畫技更好。



                                                       

  • 以下是跑題時間……


論畫技,三浦健太郎、井上雄彥等人也不遑多讓。但是論畫面表現力,他們就差遠了。
(你沒看錯,井上雄彥的畫面表現力差遠了……)井上雄彥在畫面表現力方面,天賦無疑是不如老賊。(當然,並不是說富堅的造型能比他紮實。)造型能力強弱,是一個硬指標,有嚴謹的評估體系。可以直觀衡量。但是畫面表現力未必等於造型能力。SD裡面,造型起點比富堅更高的井上雄彥,最終境界也不過是:






                                                                                                                                                               可以看出速度感,連空氣中的汗水都有了。
但是由於其他方面的原因,還無法放下造型,立地成佛。浪客行早期和中期乃至一部分後期都是類似這樣的


畫得不好嗎?好,很好,非常好!
但是好得過頭。同樣的問題,三浦健太郎也有:                                                                                                                                                                



簡直太好看了。那麼,問題究竟在哪呢?流動性差。流動性——一個玄妙的東西。漫畫之所以是漫畫,在於它和其他藝術不同。它不是小說,卻能用文字來表現劇情;它不是詩歌,旁白追求的詩歌效果卻有過之而無不及;它不是插畫,但跨幅大特寫和插畫極為類似;它不是電影,卻擁有時間性和連續性。它是非常複雜的一個藝術形式。處處充滿著矛盾。一方面,精彩的 劇情要求讀者的視線不能停留在單個畫面上;另一方面,精彩的 畫面卻要求死死抓住讀者的視線。這是徹底矛盾、不可調和的一個問題。常可看到畫面空洞,沒有背景的拙劣漫畫;卻不常看到畫面精美,背景紮實的拙劣漫畫。但他們都是一樣的。漫畫的流動性,就在於,足夠的簡潔,甚至是極端的簡潔之下,同時擁有極端的細節,極端的豐富性。每一頁都像簡筆劃的漫畫很難是好漫畫。每一頁都是插畫的漫畫也絕不會是令人閱讀愉快的作品。




以這幅圖為例,地面散落的雜草描繪的不好嗎?簡直太好了。
但你看故事的時候,又花了多久去駐足觀看呢?
那麼背景遠處的黑色樹木呢?不認真看你能注意到嗎?這些細節只能有兩種情況,要么你駐足去觀看,要么你忽略。駐足觀看,說明稻草搶了戲,這幅圖裡最應該花時間看的噴血、動感、表情等東西被搶了時間。忽略觀看,說明在稻草、枝椏上花費的巨量時間打了折扣。不僅如此,結合上下文,這一頁的流暢度會大大降低,因為過於繁雜的信息,讓你的視線混亂。你的腦子處理了太多不關鍵的信息……久而久之,越看越累。黑壓壓的讓人透不過氣。井上雄彥還算好的。新生代裡面當家花旦尾田的作品,那才是慘絕人寰……簡直反人類。






首先尾田的美術功底比井上更差。倒不是說他一定差在造型上。他的取景能力是比井上、乃至比JUMP歷屆花旦、乃至比大量不太出名的作者都是要差的…… 比如上圖,元素的安排……簡直亂得一塌糊塗。像是無視視線流動般的構圖。橫插一腳的情況數不勝數。對構圖控制能力不強,卻又喜歡塞的滿滿的,乃是又一個災難。大場面,真的不是把很多東西畫進去就能叫大場面的…… 亂塞一通的毛病,再搭配另一個毛病,顯得尤其可怕。這個毛病就是『造型概括力太弱』。沒法用一個簡潔、典型的形象去概括性的找到合適的內容。比如













這幅圖裡,右頁的幾乎每一格,你看上去第一眼都無法很快搞清楚他畫的是什麼。
因為他選的角度、人物狀態、黑白灰配比等等很多方面都沒有統合好。
無法第一時間帶給你一個完整、清晰、典型的形象。
比如左頁右上第一格,那張臉,鏡頭拉得太近了,以至於臉的整體形像被分成割裂的五官。
再加上他畫的人物風格又不是普通人所熟悉的變形方式,最終就導致了海賊王的大量頁面都存在辨認困難,閱讀很累的情況。海賊粉不要認為我在無故黑他。我們來擺一個反例:



還是井上,每一格的內容,都清清楚楚、利利索索的。
絕不會因為取景,讓你把他想要的形狀誤認為是別的什麼東西。黑白對比也是精心設計,左下格和尚的左上方,特意留了白。右下格武藏衣服被去掉,不僅貼合劇情氛圍,還避免了它上面那格里衣服和背景融為一體的問題。而它上面那格的武藏小幅全身坐姿,頭部附近還專門加了白底,怕跟背景混亂。最左下那塊黑色加白邊也是一樣的道理。這些都是易於閱讀的典範做法。再看龍珠:







精妙的分格,鏡頭感十足。嚴謹的角色站位和精巧的機位,非常符合人的視覺習慣。
有一種每一格都嚴格接上的感覺。遠不是現在那些幾個頭像加個跨頁pose的少年漫作者能比的。這就是為什麼鳥山明可以被稱為大師,而尾田很難被稱為大師的原因。恩,討論尾田就此打住。畢竟不是主要講他。後來,井上雄彥終於開竅了,於是他畫出來了這樣的圖:







你們感到了什麼感覺?更好看了?更厲害了?
我說不准。但我能確定的一點是,看起來更『容易看』了。井上捨掉的是什麼?是嚴謹嗎?不,這些圖仍然很嚴謹。是豐富嗎?不,這些圖看起來一點也不單調。是寫實性嗎?不,這些人物,尤其臉龐,看起來仍然很真實。他捨掉的到底是什麼?只是繁複。是那些現實中人類大腦所自動屏蔽掉的嘈雜信號。就像我開篇說的皮膚白皙的女子的法令紋。為什麼這樣畫看起來會『更容易看』?太簡單了。因為這樣的處理模式本來就更接近於『人的大腦看到的內容』啊!井上在畫了這麼久的灌籃和武藏之後,終於找到了點『流動性』。那麼我們回過頭來看富堅的《幽遊白書》……

















                                                                                                                                                               『我們一起來改變吧……改變這個無聊的世界。』



是不是感覺和他的情敵井上老師有種微妙的似曾相識呢…………?富堅的同一個角色,比如戶愚呂,可以有很多種風格。



偏寫實的、相對更細緻的




狂放的




扭曲的




欣慰、震驚

平和、淡然可以說,富堅的人物,並不局限於固定的畫風。有時候可以非常Q非常簡單,有時候又可以非常寫實非常細緻。中間拉開的區間非常廣闊。又因為他的人物很少有那種『公式臉』,總是從好幾個不同的層面去構建人物,在其他漫畫家的書裡只有主角才有這種待遇,所以他的很多配角往往像主角一樣給人極其深刻的印象。——————————————————————————————                                                                                                                                                                                                                                                                                                                                所以,不要認為『簡化』『捨棄』是一種『單純的偷懶』。也不要認為『日漫就是不畫鼻子、牙齒的漫畫』那種狹隘的觀點。就算是如富堅這樣懶的作者,也有很多時候是畫上了鼻孔、牙縫乃至法令紋之類東西………… 一切只能以具體作品來看。找准了作品的定位,找准了作品中間哪些內容是繁複冗餘的『噪點』,把它捨去就能更簡練。·                                                                                                                                                                                        


好的文章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分享,分享正能量,分享双赢,80%的分享收益,欢迎大家积极分享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