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大清銀行行長賈繼英民國浮沈
















賈繼英,字俊臣,祖籍山西榆次郝家溝。從小受父親教讀,後入私塾。及長,進入『大德恆』票號學徒。精明乾練,有膽有識,善於應對,被選為『跑街』,常駐太原。隨著社會交往日廣,其在太原的知名度也日益上昇。1900年,八國聯軍侵入北京,慈禧倉皇出走。慈禧和光緒經徐溝到祁縣時,行宮設在『大德恆』總號,受到票號的隆重迎接,慈禧甚為滿意。從此,賈繼英和隨駕大臣桂月亭、董福祥等開始交往。慈禧太後也將漕運銀兩存入大德恆票號,使票號獲利頗多。1904年,清政府決定試辦銀行,慈禧特詔賈繼英進京,任命賈繼英籌辦戶部銀行。1908年,戶部銀行改名為大清銀行,賈繼英任行長。賈繼英管理銀行事務期間,慈禧對他的成績十分滿意,曾面諭:在太原費心資助,甚感寬慰。給你銀子還本付息,另外給你銀子將來回山西也開辦座銀行,派你當任總理、賞賜二品頂戴,職稱與巡撫級別相同,以後有事免用奏折。還恩准敕建雕龍照壁和賞賜了半副鑾駕。





辛亥革命前夕,時局大變,一時物價飛漲,擠兌成風,大清銀行總行及在各地的分行相繼關閉,於1912年2月另組中國銀行,總行設在北京。大清銀行停業後,賈繼英返回家鄉。1908年11月,賈繼英擔任了大清銀行太原分行經理,總辦為樂平。大清銀行太原分行是賈繼英通過努力發起創辦的。閻錫山執掌山西政權後,財政上仍然依靠大清銀行山西分行經理賈繼英,鑒於民國成立,他將大清銀行山西分行改組為晉勝銀行,1913年,賈繼英應山西督軍閻錫山的邀請,開始擔任山西晉勝銀行經理,並代辦『交通銀行』在山西的業務。當時閻錫山要求在太原帽兒巷營建山西第一座有水暖設備的三層辦公大樓,賈繼英身任銀行總經理之職,又負責營建三層大樓,深感肩上擔子沈重。於是大膽啟用人纔,決定聘張效良任晉勝銀行經理,分解自己肩上的擔子。張效良,榆次六堡村人,和賈繼英是同鄉。為了阻止其母改嫁,曾經『臥轍阻醮』,雖未能挽回母親再嫁之心,卻在當地傳為美談,並引起賈繼英父親賈鏞的關注。賈鏞聽說張效良年僅14歲,便行『臥轍阻醮』之舉,於是決定讓張效良搬到自己家,一面照料他的生活,一面教張效良學習。兩年下來,賈鏞就讓三子賈繼英為張效良安排工作。賈繼英通過一段時間的觀察和了解,發現張效良確是可塑之材,於是將他舉薦到太原雞窩巷的萬億興票號學生意。經過一番鍛煉,張效良的能力被太原金融界人士所公認,於是賈繼英來到雞窩巷萬億興票號,與老掌櫃王子彭商談張效良的去留問題。不料王子彭也覺得張效良是青年一代中少見的英賢之纔,特別想留下他。於是兩個『伯樂』爭執起來。王子彭說:『萬億興正擬委以重任。』賈繼英道:『晉勝銀行是國家銀行,人纔要為國家所用。』最後,賈繼英的大局扣住了王子彭的小局,王子彭只好忍痛割愛。張效良遂被聘到晉勝銀行擔任經理之職。張效良擔任經理後,精通業務,技能超人,加之性格開朗,善於接受新鮮事物,因此銀行業務得到快速提昇。他一方面精心管理銀行;另一方面不斷大膽開拓市場,得到賈繼英賞識器重,於是擔任晉勝銀行經理僅一年,1913年,張效良即被賈繼英委派為晉勝銀行北京分行經理,年僅23歲,這在山西金融史上屬於『前無古人』之舉。


張效良為了報答賈繼英對自己的信任和器重,在兢兢業業工作的同時,還建議賈繼英大膽開拓外省業務,並利用在京之便,幫助賈繼英拓展業務,使晉勝銀行在短時間內便在上海等外省市開拓了許多分支機構,業務蒸蒸日上。在賈繼英的發掘和培養下,張效良成了當時山西金融界最年輕的銀行家。其後,張效良受山西督軍閻錫山所聘,出任晉生紡織廠、太原電燈公司、晉恆造紙廠三家企業總經理;受孔祥熙所聘出任山西裕華銀行經理以及中國實業銀行四川分行、中國國貨銀行、中國建設銀行四川銀行董事等職。其間,張效良與孔祥熙、孔夫人宋靄齡、孔夫人兄弟宋子文、宋子良等都非常交好。





1919年,山西省銀行成立,賈繼英又出任董事,其間,賈繼英極力幫助總經理徐一清等人『廢兩改元』,統一山西貨幣,將清末民初時混亂不堪的各種貨幣一律改為晉鈔,而且幣值堅挺,一元紙幣兌換一元銀圓,既為工商各界和普通民眾日常交易提供了方便,受到了群眾的擁護,又為閻錫山積累了大量的硬幣財富。同時,這一措施比蔣介石把持的國民政府統一全國貨幣早15年之久,從而也使山西經濟出現了相對發展的新氣象,被譽為全國的模范省份之一。這時,賈繼英還認識到實業救國的重要性,他和榆次的馬繼楨、閻哲成等人一同興修了跨村、跨縣的水利工程『天一渠』,解決了榆次、太原10個村兩萬畝耕地的澆水問題;他聯合當時山西省銀行行長徐一清和山西省財政廳廳長崔文征等人集股在榆次北門外創辦晉華紡織股份公司,並親任監察;1924年,晉華紡織廠開工生產,他又與人聯手在源渦村建晉華發電廠,裝機1150千瓦,500馬力蒸汽機1部,供晉華紡織廠內用電;在榆次宋氏兄弟創辦魏榆面粉廠和魏榆電燈公司時,賈繼英也入股支持。1926年,閻錫山為獨霸山西,開始大力發展地方的民族工業。他為了發展地方經濟,實現軍閥割據,一邊將所有地方工業全部囊入西北實業公司,一邊將斌匯五金行改為『斌記』五金行,任用晉勝銀行原班人馬,並任命賈繼英為總經理,專事經營管理,供、銷一條龍業務,為閻錫山官僚買辦集團的形成壯大,起到了促進作用。『斌記』五金行設立後,在賈繼英的經營下,開始從德國、美國等先進國家進口鋼鐵、機械、建材等原料,為山西兵工廠、鋼鐵廠、水泥廠、紡織廠、卷煙廠、造紙廠、面粉廠以及鐵路、煤炭、礦山等新型工業的迅猛發展壯大提供了保障。以至由此還促使閻錫山滋生了打倒蔣介石、統一全中國的野心。1930年,閻錫山聯合馮玉祥、李宗仁、汪精衛等國民黨要人開展的『倒蔣運動』,實際上也是山西經濟實力急劇上昇的一種表現。『斌記』在賈繼英的經營管理下不斷開拓業務,它通過駐天津辦事處,與更多的外商直接做生意,其業務不僅限於供應各種原料、設備,而且還搞外匯買賣,兼做日用百貨的進口轉銷,獲利頗豐。閻錫山推行『十年造產運動』時,又授權『斌記』以更大的經營范圍,使『斌記』規模日漸擴大,生意更加興隆。如西北實業公司各廠所需設備、原料、軍需和防空器材,建築同蒲鐵路所需鋼軌、枕木、車輛、機械等,絕大部分都是由該行與外商簽訂合同,一手經辦。1933年4月1日,根據閻錫山的指令,『斌記』五金行改組為『斌記』商行,賈繼英仍任總經理。1936年9月1日,『斌記』劃歸公營事業董事會領導,只增聘徐一清為監察,其他領導不變。在閻錫山的直接操縱下,『斌記』商行的經營范圍又有所擴大,從鋼鐵、煤炭、軍火、機械到日用產品無不包括在內,幾乎壟斷了山西的經濟。名為商行,實際成了閻錫山官僚資本中的一個重要體系。





正當賈繼英為增強山西經濟實力努力工作的時候,閻錫山對賈繼英的態度卻開始悄悄轉變,由於賈繼英做事一絲不苟,不徇私情。首先,閻錫山想安插些親朋好友總被賈繼英拒絕。其次,閻錫山一些勞民傷財的開支也總被賈繼英阻撓,所以,對賈繼英很是不滿。怎奈賈繼英又非常能乾,剛直不阿,不為錢財所動。閻錫山是又氣又無可奈何,只能找機會暗中安插自己的親屬和親信。對於閻錫山對自己的控制,賈繼英也是早有察覺,心裡很是苦悶。因為,賈繼英總希望通過金融和實業能救助國家,可看到中國現在這種局面也是萬般無奈。在閻錫山的排擠下,賈繼英一度賦閑回家。他賦閑之後,用早年積攢的薪俸購買了太原精營東邊街與東華門交接處地皮一塊,並於次年在此闢建了『退思齋庭園』。


閻錫山早已預料中國和日本的戰爭遲早要爆發,因而他為了備足戰爭物資,又開始創建了山西省實物十足准備庫。他將山西省銀行、晉綏地方鐵路銀行、綏西墾業銀行、晉北鹽業銀行共同設置『山西實物十足准備庫』,自己親自兼督理。但沒能人很難立竿見影取得效果。這時為了自身利益,閻錫山覺得只有重新重用賈繼英纔行,心裡雖然不情願,可又實在沒辦法。於是他假惺惺地特邀賈繼英座談,央求賈繼英擔任准備庫經理,而賈繼英考慮到畢竟私交多年,而且國難在即,應當以國家民族利益為重,所以勉強接受任務。當時山西省實物十足准備庫采取統購政策,將省內外的鋼鐵、機械、油氣、橡膠、布匹、棉花、酒精、糧食、油料以及黃金、白銀等戰備物資統一收購和銷售,甚至在榆次、壽陽等地都建立了分庫,到『七七事變』前,財產已達一千多萬元,為閻錫山的『守土抗戰』做了充分准備。看到大功告成了,閻錫山又故伎重演,把自己的親朋好友擇機安排在重要崗位上,將賈繼英架空。而且閻錫山還經常隨意指示,使得賈繼英無所適從。再加上閻錫山的『家長』作風,覺得山西就是他自己家的,就該他說了算,因此賈繼英的處境十分被動。1936年,考慮到為國已經盡到心力了,且時局岌岌可危,賈繼英就適時而退,辭掉重要職務,回到榆次六堡家鄉。賈繼英在閻錫山手下任職期間,大膽使用人纔,任人唯賢,拒收紅包,抵制裙帶關系,為山西的經濟發展作出了卓越的貢獻。在他的努力下,為山西的守土抗戰積累了大量物資,使得山西在抗戰初期,敢於和日偽殊死抵抗,一度聞名全國。自從閻錫山上臺後在金融市場上明吞暗搶,能在閻錫山手裡活下來的山西的票號『到1921年倒閉改組殆盡,唯有大德通、大德恆、三晉源三家票號仍繼續存在』,其中就有賈繼英老東家的兩家,不能不讓人認為是閻錫山還是有感於賈繼英為自己作出了巨大貢獻,給了賈繼英『面子』,手下留了情。但大德通、大德恆後來也離開山西轉到北平發展。








『七七事變』爆發,賈繼英決定西行蘭州避難。他到達蘭州後,許多山西商家,尤其是『太原府十縣』的同鄉紛紛登門拜訪,官場中的一些朋友也前來看望,從這些人中他很快熟悉了當地情況。當年冬天,適逢中央銀行蘭州分行行長病故,賈繼英聞訊後,即以個人名義致函國民黨中央財政部部長孔祥熙,憑借同鄉及往日的老關系,推薦蘭州國庫主任張步青繼任行長職務。同時,告知孫氏自己已旅居蘭州,順致問候。因為賈繼英早年與孔祥熙曾在一起共事,孔對賈繼英的纔乾和能力非常賞識,所以當孔祥熙知道賈繼英在蘭州後,十分高興,當即復函約賈繼英赴渝會晤。賈繼英按約到達重慶後,受到孔氏熱情接待,兩人暢敘了鄉情和友情。接著,孔祥熙專門為賈繼英安排了一次有國民黨政要和各界知名人士參加的大型宴會。當賈繼英步入會場時,孔祥熙面帶笑容,主動迎上前去,以迎接貴賓的規格歡迎他。隨後,二人挽手入席,孔祥熙主動向大家介紹賈繼英,並在介紹中對賈繼英大大誇贊了一番。席間,孔祥熙有意和賈繼英稱兄道弟,談笑風生,使得賈繼英在重慶各界中聲名倍增。賈繼英返回蘭州不久,孔祥熙就大力支持和保舉賈繼英出任中央銀行蘭州分行經理,賈繼英幾經推脫,見孔祥熙盛情難卻,便接受了委任。當時,他除任職中央銀行蘭州分行經理外,還兼任大西北的『中央銀行』、『中國銀行』、『交通銀行』、『農民銀行』四行聯合辦事處主任,以及兼任了『甘肅省銀行』督辦。一時間,賈繼英成了大西北地區的金融首要。在蘭州任職期間,賈繼英雖然要職在身,但生活十分儉朴。當時,日軍的飛機經常空襲,他就讓子女遷居郊外,自己獨自一個人住在城內寓所,不僱任何用人,生活自己料理。每日坐個破舊的黃包車上下班,上班時只和黃包車夫一起吃頓便飯,或買幾個饅頭、餅子等充飢。平日還是只吸旱煙絲,有客人時纔吸些中檔煙。朋友們覺得他身居高位還這樣,一定是小氣,於是譏笑他『惜錢如命』,但他卻笑著回答說:『儉可養廉啊!』1939年,中央信托局發給他一筆獎金,他用一部分購買了一批皮毛筒子,分給職工人手一件,其餘都留作職工早餐補貼,本人分文未取。還有一次,下屬一個部門通過私放貸款,得了些好處,便也塞給賈繼英一個紅包。賈繼英問明情況後,對屬下說:『正當國難之際,國家錢財都是百姓血脈,應該為國家仔細打理,豈能亂用?』說著就退回紅包,告訴屬下以後再不要這樣做。隨後,賈繼英還把自己當月工資分給這個部門的職工,並說:『跟著自己乾,讓弟兄們受苦了,時局艱難,拿這些錢去買些家用吧。』當時,那個部門的員工,對賈繼英既慚愧又敬畏,以後再也沒發生私自放貸的情況。太原淪陷後,原來山西同蒲鐵路、太原西北煉鋼廠等處科技人員和山西實業界人纔,相繼逃難來到甘肅。他們紛紛登門向賈繼英求助,賈繼英都竭力幫助,量纔使用,將他們分別介紹到寧夏、青海和甘肅等地的銀行及稅務部門工作,共計安排了200多人。這一時期,好多逃難來的山西同鄉也來到蘭州,他們知道賈繼英在這裡名望很高,也都登門求助。其中不乏送禮塞錢的。對於送禮塞錢的,賈繼英往往要痛斥一番,給來人當頭一棒,並將禮物錢財通通退回,即便沒送禮塞錢來求助的同鄉,他也會冷若冰霜地刻薄一番。然後,賈繼英再私下悄悄了解來人的情況。對真有困難的就根據實際情況,針對纔乾和能力,或給錢資助或為其安排工作。原來,賈繼英對同鄉的嚴峻,一方面是看看來人的反應;另一方面是怕同鄉日後憑借自己的聲望,做出辱沒鄉人臉面的事,可以說是殫精竭慮,考慮周全。在西北時期,賈繼英除為國家鞠躬盡瘁地打理金融外,還一如既往繼續大力支持民族實業。1940年,閻錫珍、王慶祚等籌建甘肅礦業公司,缺乏資金,賈繼英知道後大力支持,給予貸款,並將山西避難的技術人員介紹給他們,使他們解決了資金和技術的難題。後來,靜寧『罐子峽煤礦』的開發和徽縣『煉鐵廠』的投產,他也積極幫助扶持。1941年,賈繼英又支持新建了『窯街水泥廠』,並為寶天鐵路的修建提供了大量原材料。


簡朴的生活,奔忙的工作,殫精竭慮的打理,使賈繼英患上嚴重的腎髒炎疾病,而且久治不愈。1944年,賈繼英因病醫治無效,病故於蘭州,享年69歲。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