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孔子世家百年沈浮

孔子世家百年沈浮















周為筠





最後一代衍聖公、孔子第77代嫡長孫孔德成,於10月28日在臺北病逝,享年89歲。這位孔家當代掌門人的溘然長逝,讓『天下第一家族』人物命運重新進入人們視野。





早在司馬遷《史記》裡,就將孔子列為世家。所謂世家只限世襲王侯,而那時孔子雖獨尊但未封王,司馬遷卻獨具慧眼。後來在孔子的澤被下,孔門後人兩千餘年來真的世襲公爵。在中國歷史上,唯有孔家不受改朝換代影響,形成獨一無二的孔府世家。





因承襲著聖人孔子的高貴血統,孔德成這位曲阜孔子後人出生剛滿百日之後,即被當時的大總統徐世昌頒令襲封為『衍聖公』。『衍聖』之意既是衍續孔聖人的神聖血脈,也是衍續幾千年的儒家文化傳統。





然而,身逢千古未遇之大變,孔德成不幸成為末代衍聖公。加之西學東漸、『孔家店』被打倒,內懮外患、改朝換代,這位時代變局中成長的孔門後裔,也只能跟著先祖的命運而沈浮。在中國近現代百年風雲中,他和其他孔家後人的命運,隨著國家權力及意識形態的興替而流變。





在風雲變幻的新世紀,中國傳統文化微露復興的曙光,儒學重新被國人重視的時候,這位末代衍聖公卻早歸道山,這既是一個時代的結束,是否會是新時代的開始呢?





末代衍聖公的悲歡





1949年,國民黨兵敗大陸後,運走了一大批黃金及文物古董,也帶著當時最著名的一些知識分子。作為傳統儒家文化的推崇者,以承繼儒家道統為己任的蔣介石,當然沒有忘記孔子第77代嫡長孫孔德成。





孔德成是第76代衍聖公孔令貽的遺腹子。1920年2月孔德成出生前,其父孔令貽就在北京暴斃,接著母親王氏也突然病故。當年11月經北洋政府批准,孔德成承襲衍聖公。孔德成9歲就開始支橕起孔府的府務,成為整個孔氏家族的『掌門人』。





早在1948年3月,孔德成在蔣介石的授意下赴美國游學,並向華人傳播儒家文化。當時孔德成還是一個未到而立之年的青年,因為他承襲著孔子的神聖血脈,所以被蔣介石視為『國之重寶』。在渡江作戰前夕,孔德成從美國歸來,此時曲阜孔府已被新政權接收。1949年4月,孔德成決定遠走臺灣。





孔德成跟隨蔣介石政府去臺灣後,名義上他是『大成至聖先師奉祀官』、『國大代表』、臺北故宮博物院終身院長,但實際職務是臺灣大學中文系教授。他於1955年起就在臺大中文系、人類學系兼任教授。在臺大及輔仁大學講授『三禮研究』、『金文研究』及『殷周青銅彞器研究』課程。





1966年11月,孔德成聯合孫科、王雲五、陳立夫等1500人,聯名發起了要求設立『中華文化復興節』的倡議,得到蔣介石的肯定。1967年7月成立『中華文化復興運動推行委員會』,蔣介石親自擔任總會長坐鎮指揮,孔德成出任中華文化復興委員會常務委員、孔孟學會理事長,繼承和發揚先祖之學,全力推動傳統文化復興。在他大力倡導下,臺灣將『孔子誕辰日』定為教師節。每年臺灣都要舉行祭孔活動,孔德成作為奉祀官按先制主持祭奠,可謂德高望重。





然而在臺灣,尊孔與反孔的爭論始終不絕於耳,孔德成的心境也隨之不斷起伏。早年以李敖為代表的西化派主張全盤西化,對儒家文化進行猛烈戟刺。像柏楊等堅定反傳統者,一直不遺餘力地詆毀儒家文化。





有些『臺獨』勢力甚至認為臺灣和大陸是不同文化和種族,鼓吹『臺灣與大陸分離太久,文化習俗不同,已不同於中國人』,孔子那套不適合臺灣。後來李登輝、陳水扁上臺,出現了一波又一波的『去中國』,強硬地要和傳統文化斷奶,對孔家『奉祀官』的存在強烈質疑。這些怎能讓末代衍聖公不懮心呢?





孔德成在臺灣置身政界,1988年任第七任考試院院長,1990年8月續任第八任院長。但他對當官從政不是很擅長,也不喜歡交際宴會。臺灣政壇風風雨雨幾十年,他卻從不摻和惹事,開會時基本是一言不發。可謂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孔德成性格內向,說話辦事慎之又慎,這與他一生坎坷的經歷、沈浮的命運有很大關系。



孔德成自1947年離開曲阜後,再也沒有踏進孔林祭拜先人,不能不說是其一生最大遺憾。1947年5月,解放軍從曲阜撤退後,孔德成由南京回到了闊別8年的故鄉。當時孔府有僕人數百名,僕人大多是祖祖輩輩在孔府當差。聽他回來後,很多傭人說,沒想到又能吃公爺的飯了。孔德成對他們說,你們吃的不是我的飯,我也是為孔府服務的,我只不過是在孔府裡領頭工作。然而,說完這句話後,這座孔府的主人卻再也沒回來。





20世紀末,曲阜當地生產出一種以『孔府』命名,風靡全國的白酒——『孔府家酒』、『孔府宴酒』。曲阜政府代表團到臺灣去拜訪孔德成,盛情邀請他回歸故裡,去家鄉看看新氣象。作為家鄉建設新成就象征,代表團向孔德成獻上了一份厚禮——包裝豪華的『孔府家酒』。孔德成瞥了一眼盒上印的『孔府家酒』幾個字,只淡淡地說了一句:我們孔家沒有這種酒。





『孔府家酒』沒能使得孔德成想家,根據其遺囑,他死後遺體將葬在臺灣的三峽公墓,將成為歷史上第二位沒有葬於孔林的衍聖公。曲阜孔林是孔子家族墓地,前後使用了約二千多年,共計有孔氏子孫墓十餘萬座。如果不是因為歷史原因,不是孔德成內心永遠的傷痛,絕不會選擇讓自己生不回來,客死異鄉後仍做孤魂,誰不想葉落歸根?





風雨一杯酒,江山萬裡心





山東曲阜的孔府世家傳承至77代嫡孫,共有姐弟三人——孔德齊、孔德懋、孔德成。孔德成父母早亡,與兩個姐姐相依為命,姐弟情深意篤。大姐孔德齊因婚姻不幸,過早的去世。孔德成1949年背井離鄉去了臺灣,留在大陸的只有二姐孔德懋,現已年逾九旬的孔德懋定居北京。他們姐弟是生活在孔府深宅中的最後一代族人,卻在上世紀中葉世道巨變中離散,仿佛如樹葉一般,從孔府這棵千年大樹上飄落他鄉。





孔德成在臺灣的生活看似波瀾不驚,而孔德懋在大陸卻先後經歷解放、文革、改革開放等一系列時代變遷。孔德懋和孔家其他人在文革中受到巨大的沖擊,直到粉碎『四人幫』纔獲得平反,她當選為全國政協委員、孔子基金會副會長等職務。她的命運跟隨著祖先大起大落,見證了自己祖先怎麼從一位聖人而變成一錢不值的『孔老二』。





文革期間,在轟轟烈烈的『破四舊』和批孔斗爭中,不分青紅皂白真假是非,全盤否定孔子和儒家學說。直至炸翻中華『第一馬鬣封』——曲阜孔墓,挖盡孔林幾十代墳丘。孔子墳墓被掘開,孔德成之父孔令貽也被開棺曝屍。雖然挖的大多是一座空墳,卻極具象征意義——挖掉了中國文化的根本,斬斷了儒家文化綿延二千多年的傳承。





1989年曲阜開始設立國際孔子文化節,恢復了中斷多少年的祭孔儀式,然而始終未能請回末代衍聖公孔德成回家鄉。中華民族有著慎終追遠的優良傳統,文革的倒行逆施成了孔德成心頭永遠的痛。





孔德成與孔德懋可謂骨肉至親,但他不僅拒絕回家鄉拜祭祖宗,也在很長一段時間不願見這位親姐姐。孔家這對同胞姐弟在經歷40年分離後,直到1990年底,兩人纔在日本首次相會。





孔德懋獲知弟弟孔德成在日本麗澤大學講學,便在日本友人的幫助下,應日本倫理研究所的邀請前往日本,來到孔德成講演的地方,等候在他必須經過的走廊裡。歷經人生波折,姐弟倆終於在異國他鄉見面。片刻的驚訝之後,姐弟倆相顧無言,唯有抱在一起,老淚縱橫失聲痛哭。有誰能夠體會孔門後人的內心悲涼?



1993年,孔德成寫了《風雨一杯酒,江山萬裡心》的條幅,托人寄給了在北京的姐姐。姐姐將弟弟的條幅裝好後,掛在客廳的牆上,每每睹物思人。





1995年,孔德懋參加世界婦女大會,沒等會議結束就隨兩岸文化交流代表團抵達臺灣,與弟弟再次相見。這次孔德成問得最多的是家鄉,他問曲阜老百姓現在是不是還喝苦水,家鄉人是不是還吃煎餅、喝玉米面糊糊。孔德懋告訴他,不能再用老眼光看曲阜了,現在家鄉變化很大,應該回來看看了。孔德成卻沈默相對,只是一杯接一杯的喝酒。自從到臺灣後,他再不喝白酒了,這次卻破例了,醉得一塌糊涂。臨走著孔德成再三叮嚀姐姐,囑咐她回去一定先去孔林裡看看,替他在父母墳前磕頭燒紙。





讓孔家兄妹欣慰的是,歷史終於發生了一個驚人的輪回,被摒棄的儒學和孔子重新被大陸官方和民間重視,曲阜孔府成為重點文物被重新修葺一新,各個大學紛紛開設國學班,各種解讀孔子和《論語》的書籍大行其道,傳播中華文化『孔子學院』在世界各地如雨後春筍出現……





孔德成在臺去世後,大陸親屬都希望他能葬於孔林。世界孔子後裔宗親聯誼總會會長、孔德成的堂弟孔德墉表示,『我們的願望是他能夠落葉歸根,葬在曲阜的祖塋孔林內。這裡一直給他預留著墓地。』





尊孔反孔的偽命題





9月28日,是孔子誕辰2559年紀念日。盛況空前的2008年祭孔大典在曲阜孔廟舉行,來自世界各地的華人華僑代表以及孔子後裔參加了祭孔大典。而就在今年年初,斥資三百億元的中華文化標志城,在一片爭議聲中於曲阜破土動工。世界矚目的奥運會開幕式上,孔子三千弟子高聲朗誦《論語》,向世人展示了中華文明的魅力。





而在海峽那一邊,因臺風到來每年如期舉行的祭孔大典順延至10月5日在臺北孔廟舉行。這次祭典格外隆重,重現『大祀』規模,馬英九親自參加了大典,成為臺灣光復以來首位到孔廟參與祀典的最高領導人。馬英九向孔子塑像上香、行三鞠躬禮,並頒獻匾額『道貫德明』,表達對先賢崇敬之意。





作為國家行為的祭孔的禮制可謂歷史久遠,可以追朔到2500多年的春秋時代。唐宋明清日漸昇格並達帝王規格。從東漢到清末,歷代帝王或身臨,或派員到曲阜和太學祭孔。久而久之,祭孔逐漸成了一種國家禮制行為的『國之大典』。自漢後各地紛紛建孔廟,孔廟普及華夏各縣。每年孔子誕辰,中國大陸、臺灣、香港等地都要在各地孔廟舉行祭孔活動。





孔子的地位自漢代起日益尊崇,從一個沒落貴族的子弟被稱為無冕之王『素王』。孔子個人也被一再追封加謚,由『尼父』、『褒成宣尼公』到『文宣王』、『大成至聖文宣王』,一直到『大成至聖文宣先師』。與先祖地位共同進階的,是嫡傳子孫的位階。



漢高祖十二年,劉邦封孔子9代孫孔騰為『奉祀君』,專主孔子祀事,自此孔子的嫡系長支子孫便有了世襲的爵位,先後有『關內侯』、『褒亭侯』、『崇聖侯』、『文宣公』等多種稱謂,到了宋仁宗至和二年改封孔子第46代孫孔宗願為『衍聖公』,是為衍聖公之始。





民國期間,廢除帝制,但對於孔門後人,南京國民政府一直比較照顧。一生以三民主義信徒自居的蔣介石,也是一個儒家道統的維護者。為了不傷民主共和國體,1935年1月18日,國民政府做出決議,把『衍聖公』的爵位改為『大成至聖先師奉祀官』頭銜,給予特任官的待遇。在蔣介石親自觀禮下,孔德成高規格儀式中宣誓就職。歷經900年,至第77代衍聖公孔德成終告結束。





孔子被歷代統治者尊為聖人,《論語》被樹為萬世經典。正因為孔子這樣的符號本身內涵深厚,不單純是一種哲學或宗教,而是一套全面安排人間秩序的思想體系,其意義在歷史發展中積淀並生長。逐漸孔子被上昇到關乎信仰的位置,所以歷史上一次又一次禮崩樂壞時,反孔與尊孔的拉鋸戰分外激烈。對於孔子的態度也是,要麼是奉之聖人,頂禮膜拜;要麼視為糟粕,打倒在地,踩在腳底。





自西漢伊始,人們就拿孔子自說自話式的自我解讀,後代托聖人言的不絕於書。歷代革命不管真假,都要先打倒孔家店;保守無論新舊,都要齊唱贊美聖人歌。中國歷史上孔子多次遭遇困境。先是墨家、法家的挑戰,繼而魏晉時『越名教而任自然』的反名教斗爭,之後自南北朝始佛教長期支配了中國思想和信仰。晚明時泰州學派公開宣稱『不以孔子之是非為是非』。在外辱內毀的五四之際,喊出的口號卻是『打倒孔家店』。文革期間更是被批得體無完膚,孔子及子孫被從墳墓中拉出『鞭屍』。





直到今天,很多人仍提出孔子之學束縛了中國幾千年,中國社會的低級與落後,近代的沒落與屈辱,孔子應該買單。另些人則把孔子當作中國崛起的精神基礎,要回歸孔子的思想體系。但無論自卑的,還是自大的,都是要拿孔子說事的。事實上不管尊還是反,都是假孔子之名,獲取一己之道德、政治私利而已。孔子只是一把刀,決斗的卻是各懷心思的持刀人。





與孔子一起榮辱與共的,還有孔家的後人。只是短短百年間,末代衍聖公孔德成和他家族的悲喜劇,就折射出各種政治意識形態的變遷。





末代衍聖公孔德成去世後,誰將繼承他的位置?從第75代衍聖公孔祥珂起,孔子的嫡系後裔已是5代單傳。孔德成獨子孔維益現已去世,唯一的孫子孔垂長現已成人,成為『見習奉祀官』。2006年元旦,孔子第80代嫡孫孔佑仁誕生,孔子聖脈依然在延續。然而,民進黨一波接一波的『去中國化』運動,使這一文化家族的命運處於風雨飄搖之中。





如今一貫以中華文化正統自居的國民黨重新執政,為了讓世界各國知道孔子後人在臺灣,必定會考慮繼承奉祀官的設立。當前兩岸關系消長,處於微妙的道統思考,注定會讓孔子嫡系世襲,讓這世界上最悠久的貴族世家的文化奇跡繼續。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