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30年的苦戀,17年的相守,對他來說太短太短。所以,儘管只剩最後一口氣,他仍硬撐著,與她相約來生再相戀、長廝守。

滿頭銀髮的陳麗今年83歲,老伴張偉5年前去世,但她至今難以釋懷,她說:

「世間再難找這樣一個男子,這麼深情。」


   

當年,張偉27歲,風華正茂。陳麗31歲,6個孩子的媽。當時,陳麗的婚姻並不幸福,但她樂觀地面對生活。「吃苦耐勞,任勞任怨,通情達理,不會囉嗦。」陳麗的人品,深深地觸動了同事張偉的心弦。張偉認定,陳麗就是他尋找多年的另一半。

從此,他一直等著她,守護著她,直到56歲才與她結成連理。結婚時雖已暮年,但兩人同心創業,攜手闖出一片天地。

17年後,73歲的張偉病逝。臨終前,他拉著陳麗的手,深情地說:

「如果有來生,你千萬千萬要等我,十生八世都要等我……」

一座特別的墓碑風吹不著雨打不壞的合影

昨日,春光明媚,陳麗拄著枴杖,站在皇蹟山陵園老伴張偉的墓前,凝視著墓碑上的照片,內心深處翻騰著無盡的思念。孩子們在一旁默默地祭掃,誰也沒有說話。


   

整座陵園裡,也許找不出第二座這樣的墓碑了:在陳麗和張偉的名字上各有一張兩人的合影,照片不是貼上去的,是陳麗在張偉去世後,特意拿著膠捲到德化洗出照片,再嵌進陶瓷,這樣任憑風吹雨打,永不損毀。

陳麗說,墓地是他們結婚後不久就建好的。當時,張偉對她說:「如果我先走,你就把我的骨灰撒向大海、溪流,只要你看不見,不難過就好。如果你先走,我會和孩子們商量,把你的骨灰放在我的床頭,讓你永遠陪著我。」

聽完這話,陳麗便下定決心,一定要買塊兩人的墓地,「兩個人生生死死在一起」。


   


張偉走後,陳麗將5張兩人的合影放大裝裱,掛在臥室的牆上。她說:「生,他守著我;死,我守著他的魂。」

27歲的他戀上6個孩子的媽她就是他要找的人

在陳麗的眼裡,張偉「太傻,太痴,太不值」,但又「太聰明,別人有左右2個腦,他有3個」。

1963年,31歲的陳麗在市區群眾戲院當售票員。同年,27歲的張偉從美術學校畢業後被分配到這裡。兩人素昧平生。

生育了6個孩子的陳麗,身體一直不好,常常嘔吐。為了生活,她常把戲院裡大人破舊的衣服拿回家改成小孩的衣服,讓孩子們禦寒。當時,她與丈夫的感情已近冰點。丈夫脾氣不好,對她漠不關心,喝完酒後還會打她,兩人處於分居狀態。

這一切,張偉看在眼裡,心生憐愛。在工作中相識相知後,他認定,吃苦耐勞、任勞任怨、通情達理、不會囉嗦的她,就是他要找的另一半。

每 天早上8點、下午2點,張偉準時到陳麗家樓下陪她一起上班。張偉在戲院的樓頂上養鴿子,給鴿子餵魚肝油、洋參水等,讓鴿子長得快點,營養豐富點,好給陳麗 補身子。他還到農村買土鱉燉湯給陳麗喝。不管天多冷,他把陳麗送到家後,總會蹲在樓下,邊抽菸邊看著陳麗家窗戶透出來的燈光,直到陳麗熄燈了才走。

這樣的追求一直堅持了30年。


   

暮年攜手創業60歲時她嫁給他

「我不敢答應他,他條件那麼好,一個未婚的小夥子,我年紀比他大,還帶著6個孩子,我不能拖累他。」陳麗說,當時張偉很受歡迎,他在戲院門口畫海報,很多姑娘喜歡她,家裡也給他介紹了很多女孩子,但他都拒絕了。

6個孩子中5個是男孩,都到了結婚的年齡,家裡連一間給孩子結婚用的房子都沒有,陳麗很著急。她前往東北,在那跑了3年業務,攢夠了1萬元才回泉州,並決定辦一家織袋廠。

張偉得知她要辦廠,全力幫助她。「那時候非常辛苦,他負責管理工廠,我負責拉業務。」陳麗說,兩人攜手創業,不到一年,工廠便開始盈利。

生意穩定了,張偉的好日子也來了,陳麗終於同意與他登記結婚。登記前,她說:「和你結婚可以,但你必須戒菸。」張偉立馬拿下嘴裡叼著的煙,扔在地上,踩上一腳,堅決地說:「一定戒。」

「此後17年裡,他再也沒有抽過一口煙。」陳麗說。

1992年,兩人終於登記結婚。那年,陳麗60歲,張偉56歲。

婚後相守17年約定來生再相戀

婚後兩人生活很和諧,很幸福。陳麗說如果不是張偉的精心呵護,她活不到現在。張偉的姐姐卻說,如果不是陳麗的悉心照顧,張偉也活不到73歲。

臨終前,張偉拉著陳麗的手,深情地說:「如果有來生,你千萬千萬要等我,十生八世都要等我。」

陳麗最小的兒子曾先生說:「張偉叔叔確實很愛我母親,去世後,他的財產全部留給我母親。」

 

  本篇文章摘取自網路,如有不適當或對文章出處有疑慮,請來信與我們告知,我們將會在最短時間進行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