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圖)

澳大利亞醫生在一名男子死後48小時取精,經過試管授精,成功誕下一名健康的寶寶。而此前的世界紀錄是30小時。

這一成功經驗將改變醫生對人死後精子使用的固有看法,並將激勵其他臨床醫生進行嘗試。而此前,醫生們通常會認為沒有機會能夠成功。

試管授精專家、澳大利亞國立大學醫學院副教授史提夫·羅布森將在下週舉行的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皇家婦產科學院國際會議上報告這一極為特殊的病例。

《先驅者晨報》引述羅布森的話說:“從我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愛的故事,一個有大愛和勇氣的女人的故事。”

這名女子在丈夫因摩托車事故遇難後,為了合法地得到亡夫的精子,花了兩天時間才獲澳大利亞最高法院的批准。但所有的醫療程序只能在堪培拉進行,因為女子所在地阿德萊德市進行這樣的療程依然是非法的。

在南澳大利亞,法律規定精子只能在人死亡前採集,如人死後要使用精子,必須有夫婦雙方打算要孩子的書面證明。

醫生曾擔心死後48小時採集精子的DNA可能已受損。而事實上,這個擔心是多餘的,首次授精即獲成功。而現在,該女子已經有了一個與亡夫共同所生的1歲的健康孩子。

婦科專家特雷莫倫開始時並不願意介入這一病例,一方面是覺得在浪費時間,另一方面是覺得所做的事情或許是不正確的。但在阿德萊德市許多醫生都婉拒這名女子後,特雷莫倫終於改變主意。

這一病例引起了澳大利亞國內不少保守人士的質疑。

特雷莫倫說,現實情況是絕大多數的年輕人不認為他們會死,所以不會事先留下讓妻子使用自己精子的同意書。

特雷莫倫說:“如果自己可以照顧孩子,並獲得家人的支持,我真不認為社會或法律應該說三道四。”

特雷莫倫得出的結論是:“如果母親和孩子是幸福健康的,那麼,其他人的意見並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