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照經部的觀點,關於數珠可以從以下六方面加以闡述:材料差別、數目定量、珠線數量、加持與開光之方法、使用方式以及持帶數珠之誓言。

一、數珠之材料

蓮花生大師云:「上等為珍寶,中等為樹果,下等為木頭、土石與藥物。」隨息、增、懷、誅四種事業的不同,改採用的材料也有所不同。譬如:息業部用水晶、貝殼、青金石、海螺等等;增業部用金、銀、象骨等等;懷業部用銅、珊瑚以及紅檀香等等;誅業部則採用夏(刺樹果)、龍堂(油患子)以及人骨等為佳。

不僅四種事業各自所用數珠的材料不同,包括其顏色,也是千差萬別的。《紅大威德續》等續部中宣說道:「息業為白色,增業為黃色,懷業常用紅,黑色為極誅。」所以,應當毫不錯亂地使用。

然而,菩提子卻不必觀待顏色之差別,而可修一切事業法。關於這一點,在經續中有眾多出處。《金剛空行續》云:「息增懷誅業,菩提子普作。」《金剛頂續》中也云:「復諸殊勝者,持命菩提子。」以菩提子(為數珠的唸誦功德)倍數,也比其他數珠殊勝。前譯續部云:「鐵為珠兩倍,如是銅四倍,夏兩千萬,珍珠為八倍,寶石為千倍,銀為十萬倍,蓮子八千萬,菩提子無數。」

此處所說的菩提子,為菩提樹之果實。但卻不一定只是類似於金剛座的菩提樹果那樣的果實。譬如,過去七佛的菩提樹都是各不相同的,有些上師說,包括那伽樹也在此列。所以,所謂菩提子,包含了所有菩提樹類樹木(的果實)。

喬美仁波切曾說過:「往昔讓雄瓦尊者在世時,一次念珠(因線斷)而灑落於地,其中有些珠子因此而丟失不見了。當時恰好有一老婦在場,(尊者於是委託老婦)妥為關照,並授記道,這些灑落於地的珠粒,於不久之後,將長出樹木果實。這類菩提樹,世世代代將由老婦人的子孫後代管屬。此樹也屬於菩提樹家族。」與此相似的,在降域等地長出的菩提子,也是世人所說的菩提子。

還有,所謂不如法的數珠,就是指從違越誓言者、持邪見者、造作無間罪者、劊子手(屠夫)、骨肉相殘者、盜賊等人手中得來,以及自己從別人手中搶奪而來的、他人丟失的、取自於佛像裝飾品的、被火燒焦、(珠子)類別不同、形狀大小不一、破損等情形的數珠。總而言之,凡是與瑜伽士意願不合的數珠,都不應該持帶。蓮花生大師云:「以獸角與骨頭為數珠者,其加持與妙力不生(但頭蓋骨之類的念珠則為例外)。」因此,這類數珠也屬於不如法持帶數珠的範疇。




二、數珠之數量



《桑布扎續》與《金剛空行續》等續部中云:「息業為一百,增業為一百零八,懷業為五十,誅業則為六十顆。」在通常情況下,以一百零八顆為宜。




三、穿連方式

《文殊根本續》云:「污垢清澈之,淨河水洗珠,隨後而取出,以牛淨物洗,塗抹清淨香,搓洗淨後念。」首先用淨水如法洗淨數珠材料,並塗抹牛淨物與妙香,然後各自依四種事業而合理用線,且需一邊吟唱吽歌,一邊穿珠線。

四種事業如理用線的方式為:息業用童男童女洗淨的絲線,顏色為白色,口朝東方而捻;增業則用黃線,口朝南方而捻;懷業用紅色線,口朝西方而捻;誅業既可以採用屍陀林的屍體頭髮與狗毛混合,也可以採用馬、水牛、烏鴉等等的毛,口朝北方而捻。還有,隨各自事業的不同,所用珠線的根數也有多少之差別:息業用三股線絞和,增業用四股線絞和,懷業用兩股線絞和,誅業用九股線絞和等等。有些阿阇黎主張,如果無法實施,則用線與所修主尊數量相同也可。

《集上師密意續》云:無論如何,都應當根據珠孔大小用線。應當避免過粗與過細、過長與過短、粗細不均勻等情況。如果過粗,則會使修行招致違緣;如果過細,則無力成辦事業;過長會耽誤獲得悉地;過短又會妨害壽命;斷後重接、有結與粗細不均等情況,則會導致損失等禍害。



遠離以上過失的如法珠線則不同於普通珠線,為殊勝緣起物,所以應當倍加珍惜,這一點至關重要。如果珠線斷開,則應不過夜接好。穿數珠需記住先穿上面的母珠,(至於母珠的層數),新派為兩層而舊派為三層。正如自宗《集密意續》所云:「種種事業之數珠,母珠印證身語意。」母珠的三層,可以依次表示身語意之三金剛及三根本。上層為藍色,中間為紅色,下層為白色。四種不同事業的母珠,其形狀、顏色與種類也各不相同。蓮花生大師云:「如此之母珠,息業白而圓;增業黃疙瘩,猶如暫效形;懷業為紅色,形如半邊月,體性為修長;誅業為黑色,三角或碟形,角邊網狀紋,極粗糙尖銳。」




四、加持與開光之方法

各種事業之如法數珠需要經過加持與開光。首先宣講加持之方法,喬美仁波切在《自觀生次釋難》中云:自己明觀本尊,左手五指觀想為五瓣蓮花,中央月輪之上有一「阿」字被十六元音字母左旋而繞;右手五指尖觀想為五股金剛,中央有一「吽」字被三十五個輔音字母(右旋)而繞。將數珠放在自己前面,念頌馬頭金剛心咒驅魔,念頌「索巴瓦」咒以行清淨。觀想珠線為「吽」,各個珠粒為阿樂嘎樂(元音字母),母珠為「嗡阿吽」。以蓮花繞印拿起並掬住數珠,雙手為金剛蓮花雙運,以菩提形式發光並融入數珠中。觀想珠線為(四方佛父佛母與主尊)九本尊顯現為九種光道的形式,珠粒為諸善逝出有壞不斷唱頌吽歌並繞塔(母珠)。念元音輔音字母三遍及根本咒「嗡熱哲瑪納、扎瓦達耶吽啪的」一百遍或二十八遍。《增上珍寶無量殿陀羅尼經》云:「若於數珠念頌此咒七遍以行加持而後持咒,彼功德等同念頌一切如來密咒,其量為百千萬俱胝。」如此觀想諸善逝心間發出無量阿樂嘎樂光芒融入數珠(每一珠粒為一尊如來),然後化光變為數珠,並念「耶達瑪」緣起咒一遍以行開光。



在《集密意疏》中也宣說了開光的方法:觀想左手掌內數珠如蛇般盤旋於中央,母珠豎立。開始念頌並觀想右手掌心日墊上有一「吽」字,左手掌心月墊上有一「阿」字,然後自己明觀本尊,以「索巴瓦」咒淨除執數珠為平庸的分別妄念。空性之中蓮花日月上,剎那圓觀母珠為本尊,諸珠粒為眷眾而圍繞。從於三處三種子字中,發光迎請如自智慧尊,匝吽旺吙無二而融入,金剛七法之中任運成,善逝菩薩以及諸眷眾,本來顯現數珠之體性,於本如是之法生定解,方便智慧手指合起來,念心咒獲世出世悉地,無礙成辦一切諸威力。在此念頌根本心咒之後,便將緣起咒與「阿德嘎德」咒結合起來念頌加持花朵並拋灑。觀想所修諸本尊之種子字,與彼等事業相應之顏色(發光)如雨般從虛空中降落並融入數珠。念頌「嗡熱哲扎馬達那也、納瑪納達、扎那得瓦阿波肯扎吽所哈」一百零八遍並頌吉祥偈。之後正式成辦事業時,先念三字咒一百零八遍,之後念頌緣起咒與「阿德嘎德」咒、二十一遍數珠加持咒即可持誦任何咒語。

若要略念,即可念頌「那美薩瓦布達囊、哈真達布達熱布納、達亞他、嗡哥熱哥熱、薩瓦阿他那色達雅、薩瓦第張布莫達納、嘎嘎納瓦瑪畢、布學達雅所哈。」《文殊根本續》云:此咒可加持一切數珠。

以上述方法加持開光的數珠,無論用來念頌任何咒語,均可增長十萬倍的功德,反覆加持開光非常重要。




五、念珠的使用方式

四種事業各自所用數珠之處有不同差別:息業於心間,增業於臍間,懷業於密處,誅業於跏趺交叉處之膝蓋上計數,混雜事業念頌咒語的數珠位置隨意即可。

雖然在《金剛頂續》等中,按照瑜伽續部的觀點,宣說了正式使用的方法為:左手結各本尊之手印,右手計數。另外,父續部用右手與母續部用左手的觀點也有充分的依據。但是,自宗若干伏藏品中卻云:「一切用左手,右手不使用。」也就是說,不用右手而僅用左手,當然,平時使用左手的方式也非常方便。念回遮咒與降伏咒等時,用右手拿數珠而不用左手的說法是特殊例外。

與各種事業相配的手指(指念頌時念珠所放置的手指)分別為:息業用食指,增業用中指,懷業用無名指,誅業則用小指。不僅蓮花生大師這樣說過,在《金剛空行續》與《紅大威德續》等中也有這樣的說法。雖然平時很難堅持做到用與事業相宜的手指進行計數,但因為有殊勝緣起的關要,所以,在加持數珠後,無論念頌任何咒語的開始,都一定要按照以上所說行持,然後再放在四指(這裡指食指)之上進行念頌,這樣不但可以與四種事業相合,而且也十分方便。

下面再稍微進一步介紹數珠的撥法:悉增懷業各自用與己相符之手指,每一顆珠粒往內撥;遮、殺、斷三種事業,每一顆珠粒往外撥。

在往內撥時,《威猛調伏霹靂輪續》云:「各種數珠串聯之珠線,拇指匝字放射鐵鉤光,勾招本尊集於臍心間。」也即拇指匝字放射出如鐵鉤狀之光芒勾招悉地。另外,在往外撥時,拇指明觀為燃燒的利刃,以金色斧頭狀之光芒斬斷諸惡劣怨魔之頭,並觀想任運成就誅業。無論外撥或內撥,都不得越過母珠,而須回轉再念。




六、持帶數珠之誓言

持帶數珠之誓言分根本誓言與支分誓言兩種。

根本誓言為:必須形影不離般地隨身攜帶一串具相數珠;

支分誓言有很多,歸納而言即為:決不持帶尚未開光過的數珠;不離開體溫;不展示與別人;不讓誓言不同的人以及毀壞誓言的具晦之人觸摸;除了念頌之時,非時不用,不可用於統計人數等等;不可接觸地面,不可隨意放置;倘若自己所持的念珠有破損等缺陷,可給予其他金剛兄妹,或者放於火爐中供養智慧本尊,或者供養水神,自己不可持帶。

如此瞭解取捨處,並如理如法地持帶,則可速疾成辦一切所欲事業,自心恆時能隨念三根本護法及金剛兄妹,永不違越誓言,以金剛妙線於法性密意中相結合,最終於同一壇城本性中獲得圓滿佛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