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世界上最危險核電站設施--亞美尼亞米沙摩爾核電站

2010年9月,亞美尼亞米沙摩爾核電站上方冒出一股水汽。這是一座歷史遺留的蘇聯時代老舊核電站之一,沒有安全隔離殼設計,並且位於地震帶上,在日本核危機之後,這裡的安全問題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














亞拉拉特山是亞美尼亞人鍾愛的國家象征。在她的山腳下,有一座擁有31年歷史的核電站,這也是一種象征,或是一種詛咒。



亞美尼亞的米沙摩爾核電站是許多早期建造的,沒有主安全殼的核電站之一。這全部5座蘇聯時代建造的第一代核電站都已經接近當年的設計使用年限。但由於顯而易見的原因,亞美尼亞的這座核電站和其他4座在俄羅斯的同類核電站被隔離開了。更要命的是,米沙摩爾核電站的所在地位於地震頻發的地帶。



在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危機之後,亞美尼亞政府正面臨更大的安全質疑。由於米沙摩爾核電站設計上的先天不足,以及所處地理位置的不理想,這裡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危險的核電站之一。



7年前,曾有歐盟官員警告稱這座核電站是『對整個地區安全的威脅』,並提出由歐盟提供2億歐元的援助資金,用於這一老舊核電站的關停。但這一建議遭到了亞美尼亞政府的拒絕。而美國政府同樣稱這一核電站是『老舊並且危險的』,並敦促亞美尼亞政府盡快進行關停並建造新型核電站。



目前,在2016年之後關閉米沙摩爾核電站並在同一地區新建核電站的方案正在制定中。但在此之前,亞美尼亞政府別無選擇,只得繼續保持這一核電站的運轉。因為亞美尼亞偏僻的地理位置,它沒有多少可以選擇的能源,這座核電站提供了這個國家近40%的所需電力。在歷史上,它也曾經歷過關停米沙摩爾核電站之後導致的刺骨寒冷和無邊黑暗,因此關停它不是一個能輕易做出的決定。



安雅·塔德沃斯楊是Mediamax的主管,這是亞美尼亞國內的主要新聞機構之一。他說:『人們在關停這座核電站的問題上,會再三權衡繼續運行它可能帶來的危險,以及關閉它可能導致的能源短缺之間的利害關系。有了歷史上的教訓,人們會更傾向於保留核電站,並讓自己相信不會有地震損壞它。』



對核能的依賴



亞美尼亞位於高加索山區,深居內陸,位置偏僻。全國300萬人口非常依賴這做老舊的核電站提供的能源。這種情況在世界其他地方是非常罕見的。由於歷史原因,亞美尼亞從蘇聯分離出來,由於這裡復雜的民族沖突,亞美尼亞和鄰國的關系都不太好。



東邊的阿塞拜疆和西邊的土耳其都關閉了他們和亞美尼亞的邊界,這讓油氣管道的通過成為不可能實現的事情。這樣的事實性封鎖,給這個偏僻小國的經濟雪上加霜。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亞美尼亞和土耳其發生戰爭,這導致了將近100萬亞美尼亞人被殺害,隨後,蘇聯將這個小共和國的西部部分領土割讓給土耳其。連亞美尼亞民族的聖山亞拉拉特山,人們心目中諾亞方舟所在的那個山頭,現在都已經位於土耳其的境內。



米沙摩爾核電站距離土耳其邊境僅大約16公裡,這裡屬於阿拉斯河流域,農業發達。距離亞美尼亞首都埃裡溫也僅有大約36公裡的距離,那裡生活著全國1/3的人口。但這裡也位於地震帶上,這條地震帶從土耳其過來,一直延伸到靠近印度的阿拉伯海。



1988年12月10日,這裡發生一次裡氏6.8級地震,造成2.5萬人死亡,50萬人無家可歸。當時,位於震中大約100公裡之外的米沙摩爾核電站已經有兩臺機組建成運轉。事後根據亞美尼亞政府和國際原子能機構組織的核查,在那次地震中,核電站並未受損。但由於這次地震引發的對於這一核電站的擔懮,蘇聯政府隨後下令關閉了這一設施。



塔德沃斯楊說,在關閉核電站之後的6年半之間,當地人對於這座核電站的態度發生了深刻的變化。



『冬天的時候,這裡出現了嚴重的能源危機,每天只有1小時的供電,但有時候整整一周也沒有電。你可以想象一下,那可是非常寒冷的冬天啊。』



1993年,該國修建了一條從俄羅斯輸送天然氣的管道,但必須途經北邊的格魯吉亞共和國。根據2006年世界銀行發布的一份報告,這一項目後來不得不終止了,因為格魯吉亞境內分離主義分子和恐怖分子進行的破壞實在非常嚴重。



1995年,當時已經獨立的亞美尼亞政府決定重啟兩個反應堆中較新的那個。美國哈佛大學榮譽核物理教授理查德·威爾森曾作為援助亞美尼亞國際專家組的成員之一前往該國工作。他記得當俄羅斯專家們從機場出發前往核電站進行重啟工作時,人們在路邊歡呼慶祝。



塔德沃斯楊說,當核電站最終重啟之後,它成了亞美尼亞的電力來源,也成了亞美尼亞國家的希望。他說:『這是一個標志,黑暗的時代過去了,我們又有電了。時至今日,這種情況還是沒有改變。』



對核電站的昇級



亞美尼亞官員表示,在過去15年間不斷進行的改進措施已經增強了核電站的安全系數。在重啟核電站之前,亞美尼亞政府從俄羅斯和其他國家運來近500噸各類物資用來進行昇級改造工作。



根據國際原子能機構的數據,在重啟之後的多年間,亞美尼亞政府已經對這一核電站進行了多達1400項技術改進工作,其中包括抗震設計,備用電源,建築加固和冷卻系統昇級等。美國方面為這些昇級工作提供了技術和設備幫助。出於對火災隱患的擔懮,核電站還進行了大規模的防火改造工作,加裝了140多扇新的防火隔離門。



這樣做的結果,根據當地官員們的說法,是比當初服役時的設計指標安全得多的核電站。當這座核電站於1969年開始建造時,它屬於VVER440,230型壓水堆,這是最陳舊的核電站設計技術之一,是蘇聯在1956年至1970年之間開發的技術。它和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不同,采用水來作為核裂變反應的減速劑,而非後者所采用的固體石墨。但是也正是這些固體石墨,後來成了切爾諾貝利災難中非常重要的危險源頭。現在,采用幾乎同樣設計的核電站還有11座正在俄羅斯國內運行。



作為對比,VVER440型核電站采用水作為緩釋劑和冷卻劑,這和西方的做法是一致的。事實上,根據國際原子能安全計劃辦公室的評估,采用了多路冷卻水管的VVER系統被認為比西方的方案更加『容許失誤』。這個計劃是美國能源部實施的,旨在幫助蘇聯改善其核電站安全水平的項目。VVER440的設計技術將允許核電站在失去電力供應後保持比西方核電站更長時間的自我冷卻,因為它儲存有更大容量的冷卻水。



可能正是由於有了這樣的設計,在日本核危機爆發之後,亞美尼亞國家核安全委員會主席阿肖特·馬蒂羅森告訴自由歐洲電臺記者,稱『這樣的事故不可能在這裡發生。』



核工程專家羅伯特·卡蘭塔裡時常為美國和加拿大的核能安全機構提供諮詢。他說,米沙摩爾核電站和世界上其他地方正在運行的核電站一樣,同樣能應對一些突發的事件,盡管其設計技術上存在諸多不同之處。



『米沙摩爾核電站並不比任何其他運行中的核電站更不安全,亞美尼亞作為為一個獨立的國家,如果離開了這個核電站將無法生存。因此必須確保這一核電站是安全的,運行正常的,能為國家提供可靠能源保障的設施。』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