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Ptt上有人問卦:班上的最後一名後來都怎樣了? 之後,話題就一直沒有斷過...沒有最勵志只有更勵志!小妹今天是深深的被這句話洗腦了!這位網友kakuo就充分向我證明了這一點!


.
.
.
原Po:

高中時是班上的最後一名。


從小一直成績不錯的我,在高中聯考時意外地以數分之差錯過了雄中,整個人的信心大受打擊。

跟父母表達想讀有名的私立升學高中後,父母在報名的第一時間幫我以高中聯考成績登記上高雄一所私立高中的自強二班。

進去後發現班上60人有53個都是從該校國中部直升的,另外6個人的高中聯考成績都好到可以上雄中但是選擇讀私立高中的醫科班來拼醫師夢。


第一次段考我好像考了是49名,當時最前面20名都是該校國中部直升的學生。當時在班上被莫名其妙被選為康樂股長,負責每星期一次的團康課活動。

有一次為了要把一個活動搞大搞好,我利用上課時編稿想劇本並預計在下周活動結束後收心上課。

該活動因故被連續推遲了三個禮拜,我也多花了三個禮拜把心思都全心放在活動上。

儘管該活動獲得了巨大的迴響,放掉功課一個月的結果就是下一次段考班上最後一名。



在私立學校的升學班裡,一旦中途落後,就很難跟上老師趕進度的課程要求;漸漸地,我發現自己每一堂課都聽不懂了;

在周遭直升同學們天之驕子般地自信氛圍,我開始感覺差人一等,以往的自信也掉入了深邃地獄,無法掙脫。



而私立學校不知道是不是為了激勵士氣,每次段考結束都會在公布欄連名帶姓地貼上所有學生的排名,考好考壞全校都知道。

不過相對來說,班上發全班成績及排名的那一堂課,才是我最煎熬的時候;有個同學在當時揶揄我說 "每次成績單發下來,大家第一個看的是第一名是誰,然後再看誰是最後一名!!!"


我雄中朋友班上的最後一名聽說還是可以照樣騎機車甩帥,到外面把妹,反正美眉不知道你的成績。

而在男女合班的私立學校,那種在異性面前丟臉的感覺是要糟糕數十倍的。也因此我跟自己承諾,在我成績夠好前,我不跟班上的女生講話;

也要等我成績夠好後,我才覺得我值得發展男女朋友關係。


我自尊很強,臉皮很薄,從小成績一直不錯;可是沒有人教過我在上課完全聽不懂且成績墊底時該怎麼辦。

我只好土法煉鋼,完全放掉上課聽講,拿起教科書從頭開始自己研究自己看,下課就去圖書館待個兩三個小時;

雖然也試過補習班,由於沒什麼效果,最後還是就決定全部靠自己。


整個高一除了第一次的段考,其他七次的段考、期中考、期末考我都是最後一名。


”少年維特的煩惱和十七歲的少年不被理解的心情應該就是這樣子吧”, 我常常這樣想,並猜測很多名作家可能都是在像我這樣極孤獨的狀態下才能寫出那麼深刻的作品。



考最後一名的其中一個難受處是每個人都知道我是最後一名,但是我和其他人都會想要避開成績以及排名的話題,偏偏這些話題又是在升學班裡最重要的部分。

有的同學可能就比較直接,當我高一時跟他提到我的第一志願是考進台大土木時,他回答說 “那樣的志願是給像他這樣的人申請的,人應該要有自知之明!!"



私立高中的升學班中,成績墊底的學生常會被導師踢到後段班去,我當初常常擔憂不已,甚至會夢到自己被迫離開現在的班級。

幸好當時的導師並沒有這樣做,最多只是建議我轉社會組,或要我不要有將來靠家裡的心態(我當初聽到老師的這樣的評論時超生氣) 。


上高二後我持續保持上課聽不懂而全部自修高中教材的模式,上學期的四次考試剛好每次都是全班倒數第三名,而下學期的四次考試則每次都是全班倒數第五名。

這種倒數的狀態一直到高三模擬考時才開始改變。由於我是按造自己的進度來自修課程,

所以從高一以來的內容我都記憶深刻,也因此成績開始進入四十幾名,三十幾名,二十幾名,一直到最後一次模擬考的第十二名。

以最後聯考成績來看,我是全班第七名;
雖然我可以進中國醫藥學院醫學系,不過我選的還是當年第二類組第七志願的台大土木。

我高中班上進台大土木有兩個人,一個是是高一時全班的第一名,一個是高一時全班的最後一名。

所有人都開始恭喜我說我是黑馬,天知道我從頭到尾都只是傻傻的按著我自己的腳步準備聯考,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實力到哪裡。


可惜的是當我終於達到自己設定可以跟女生講話的成績時,我已經從高中畢業了。

總計,高中三年我只跟班上所有女同學共講過不到20句話。


爾後聽到親戚小孩被我的高中班導教到,在她的第一堂課,班導就拿出我這屆的聯考成績

跟他們分享說 “妳們學長中有一個很特別,他一直是第一名的….而且是從後面數來的第一名的…..不過人家現在在台大土木!!”


------------------------後來的人生 ------------------------------

雖然已經過了二十年,我仍然感受得到高中時代的掙扎;上面提到的成績跟名次也都一直刻印在我腦中。

爾後大學被當一堆課,大學畢業成績全系倒數20%,研究所考試失利,技師高考考試失敗三次,申請出國讀書全軍覆沒,以及博士班dropout等挫折相對來說都比較像是雲淡風輕的過程 – 並不真的在心上新增創傷。


上大學以後所認識的朋友很難把超有自信的我跟高中班上最後一名連結。我在恢復了自己的信心後,也不再讓任何事件去擊倒我我的信心。

當兵時以第二名考上了台大土木所結構組,工作後以第三名考上了結構技師高考,申請上了美國營建管理類別中全美第一的德州奧斯汀博士班,轉碩士班畢業後拿到休士頓的石油公司工作的offer,並在之後考取了美國工程技師;

去年從全美排名第七名的UT-Austin McCombs School Professional MBA以書卷獎畢業,現職為海底結構工程部經理和工程專案經理,並發表了十篇科技的期刊文章。

老婆是北一女、清華大學、UT-Austin的校友,有一男一女的五歲雙胞胎可愛小孩,住在有花有樹的美國房子,戶外也有足夠小孩的活動的空間,每年在美國繳175萬台幣的稅,並常參加跟主辦休士頓僑界的各項活動。


------ ------------------------最後 ------------------------------------

從最後一名爬上來的經驗的確是提供了我奮鬥不懈的動力,有些人甚至會開始羨慕起我所擁有的這樣經驗,或覺得這樣的經驗讓我更加的完整與成熟,並收穫頗多。

在你可能很快地有以上的結論之前我想分享的是一個高中十七歲少年在當時心裡的想法。


"是否能夠用我十年的壽命來交換我不會每次都是最後一名"。

"是否這一次次努力卻徒勞無功的最後一名只是一場惡夢?惡夢什麼時候才會遠走?"

"是否會有女生不會在意我的成績,看到了我潔白無瑕的靈魂,願意接受並救贖它?"



那個十七歲的少年從未在我心中離去,他依然在等待合適的時機跟高中班上心儀的女同學

開口說話,以一個一般十七歲少年的方式。
.
.
.
看完我居然哭了...不騙人....

xin_3030608131543062209334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