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歲的英國婦女艾倫‧布朗生了三個孩子,不過只有一個才是她名正言順的女兒,另一對龍鳳胎則是她為母親和繼父代孕所生,所以從法律上來說,這對龍鳳胎兒女又是她的弟弟和妹妹。                                        

這一家關係有點複雜

  家住英國西倫敦的艾倫為自己的母親詹妮和繼父托尼代孕了一對龍鳳胎——埃裡克斯和露絲,再加上自己的女兒曼迪,這一家的關係顯得有點複雜。
  

  對於埃裡克斯和露絲來說,艾倫既是他們的生母,又是他們在法律上的姐姐,與此同時,詹妮和托尼既是他們的外祖父母,又是他們的父母。而曼迪既是他們的姐姐,又是他們的外甥女。


  不過,這一家在接受英國《每日郵報》採訪時都堅持,他們並不為家庭成員關係問題所困擾,一家人關係緊密,相處愉快,是一個正常的家庭。
  

  65歲的詹妮是一名售貨員和收銀員,現在已經退休。「小時候,雙胞胎叫我和托尼『媽媽』、『爸爸』,而管艾倫叫『肚媽媽』。現在,他們直呼艾倫名字,對於他們來說,她是他們的第二個母親。」

  

  「我們從一開始就告訴他們實情,生龍鳳胎時候,曼迪5歲,她知道我肚子裡懷的是外公外婆的孩子,孩子生下之後,他們會和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艾倫如此表示。
  

  埃裡克斯則說,在學校,大家總是把他的家庭作為話題,問個不停,「但是這些都只是標籤而已,我們是一個正常的家庭。」

女兒主動表示願意代孕

  那麼,這一切究竟是怎麼發生的?這還要從詹妮和托尼相識相愛說起。
  

  1992年,31歲的托尼與當時已42歲的詹妮通過工作相識相戀。不過,在當時,兩人並沒有想到結婚的事,更沒想過要孩子。詹妮當時與前夫已經育有一兒一女了。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進,托尼與詹妮越來越覺得對方就是自己想要共度餘生的人。於是,在1999年,兩人決定結婚。
  

  事實上,首先提到孩子問題的是艾倫。舉行婚禮的那天早上,一家人在印度餐廳用餐,艾倫問母親詹妮和繼父托尼:「那孩子怎麼說?既然你們結婚了,是否要孩子呢?」
  

  這個問題在詹妮和托尼心中激起了波瀾,兩人對孩子的渴望也一發不可收拾。後來,詹妮告訴艾倫,她考慮尋求代孕。
  

  聽到母親這麼一說,艾倫馬上回應道:「不要找陌生人代孕,如果你們想要孩子,就讓我來給你們代孕吧。」艾倫事後回憶稱:「那時我正處於很好的生育年齡,對我來說,一切顯得很自然。」那時,艾倫32歲,是一位單身母親。
  

  倒是詹妮有點震驚。「我被艾倫毫不猶豫的態度震驚了,但是她一直很堅強,也很無私,看看她一個人把女兒帶得多好就知道了。」

診所起初並不願受理

  2000年10月,他們開始聯繫倫敦的婦科生育中心,並在隨後進行了代孕所需要的一系列生理和心理的評定測試。
  

  最開始,詹妮希望用自己的卵子,不過因為動過子宮手術,詹妮的卵子並不能用,於是一家人最終決定用艾倫的卵子。
  

  但事情進展得並不順利。診所不願意受理他們的代孕請求。考慮到曼迪當時還小以及艾倫在代孕後的複雜身份,診所工作人員只同意一種代孕情況,即卵子不是艾倫的,只能是其他捐贈者捐贈的。
  

  但是,詹妮一家卻堅持用艾倫的卵子。「最好是我自己的卵子,如果不行,那就用艾倫的。對於用一個不知道其家庭歷史背景的陌生人的卵子,我感覺不舒服。」
  

  最後,通過三人堅持不懈的持續申請,代孕請求終於獲得批准。2001年,他們嘗試宮腔內人工授精(IUI),即直接把托尼的精子輸入艾倫的子宮。不過,兩次都失敗了,之後,他們開始嘗試試管嬰兒技術。
  

  12月,艾倫發現自己懷孕了。在艾倫懷孕時,詹妮和托尼則負責照顧曼迪,並為艾倫打理家務。
  

  2002年5月初,艾倫順利生下一對龍鳳胎。露絲是先出來的,40分鐘後,埃裡克斯也出生了。
  

  生產時,詹妮和托尼就陪同在旁,孩子生下後,艾倫讓醫生把孩子先遞給詹妮和托尼抱,之後才把孩子抱到懷中。
  

  同一週,領養程序完成。當然,出門時,陌生人很自然地認為詹妮帶的是孫輩。「當有人問:『哦,今天你做奶奶的來負責嗎?』我會告訴他:「不,我是他們的媽媽。』」詹妮說。

外界有的理解有的批評

  目前,艾倫和曼迪生活在一起,而詹妮、托尼以及龍鳳胎生活在一起。不過,兩家都在西倫敦,距離很近,只要10分鐘就可以到對方的家,兩家也經常走動。
  

  托尼表示,親友們對他們的做法表示理解,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和詹妮多想要屬於他們的孩子,而艾倫又那麼願意提供幫助。
  

  「的確,在社交網站上有人稱我們為怪人,並責問我們為什麼要這麼做,但大部分人還是理解我們的做法。」托尼說。
  

  就在上月,《每日郵報》還報導了另一個離奇的家庭:一位母親通過試管嬰兒技術,為自己的同性戀兒子生下了一個孩子。
  

  這些報導都引發了爭論,有一些批評的聲音指出,這樣的做法不符合倫理,並對代孕和生育法律的健全提出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