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洞房花燭夜出逃的開國中將周希漢



















周希漢


1913年8月,周希漢出生在麻城縣周家坳。他的父親叫周祁耀,30歲前曾娶妻並生有一子。可惜那孩子兩歲時暴病夭折了。不久,妻子也貧病交加,不治而亡。


幾年後,周祁耀纔『療』好傷,續弦娶了李氏;然後,夫婦倆租種了本村地主的幾畝山坡地,早起晚睡,不分白天黑夜乾起來了,可是勞作一年,還是難得肚子飽。腦筋活絡的周祁耀不甘心,在農閑時,又乾起了打鐵的行當,有時,他還借點小本錢,販賣小豬,結果,在他的折騰下,家境竟然漸漸有了好轉。可是,周祁耀美中不足、也是他最大的煩惱,就是從他往上祖宗三代都是單傳,上一個兒子又死了,李氏遲遲沒有懷孕生育的跡象。


幸好,天道酬人,他整整40歲時,李氏懷孕生育了,並且是個大兒子!


他就是周希漢。


周祁耀在不惑之年有了接後的香火,自然欣喜萬分,以後,對這個寶貝獨子是寵愛得不得了。


可這個周希漢自幼得到父母的嬌慣,漸漸長大,卻養成了直率、任性的性格,並且還倔犟得要命,母親李氏根本『管』他不住,每當兒子調皮搗蛋闖了禍時,她就搖頭嘆息:『這個孩子太倔犟!』


周祁耀寵愛孩子,更希望兒子有出息,將來能光宗耀祖,夫婦倆節衣縮食,把周希漢送到了私塾讀書。誰知周希漢然聰穎過人,讀書不錯,卻處處不肯低頭服軟。一次他調皮搗蛋犯了事,先生叫他跪下,他硬是不從,先生一逼急,結果,他撒腿就跑出了學堂,從此死不去上學了。他的犟勁一來,就是父母也沒辦法,結果,11歲的周希漢就這樣輟學了,在家裡,天天幫著父親種地、打鐵。


湖北是大革命的繁盛之地,1927年冬,14歲的周希漢也參加了轟轟烈烈的麻城農民暴動,打土豪、分田地鬧得最『凶』。可不久白軍來了鎮壓,凡參加暴動的,不論老人孩子,一律都受到『追究』,周希漢因為參加暴動,結果,家裡房子被燒毀,衣物等生活之物也被搶走,周祁耀夫婦只好撇下家業,帶著『唯一傳承香火』的兒子逃往他鄉。可是這一路被追殺,周希漢被追得火氣大發,倔犟勁來了,說:『好,你們殺人,你們燒屋,我就為貧苦農民報仇出氣,和你們乾到底!』於是,他『說到做到』,就要去投奔紅軍。


這可急壞了周祁耀:『你去當兵,打死了,誰為我們周家傳宗接代?不能去!』


『這我不管!』周希漢大聲嚷著。


知子莫如父。周祁耀知道兒子這一犟勁犯起來,是誰也攔不住的,兩口子愁眉苦臉好幾天,終於苦想出了個好辦法:用結婚拴住兒子的心。或許他在新鮮的兒女私情中能收攏去當紅軍的心。於是,1928年春末的一天,周祁耀家鞭炮響個不斷,喜慶的嗩吶震動四方。


原來,周祁耀拿出自己所有的積蓄為獨生兒子辦結婚喜事了。


女方姓鄭,年長周希漢兩歲,兩個親家換過了庚帖,當天的喜事也是熱熱鬧鬧。誰也沒想到的是,喜宴過後,新郎趁送客之機,頂著寒星,竟然遠遁山林而去……當夜,新娘就獨守空房。


兒子『送客』一去不返,老兩口頓足捶胸,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時,失聲痛哭,周祁耀責怪自己乾出這等蠢事,老妻埋怨孩子太倔犟。後來,周祁耀好不容易纔打聽到當天夜裡兒子借著家人松懈之際,送客送到家門口,客人一走遠,他也撒腿就跑,直往山林裡鑽,然後,高一腳低一腳趕了幾十裡山路,找到了紅軍的麻城獨立連,當上了一名紅軍通訊員。


兒子走了,新媳婦還在家裡呢!周祁耀沒辦法,急忙趕著自家養的8頭小豬上路尋兒,一路上,他變賣家小豬作盤纏,行一程,賣一豬,再行一程,再賣一豬,直到當他賣完最後一只小豬崽時已經追到長江邊,對岸就是正在撤離的紅軍部隊,而他卻被滔滔江水擋住去路,正沒法渡河時,可巧的是眼尖的他竟然在眾人中發現了兒子的身影,一陣喊叫,周希漢也竟然聽見,結果父子倆隔江相望,滔滔江水滾滾東下,父親情急而哭號,但周希漢喊了幾句『保重』,還是隨著部隊毅然走了。


事後,老父一路要飯回家,大病一場。


盡管三代都是單傳,周希漢從此再也沒有回過家。據說,老父親周祁耀在去世時,還攥著兒子寫的唯一的一封看得皺巴巴的家信,嘮叨著『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咽下最後一口氣的。而那位大他兩歲的嫁來的鄭家女子也不知最後如何而終。


反正周希漢他是一身獻給革命去了。


我軍許多人投奔紅軍或參軍的經歷各不相同,傳奇也不少。但是,真正在洞房花燭夜逃出家門參軍的,據說,只有兩個人,一個是周希漢,一個是周希漢後來的『老首長』——陳賡大將。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