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門:“我真倒霉,一天到晚都要被人踩。”
離合應和說:“對,對,就是,就是,我也一樣。”
方向盤:“靠,你們以為我爽啊,整天被人摸,同時還被人擰,弄得我現在還頭暈呢。”
車輪:“你們那些算什么?車走的時候,我得滾,不走的時候,還得被你們這幫孫子壓!”
座子:“得了吧,我才尿(sui)呢!司機放個屁,全他媽的讓我聞了,我找誰去!”
鑰匙孔:“兄弟們,別說了,鑰匙那孫子,每天插了我,轉半圈就不動了,還他媽整天挺得挺硬,我才叫難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