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日本老公 是蠶寶寶投胎

             
           
             
更多專欄文章        

丈夫龍二是日本人,我們認識於朋友的聚會,聚會結束幾天後,他出現在我公司說要請我吃飯。我們走沒幾步路,龍二因為要買菸而發現忘記帶皮包,我永遠記得他那張倉皇失措、臉色慘白如紙的表情,就好像我請他吃了一頓飯、替他買了一包七星香菸、幫他付了回家的車錢,他此生就不配為人一般,從那時候我就發現他是個很愛面子的人。

交往時龍二才從日本來台發展沒多久,時不時要寄錢回去給年邁的雙親,我發現他的財務非常吃緊,於是希望自己多少能夠幫一點忙。有天在他皮夾偷偷塞1、2千塊,遭到他如數退還,並開玩笑的說:「拜託不要在恩愛之後在我的皮包放錢,不然我會以為自己已經幹了男妓這一行。」約會時我搶著要買單,他鄭重其事的說,「我以後是要娶妳當老婆的,在日本,如果男人不能支付一個家的開銷,他就一文不值。」 
因為龍二在台灣人生地不熟,我常常帶他吃道地的台灣美食,他吃完之後總是讚不絕口。可是漸漸的他不再和我逛遍各大夜市,只帶我去一間日本料理店。我是那種沒辦法每次都吃類似、相同食物的人,和他抗議過後他依然故我。平常龍二對我非常尊重,卻對這事寸步不讓,我不禁胡思亂想了起來。或許龍二不像平常看起來這麼好相處,難道他是個大男人主義的人?擺明了「老子付錢,要妳吃什麼就吃什麼」?每次去那家店,龍二嘴巴好甜,「麗莎媽媽桑!」親熱的和老闆娘打招呼,而老闆娘也會很殷勤的接待他,難道說兩個人有姦情,龍二非見她不可,才會屢屢來消費?更奇怪的是那家店消費不便宜,龍二在月初時會很隨和的和我去吃平價美食,到月底又堅持要去那家店,這不是和一般人的消費習慣正好相反嗎? 
       

明明好冷 卻不圍圍巾

這件事情在我心頭百思不解,婚後有次我們去基隆某漁港玩,忽然狂風暴雨,買不到雨傘的我們,遠遠還沒走到停車場就全身濕透。我發現龍二耐不住寒冷,有感冒的現象,二話不說就把圍巾給他戴,他卻以「甘願去死」的表情回絕了我。龍二一路開車回台北都沒有異樣,到了家我才發現事態嚴重。「我真的好冷。」說完他就在玄關不支倒地。
我整整請了一個禮拜的「陪病假」,當個苦命的老媽子幫他做牛做馬。龍二病好了以後,一點都沒發現是他死要面子不肯戴圍巾才淪落到破病這麼嚴重的局面,反而認為「我雖然感冒了,但我沒戴上圍巾,也沒連累老婆感冒」。
「妳知道剛在一起時,我為什麼常常帶妳去那家日本料理店吃飯嗎?」龍二似乎對自己「符合男子氣概」的行為很滿意,又接著說下去,「因為那時候我剛來台灣沒什麼錢,麗莎媽媽桑會讓我賒帳。」
我忽然覺得眼前的人很像蠶寶寶,他這一生只要吃面子和男性尊顏這兩種葉子就夠了。兒時看著蠶寶寶在寶麗龍盒內吃桑葉,模樣多麼悠閒自在,那個樣子和龍二自得其樂的表情可真像極了。
蛇夫座╱新北市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40806/36002368/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