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是舊時對大戶人家閨秀的尊稱。


郭婉瑩——「最後的貴族」


郭婉瑩(網絡圖片)


郭婉瑩(網絡圖片)


郭婉瑩和她的丈夫(網絡圖片)


郭婉瑩一家(網絡圖片)

郭婉瑩,上海永安百貨的大小姐,自幼喝牛奶咖啡說英文,在倫敦生長,回國就讀于基督教會中學、燕京大學。無論是做富商的千金、尊貴的少奶奶,還是「文革」中家裏所有的東西悉數充公、連結婚禮服都不剩下的時候,她永遠不變地講究與優雅。

她穿著旗袍去清洗馬桶,穿著皮鞋站在菜場裏賣鹹蛋。當她獨自從勞改農場回家,聽法院的人來宣讀對她冤屈去世的丈夫的判決書時,她平靜地聽著,不鬧也不號啕,淚水只在心中留。

她晚年時,有外國記者問起她在那些勞改歲月,為何能好好地活下來,她優雅地挺直背:那些勞動,有助於我保持身材的苗條……

她在86歲的時候,與三個年輕女子外出,在一起走了幾分鐘,那三個女子感到,像是三個男子陪一個迷人的美女去餐館,而不是三個女子陪一個老太太。

嚴幼韻——上海滩最后的大小姐

嚴幼韻(網絡圖片)


嚴幼韻(網絡圖片)


嚴幼韻和楊光泩的婚禮照(網絡圖片)


嚴幼韻,第一個將小轎車開進復旦大學校園的校花,嫁給了駐菲律賓馬尼拉領事館的楊總領事。日寇侵華,瘡痍滿目,楊總領事因拒絕為日軍籌集物資,與七名外交官 一起被槍殺在異鄉的稻田裏。

已有三個孩子的嚴大小姐,攜領事館另幾位遇害人員的遺孀、子女,在小島上頑強生存。她賣掉了首飾珠寶,在花園裏種菜,學會了做醬油與肥皂,學會了養雞養鴨……唯一沒有變賣的是鋼琴。晨曦曉露、夕陽西下,她會叮叮咚咚敲響琴鍵。

日本投降後,她攜兒帶女到了紐約,應聘聯合國禮賓司招禮賓官,以流利純正的英語、優雅大方的氣質從幾百人中勝出,工作到65歲退休。

華人想要在美國社會取得成功,必須比土生土長的美國人付出更多汗水。美國歷史上首任華裔州長、祖籍廣東臺山的駱家輝曾這樣闡釋過他的「美國夢」,「我的家族用100年的時間,走完了一英里的路程。」

對於隻身來到美國的嚴幼韻,這不僅意味著作別過去的家族繁華的夢想、優越的生活和顯赫的社會地位,也意味著一切都要從頭做起。嚴幼韻憑藉華人一貫的刻苦精神,不僅在美國立足,也最終實現了個人的成功。

在她百歲生日的派對上,她身著寶藍底、紅玫瑰花的旗袍,與孫子翩翩起舞。主持人曹可凡問:「嚴先生,你穿著高跟鞋累嗎?」她嫣然一笑:「我一輩子穿高跟鞋,習慣了。」

大小姐沉靜內斂、心若明鏡。社會跌宕起伏,塵世間燈紅酒綠,大小姐志若磐堅,胸中千溝萬壑。

當下美女也多,嬌媚可人的、雍容華貴的、風情萬種的,大街上隨便抓一個都是明星樣。可要找一位大小姐,著實不易。

優雅美麗,博學多才,開闊大氣,意志堅韌,這些「大小姐」才真正是女子中的極品。

苦才是人生,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你若盛開,蝴蝶自來。

你若盛開,蝴蝶自來;你若精彩,天自安排。

 

xin_3030608131543062209334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