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二奶撈錢 最後一場空

             
           
             
更多專欄文章        

看著老婆在廚房做菜的背影,回台灣已經一周了,因為拿回扣被辭退,錢又被小寧捲款,該如何開口?
欽哥,原本是台灣廠經理,隨著產業西移,公司到大陸設廠,老一輩管理階層不願離鄉背井,年近40的欽哥自告奮勇,從初期踩點探勘到後期規劃管理,瑣事如麻,仍課責盡職奔波斡旋。

大陸廠房開辦後,欽哥高升廠長,大陸廠辦的決策權,幾乎都掌握於他手裡。事業心重的欽嫂是金融業高層,沒有子嗣的夫妻分隔兩地;隻身在大陸的欽哥,籌辦廠房時期,喜歡到K房、桑拿找樂子,小姐如貨品別上編號任君挑選,剛開始新鮮有趣,時日一久,厭倦了風尖浪口的刺激,想要個風平浪靜的穩定。更何況貴為廠長後,不便到聲色場所尋花問柳,避免跟廠內下屬義結金蘭,成為「表兄弟」,於是他包養一試成主顧的小寧當二奶。異地他鄉瑣事繁多,有個在地人當幫手方便多了,欽哥替小寧在公司安插廠長特助一職,兼責收受廠商賄款回扣。 
「我掏心掏肺地對她好,我相信她不可能會背叛我的。」欽哥心想。 
春酒活動,公司徵求同仁創意表演,表演慾強的小寧,揪了幾位廠內年紀相近的女工,上台勁歌熱舞,吃這行飯的她,舉手投足多了一份勾人的狐魅,吸引了老闆目光。跟欽哥結怨的主管,趁機跟老闆揭發台上就是欽哥二奶的醜事,老闆震驚,立即將小寧解職。不方便多說什麼的欽哥,只好請麻吉副廠長阿凱出面緩頰,但還是無濟於事。 
       

冷落妻子 心生愧疚

事後老闆嚴格要求幹部一律住在公司提供的住宿,欽哥搬離跟小寧共租的公寓,從天天見面到變為周末見面,旺季周末加班頻繁,見面的機會更少了。「這些年的感情深厚,我相信小寧能諒解我的不便!」欽哥自信。萬萬沒料到,多疑多妒的小寧,在見不到面,又受人挑撥之下,說反就反,竟然揭發他收受回扣的醜聞,並捲款消失,害欽哥被老闆免職,中年失業,前途茫茫。 
嫻良淑德的妻子不顧上班的疲累,每次欽哥回台,都堅持自己下廚。欽哥慚愧,想起這些年在大陸打拼,一度還曾經不想回家來。 
「不是說今天回大陸嗎?」做菜的妻子,關心地問著。 
「老闆體諒我辛苦,要我多休息幾天陪陪妳。」罪惡感猛然襲上心頭,這些年迷戀小寧,冷落了為家庭犧牲奉獻,未曾語出抱怨的妻子,欽哥暗自責備:「我怎麼這麼笨,辜負任勞任怨的老婆,剩下的時間,我要好好彌補這個真心愛我的女人。」 
掛在椅背上妻子的包包裡,螢幕亮起,手機怎麼關無聲?欽哥好奇拿起手機,看了螢幕,一個名叫Wayne的朋友,在LINE上傳來訊息:妳老公今天回大陸了吧?明天一起去泡溫泉。 
看著LINE上,這個名叫Wayne的陌生男子的大頭照,螢幕往上一滑,一條條露骨的對話。欽哥頹然地癱坐在椅子上,失去的,不單單是事業,還包括家庭。 
李歐╱台中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41029/36173662/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