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室友前女友 要我認種

             
           
             
更多專欄文章        

那天在婚宴場合遇到熟人,快10年沒見面了,她是大學室友的前女友。她帶著約3歲孩子同來,從以前她就喜歡亂開玩笑,學生時代就深深覺得她是個棘手人物,是我很不會應付的類型。見我獨自赴宴,她不知是開心還是太久沒見,聊沒三句就開起我的玩笑:「你不覺得這孩子長得有點像你嗎?3年前你怎麼丟下我,就人間蒸發了?」我睜大了雙眼,承受著同桌不知內情的側目,吊嘎快被冷汗給濕透了。「你說的是某甲(大學室友)吧?我們都快10年沒見了,怎會蹦出個3歲小孩,別挖洞給我跳啊!」她哈哈哈的乾笑,出手推了我一下,轉到別的話題去。

這一見面就發難,不禁讓我想起當年,確實差一點就當上了大學室友的「表弟」。我和室友一起認識她,她是個非常活潑外向,很好親近的女孩兒;我們都對她頗有好感,但我當時已有女友,於是沒多久,室友便成為她的男友。但他們實在不是很合,她脾氣很硬,室友很大男人。直到他們分手前,幾乎天天在吵架,我常要居中調解。那年的端午節,室友覺得她很煩人,所以沒跟她說一句,就逕自坐車回家去了。結果就苦了沒回家、留在租屋處的我,當天中午她殺到,見不到室友,電話又轉語音信箱,一座火山已到達爆發臨界點! 
一肚子火的她,也不好對我發作,卻開始哭哭啼啼的罵起室友來給我聽;我實在拿這類型的女生很沒輒,只能應付著安撫她,接著,她竟然要我陪她喝酒解悶。我心中暗覺不妙,又拗不過,只能硬著頭皮「陪酒」。結果她果然趁亂告白,說她當初同時認識我們兩個,其實比較喜歡我之類的甜言蜜語。雖然知道這是酒話,心裡還是暗爽,但更多的是被她搞得手足無措。 
       

意亂情迷 衣物盡褪

在那樣的氛圍下,一個是忙著作業,兩星期沒見女友的正常男大生;一個是至少吵了一整個月,沒跟男友親熱的妙齡女子,大量黃湯下肚,女方狂索吻,酒酣耳熱間,都不是善男信女,還能幹出什麼好事。一陣意亂情迷中,兩人已順應情慾,糾纏著上了室友的床,轉瞬已把身上衣物盡褪,扔滿床沿。眼看就要成其好事,手機響了……
「嘿!我在樓下,有沒嚇一跳!」女友耐不住兩周未見的寂寞,坐車來找我;我嚇得心臟都快停了,還好沒縮陽倒陽之類的,心想:這是在演電視劇嗎?我整個清醒過來,以最快速度穿好衣物,告訴她我女友來了,為她蓋上被子,把她留在室友房裡。
手忙腳亂的我,順勢藉著酒意把這點燃的「火」,交給專程前來「勞軍」的女友處理。只是女友不解的問:「你怎麼這麼邋遢,都不穿內褲?」我這才想起,慌忙中我把內褲留在室友房裡……害我差點真的倒陽給女友看。幸好當時,室友女友睡著了,醒來只記得親嘴的事;之後我遇見她,便會自動繞道。(至於那內褲,也找機會拿回來了,唯一覺得奇怪的人,是負責滅火的女友。)
好險,不久室友跟女友分手了,就再沒遇見她,而這件戲劇化又尷尬的事,便被我收進回憶中了。
TONY╱嘉義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40625/35914989/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