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人類的遠古近親『原始胡桃鉗人』













被戲稱為『胡桃鉗人』的原始人類屬鮑氏傍人,100萬年前曾與人類的直系祖先共同生活在非洲大陸。科學家表示巨大的牙齒說明他們喜歡吃草。














安德烈-凱瑟爾博士2000年在約翰內斯堡附近發現的原始人類化石,距今150萬至200萬年,與鮑氏傍人類似。


被戲稱為『胡桃鉗人』的原始人類是人類的遠古近親,因其強大的顎部和巨大的牙齒而得名。科學家表示他們可能更喜歡吃草。這種原始人類屬鮑氏傍人,100萬年前曾與人類的直系祖先共同生活在非洲大陸。


美國科羅拉多州大學波爾得分校的馬特-斯波海默教授指出,科學家長久以來一直認為鮑氏傍人喜食堅果、籽和硬果,原因就在於他們長有強大的顎部肌肉和巨大的臼齒。在人類學記錄中,這種原始人類的臼齒個頭和扁平度是所有已知原始人類中最大的。根據最近幾年有關『胡桃鉗人』牙齒磨損痕跡的研究發現,這種原始人類可能更喜歡吃軟果和草。


在進行一項新研究過程中,科學家對牙齒化石中的碳同位素進行了測量。測量結果以及新發現的證據顯示,粗壯的顎部以及巨大的扁平牙齒結構幫助『胡桃鉗人』一次碾碎和吞咽大量綠草或者莎草。斯波海默表示:『坦白講,我們並未想到會發現人類族譜中的一個遠支會擁有與牛類似的特征。我們非常幸運,過去幾年多個研究小組的工作已開始挑戰有關早期人類飲食結構的主流觀點。如果20年前在科學會議上公布我們的發現,我們一定會遭人嘲笑。』


為了進行此項新研究,研究人員清除了22顆『胡桃鉗人』牙齒上的少量琺琅質。這些牙齒化石是在肯尼亞中部和北部發現的,每一顆都含有咀嚼食物時吸收的碳同位素。在熱帶環境下,所有的樹木和灌木叢——包括果實和葉子在內——利用所謂的C3光合作用路徑,將光轉換成能量,大草原上的草和一些莎草則利用C4光合作用路徑,將光轉換成能量。


斯波海默表示,同位素分析結果顯示『胡桃鉗人』更青睞於C4草和莎草,而不是C3樹和灌木叢。在至少50萬年時間裡,草和莎草在『胡桃鉗人』飲食結構中的比重平均達到77%左右。此外,研究小組同樣對傍人牙齒中的碳同位素與生活在同一時期同一地區的食草哺乳動物牙齒中的碳同位素進行了比較,其中包括古斑馬、古河馬、古疣豬和古豬。比較結果顯示,這些哺乳動物主要以C4草為食,與『胡桃鉗人』相同。


傍人是人類近親中的一支,被稱之為『南方古猿』,其中包括著名的埃塞俄比亞『露西』,生活在300萬年前。一些人認為『露西』是現代人的祖先。大約250萬年前,南方古猿分離出人屬,人屬又進化成現代智人和傍人,後者最終走向滅絕。斯波海默指出:『我們得出的一個重大發現是,這種原始人類的飲食結構不同於當前所有猿類,他們當時所處的生存環境與現在的猿類截然不同。了解原始人類的生存環境和飲食結構有助於我們揭示一些早期原始人類為何未能留下後代。』


第一個『胡桃鉗人』頭骨化石是1959年在坦桑尼亞發現的,發現者為研究論文合著者瑪弗-裡奇的姻親瑪麗-裡奇和路易斯-裡奇。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