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從小養 怨變心討恩情

             
           
             
更多專欄文章        

素人作家 牧昕 
47歲,台南人。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碩士。待過私立大學,現從事創作。故事的來源,一些是我本人的親身經歷,其他是朋友親自告訴我的。
           

我的閨密陶鈴父親早逝,國中時代有個體育老師廖老師把她視如己出,供給她生活費學費,還打一條厚重金鍊讓她戴在脖子,以備哪天臨時有不時之需,可以變賣應急。廖老師有個兒子,他私心希望陶鈴是他兒媳。陶鈴年輕青春時,有一段時間和廖老師的兒子訂婚同居。不過人各有命,陶鈴最終並沒有和廖老師的兒子成其好事,而是變心,自己嫁了個電子新貴。夫家經濟優渥,有傭人伺候。

廖老師在陶鈴婚禮時有來,知道陶鈴婚後是個少奶奶。有一段時候,陶鈴接到廖老師的電話,跟她討人情或金錢。廖老師說:「從國中到專科,我都資助妳,在妳身上花不少。本來冀望妳是我兒媳,但最終希望落空。現在妳應該回饋,否則我把妳曾經和我兒子訂婚又退婚的事,全部告訴妳公婆,應該還會有更多妳想不到的爆料。」陶鈴聽了慌張心亂,本來心裡有深藏的成長往事,這下子被逼急,只好硬著頭皮跟先生吐露傾訴。她娓娓道來她父親早逝,母親在她讀書過程冷落她。她對廖老師兒子虛與委蛇,賺取生活費。 
說到底當時的確使用了廖老師一筆錢,現在對方要討,就看自己的能力與心意。 
但是心裡的不安與日俱增,陶鈴知道這不止是索討,並且是勒索。若沒處理好,日後養虎為患,遺患無窮。因為據說廖老師簽賭,需要的金額龐大。陶鈴跟我描述這件事時,我問她:「妳覺得是廖老師跟妳索討以前的生活費,還是妳自己的媽媽在勒索妳?」陶鈴大概沉默3分鐘,她承認自己的媽媽,很久以前就和廖老師牽上線,成為廖老師的小三。廖老師自稱太太有精神病,說自己和太太關係名存實亡,已經疏離。 
她的媽媽現在與廖老師一起生活,慫恿廖老師,陶鈴現在嫁給有錢人家,可以從她身上摳出一些油水,也一起設計這場勒索。 
陶鈴購買錄音筆,打算下次來電話,就錄音下勒索經過,作為以後報案依據。 
然後她在我面前崩潰似的,哭得梨花帶淚,她說媽媽依職對於養育她這件事,心不甘情不願。若是不願意養育她,何不從小就把她送養?世間不是所有媽媽都慈愛的。她有時看電視報導歌頌母愛真偉大,都感懷身世,哭倒在露濕台階。人與人的際遇,相差何止千里萬里? 
所幸陶鈴的先生支持她,理解她有千瘡百孔的過去,是被環境所迫,不是心地不善良。願意原諒她的過去接納她。 
       

獅子大開口 要200萬

勒索二人組都是由廖老師出面洽談。廖老師獅子大開口,想要200萬,陶鈴經過先生授意,願意出60萬,並要對方立下切結書。拿到這筆錢,就把往日舊帳一筆勾銷。從今往後若是再有胡作非為的舉動,報警殺無赦。
我跟她說,切結書要簽好,聲明償還往日舊帳,因為聽起來廖老師有在簽賭,賭博的人需索無度。陶鈴現在在他們眼中,是一隻大肥羊。
後來相約在台南取款,陶鈴和先生付60萬,並請對方簽下切結書。保證再無下次。
陶鈴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低潮。先生不准她與她媽媽再有干係,她現在不論過年或母親節都不必再拿錢回去。親情自此斷線。據說廖老師勒索的錢到手後,和陶鈴媽媽五五拆帳,一人30萬。
我問陶鈴還知道她媽媽的後續嗎?她說,廖老師跟老婆離婚後,並沒有娶媽媽為妻,而是去大陸娶了一個中國女子,年輕貌美,來照顧自己。畢竟廖老師已經年老體衰,陶鈴的媽媽只小廖老師4歲,他嫌棄她貌老色衰。
所以陶鈴的媽媽也晚景淒涼。失去情夫,又失去女兒的心。
對陶鈴來說,她失落的很多。以前她以為自己和廖老師有奇妙的緣份,緣份不思議。所以在成長過程中,有人資助她,替代慈父的角色。現在她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都要付出代價。
當然陶鈴失去最痛的,是媽媽的親情。雖然每個人都是人生父母養,可是親情有時並非伴隨天生而來。也並非無條件可以取得。
每一年過年過節,陶鈴思及這件傷痛的勒索案,加上每個人都返鄉與自己家人相聚團圓,歌頌親情之美,心裡不免有著許多感傷。對她而言,媽媽雖然猶在人世,也好似不在了。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40923/36100570/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