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台灣孩子,同時接到耶魯大學和深泉學院的知會,這個孩子把耶魯大學給拒了,選擇了深泉學院(Deep Springs)。這是一個怎樣的大學呢?

這是一所建在美國加洲沙漠地帶一個農場的學校
這是一所不招女生,在校學校只有26個男生的高等學院,每年只招13名學生的學院!!
這是一所錄取程式比哈佛,普林斯頓還嚴格和麻煩的學院
這是一所只要被錄取,每年提供50000美元獎學金的學院
這是一所教授和學生都會烤麵包,編織的文科學院
這是一所學生要6點起床開始幹農活兒的學校
這是一所要通過衛星訊號上網的學院
.................
如此微型的學院,卻已有近百年歷史 1917年至今,學生從此畢業後都被世界名校錄取繼續攻讀更高的學位課程。
這所學院的校友名錄上所注的畢業生不少成為美國的大學者及專業領域的開拓者。
學院的創始人L.L.NUNN說:沙漠有一種深刻且獨特的個性,你可以聽得到它的聲音......
從此這裡來了很多與他一樣的師友開始尋找沙漠的聲音,不知這個學校的發展算不算教育史上的童話。

深泉學院(Deep Springs)是位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深泉谷的一所特殊的私立男子學校。深泉學院坐落於距比紹普城40英里,靠近歐文斯谷的深泉谷。該學院的官方名稱為「Deep Springs」(深泉),但是常常被稱作深泉學院。該學院原來的名稱為「Deep Springs, Collegiate and Preparatory」(深泉大學及預科)。深泉學院是目前美國只有存的幾所男校之一。

深泉學院是一所兩年制學院,它也是美國最吸引人的學校之一。學院每年向SAT考試中排名靠前的男生發放邀請,最終只錄取10至15名新生,錄取率通常只有10%。目前該學院大約有26人在校就讀。學院有3位管理者,8至9名教授以及5名校工。教授的任期可以長達數年。
深泉學院的校訓是:學習、勞動、自我管理。

深泉學院是一所邊工作邊學習的學校。除了學習以外,學生每週要在學校的農場上至少勞動20小時。學院的農場上有大片的牛群和紫花苜蓿。學生只需要為書本付費。學費,住宿費等其它費用由獎學金承擔。學生學習兩年畢業後可獲得准學士學位,大多數畢業生都會去著名的大學繼續深造,如哈佛大學、耶魯大學、芝加哥大學和牛津大學等。畢業生中有三分之二拿到學士學位,更有二分之一獲得博士學位。
自我管理是很重要的一環,學生們在兩年之內要獨立的生活並作出對未來的打算
深泉學院到畢夏普(Bishop)需要一個小時的車程,最近的城鎮是加利福尼亞州的歐文斯村,學院四面環山地理位置十分孤立,每到冬季經常會因為積雪導致好幾天與外界的道路洽詢中斷。

深泉學院提倡在物質上的孤立,這也是學校哲學觀中十分重要的角色,孤立可以使得學生每年有更多的時間去思考去重新審視自己的行為,學院使用加州的蓄電池發電,但2006年他們接受了一部分的太陽能電能規格加上1980年代就建立的小型水力發電站。在學院的用電高峰期時,學院也會向舊金山的太平洋天然氣電力公司買電。
深泉學院原先有一條直撥的電話線貫穿懷特山脈,但是因為維修困難所以沒能夠長久支撐。電話線在1990年代被無線電接受所取代,無線電訊號被傳輸到畢夏普地區的接收站。因為單一的無線電可以通過行動電台將訊號傳送出懷特山脈,但是在大風和暴雨這類氣候惡劣的情況下訊號很容易受干擾。學院也接通從人造衛星傳輸下來的網路訊號。
天還沒亮,深泉學院的學生就要起床去幹農活兒,他們要麼捆乾草,要麼擠牛奶,經常是靴子上還粘著牛糞就回到教室裡去探討嚴肅的文學問題了。學生們不必繳學費,食宿也不用花錢,代價是每週至少勞動20個小時。
深泉學院的必修課只有寫作和公開演講,其它都是選修。學院的管理例外嚴格,不經允許不得離開校園,嚴禁接觸酒精,也不提倡看電視。電話和網路經常由於惡劣的天氣而中斷,報紙則是通過郵局寄過來的,通常都要晚兩天。
深泉學院每年錄取人數極少,所有畢業生也只有1000多人。很多學生都拿過羅德獎學金和杜魯門獎學金,有2人獲得過麥克·阿瑟天才獎
6月出版的《名利場》雜誌刊登了發生在這個牛仔大學———「深泉大學」的傳奇故事。
現代烏托邦

19歲的喬希·赫德爾森即將結束在深泉大學的兩年生活,到哥倫比亞大學攻讀人類學專業。臨別前,他還得做些事———宰頭牛,晚上在凍肉冷庫呆一宿。「很令人愉快。」這個開朗自信的男孩說。兩年來,他在深泉牧場主要負責看管凍肉、曬羊皮,他居住的宿舍一直散發著羊膻味。
普通人看來,赫德爾森幹這些似乎有點怪異。不過,80多年前創立牛仔大學的電力大亨盧西恩·盧修斯·納恩卻會把赫德爾森這樣的青年看作未來世界的領袖。納恩認為,物質世界充滿罪惡,真正的偉人要能傾聽「荒漠的聲音」。

納恩87年前在加利福尼亞州和內華達州交界處找到一片無人居住的荒漠。這裡的山谷內一片平坦,周邊是牆壁一般的岩石,惡劣的氣候在炙熱與極冷間變動。距離周邊最近的小鎮也有一小時路程,正是冥想的好去處。於是,1917年,一個現代烏托邦———深泉大學誕生了。
納恩精選的26名學生不准離開山谷,也不准碰酒和毒品。除此以外,他們可以作任何決定———決定接納誰,制訂其它紀律,招收和解雇教師。牛仔大學不收學費,學生通過在大學的養牛場幹活、或參與學校的行政及日常工作來養活自己。
進校門檻高

不難想像人們對這種大學的擔憂。負責批准入學申請的、20歲的伊薩克·埃裡克森說,「我不斷接到父母們的電子信件,希望確認這不是某種邪教組織。」與其它壽命短暫的類似烏托邦組織相比,深泉大學雖然也時常處在破產和荒誕的邊緣,但卻是美國教育實驗最成功的例子之一。

曾在深泉受過教育的有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威廉·霍伊維爾、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著名記者查爾斯·科林伍德、弗吉尼亞州議員吉姆·奧林,頂尖的網際網路企業家、新銳小說家、經濟學家等。將近80%的畢業生離開深泉大學後直接到哈佛、耶魯、布朗、哥倫比亞、康奈爾和牛津大學等名校讀大三,其它人則會先志願服務一年。3年來,深泉畢業生已第5次拿到杜魯門獎學金———一項獎勵為公眾服務的學生的至高榮譽。

進入深泉大學絕非易事,首先,大學入學成績要百里挑一,申請人還必須寫9篇論文,每篇在30頁左右,題目通常是解釋某個艱深論題。之後,申請人才能坐在由9個19歲已入學者組成的委員會面前,回答一些意想不到的問題,比如:「鯊魚和北極熊在中性的膠狀物介質中打架,誰會贏,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