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季節寒冷而漫長,但最近發生的三對老人的故事,卻一次又一次讓這個冬天無比溫暖……

相濡以沫「她苦了一輩子,想讓她開心」新疆,庫爾勒市。一位年邁的拾荒老人和老伴互相攙扶著來到商場珠寶柜臺前。

一位年邁的拾荒老人和老伴互相攙扶著來到商場珠寶柜臺前。



拾荒老人掏出一疊零錢,雖然陳舊但很乾凈、整齊。



老人用多年積攢的零錢買了一枚鉆戒,送給了老伴。



老人說:「她苦了一輩子,就想讓老伴開心一下。」


也許,這就是浪漫,它不分年齡不分身份,它就是兩個人相濡以沫相守到老。



生死不離「讓我再抱抱你」遼寧,瀋陽。這是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天,而就在這零下24℃的寒冬里發生了最令人心碎的一幕。為了再多陪伴突發心梗離世的老伴一會兒,63歲的何大爺抱著老伴遺體坐在人行道上近兩小時。



據了解,死亡的老人,63歲,姓宋,是去藥房買藥回來的途中倒地死亡的,醫護人員到現場確認為心梗死亡,死者的老伴來后,坐在地上一直抱著死去的老人,在場路人無不動容。



19時50時許,大爺坐在人行道的一塊紙板上,懷里抱著老伴。大爺敞開棉襖把衣服蓋在老伴身上,還時不時拽回滑落的棉襖。如果不是周圍人提醒,人們會以為懷中的大娘睡著了,實際上1個多小時前大娘就已離世。



20時10分,何大爺依然緊緊抱著老伴,不時整理下老伴的頭發,搬動下老伴的腿。周圍的人紛紛勸說何大爺趕緊起來。可何大爺只是點點頭,嘴里嘟囔著:「沒事,不要緊,我再陪陪她,一會車就來了。」

 



住在附近的人說,17時40分左右就發現大娘躺在地上。快18時,醫護人員趕到后確定老人已經死亡,死亡原因初步認為是心梗。而大爺是在快19時趕到老伴身邊,自打到這兒就一直抱著老伴沒松開過。



20時39分,在堅持了快兩小時后,何大爺的兒子趕來。看到兒子將老伴遺體抱起,何大爺在眾人攙扶下顫顫巍巍站起來。看著車上的老伴,他打算點一根煙,可是試了幾次,打火機都沒點著火。上車離開前,何大爺沖著人群低頭說了聲「謝謝」。


至死不渝「我活50年,敬你50年;我活百年,敬你百年」四川,達州。前些年,達州萬源城區常有兩位老人手牽手在街上行走。一天,老頭走在前面,老太婆走在 後面牽著他的衣角,由於人多將他們沖開了,但老太婆咋都不放手,老頭子的衣服被拉扯得很長。他自己也樂了:「我們這叫藕斷絲不斷。」



今年1月,蔣騰志的妻子去世,葬在了後山上。至今的十個月里,88歲的蔣騰志幾乎每天都會往返十里路上山給亡妻送飯,還對墳和亡妻「說話」,甚至在墳前為亡妻唱歌跳舞。



蔣 騰志今年已經88歲高齡,爬起山來,坡陡的時候,他會走「Z」字形。有時他會彎下腰,折路邊的柏樹枝。20分鐘后,來到住戶較少的山腰,視線也開闊了起 來,遠處的山坡上遍地是墳墓。蔣騰志朝那邊望了望,喝了口水:「老妹兒,我馬上就來了。」順勢望去,蔣騰志亡妻的墳墓在荒涼的山坡上格外醒目,因為只有那 兒搭建了紅色的棚子。



蔣 騰志33歲時遭遇了人生最艱難時光。突發重病、工作單位合并整頓被調回老家治療、又恰逢三年自然災害缺乏糧食,靠在山上挖食蕨根度日……而妻子才23歲, 獨自撫養2個孩子,蔣騰志對妻子說:「我們分開這麼久,現在我又這個樣子,還能在一起么?」「你身體不好,就下來帶兩個娃兒,我來掙錢。」50多年後,蔣 騰志清晰地模仿妻子的語氣說出這句話后,眼淚噴涌而出:「在我人生最困難的時候,她都沒有放棄我,所以不管她生死,我都要陪她。」



「老妹兒啊,我心里難過。你做活路辛苦,帶娃娃辛苦。死了呢?空空如也,只見你一個墓。原諒我在你去的時候,沒有把你救活回來,都怪你不吃不喝,沒有保護好自己。(蔣妻在去世前曾多日未進食)」講到這里,蔣騰志的聲音有些哽咽,停頓片刻后,聲音緩和了下來。



情到深處,蔣騰志開始揮舞右手哭了起來:「我活50年,敬你50年;我活百年,敬你百年;再活好久,我都敬你;要是我哪天死了,我就不得來看你了,我就來陪你……」

這是蔣騰志和妻子唯一一張合影,他捧在手心,視若珍寶。



為愛點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