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重慶七旬夫妻住在深山岩洞中被稱作神仙伴侶













『老先生』要抽煙,『小幺妹』來點火


多情岩上的神仙伴侶


一場俠士救美,促成一段姐弟戀情。當時,他正值壯年,未婚,四海為家。大他6歲的她帶著一雙兒女,寡居在人跡罕至的深山岩洞中……


美妙時光轉瞬即逝,鬢染銀色的戀人仍固執地守著岩洞形影不離,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盡情享受二人世界。


如今,76歲的她依然是他眼中的『小幺妹』,70歲的他則是她心裡永遠的『老先生』。


夫唱婦隨讓人艷羡


『多情岩』,位於江津區柏林鎮雙鳳村小月3社,隱於海拔1500餘米的密林深處。『多情岩』中的男女主人——70歲的胡仁發和76歲的王永芳,在此生活已近半個世紀,被當地人羡慕地稱作『神仙伴侶』。


夫唱婦隨讓人艷羡


10月22日,雨過天晴,記者從主城驅車出發,趕到雙鳳村時,已是中午。村乾部稱,胡老先生很早就到場上迎接過,因無聯系方式,擔心獨自在家的老伴,老人只好回去了。


蜿蜒的土公路一直伸向叢林深處,泥濘的山路顛簸得車上的同行者左倒右歪。『現在,車子可以一直開到他們家山腳,但進去的車很少,他們仍是步行,進出至少要1個小時。』該鎮文化站站長王偵友稱,提起『多情岩』,當地人就會給你講胡仁發對老妻如寶般的疼愛。


在山腰的石板路上轉了兩個彎,眼前隱約看到一壁懸崖,開著木門的土牆壁,似被鑲在岩洞口。未見人影,先聽見狗吠。『不要叫,肯定是客人到了。』聲落人出,一老婦手握鐵鏟站在院壩上。


藍衫黑褲,花白頭發紮成兩條齊肩馬尾,頭上纏著白色頭帕,利索的動作、清脆的嗓音,很難相信,眼前這位頂多年過半百的大媽,竟是76歲高齡的王永芳婆婆。


『是老先生說的記者吧?』王永芳掏出手機,熟練地摁出一串數字:『老先生,你等的客人到家了,趕緊回來吧。』


15分鍾後,山谷中回蕩起高亢的歌聲:『太陽出來漫山紅,哥哥情意妹妹懂,我走西嶺你走東,我倆情話滿山沖……』胡仁發的出場很有些『仙風道骨』的味道:鶴發銀須,雙眼炯炯有神,身背農藥箱的他腰板挺直,腳蹬雨靴,步伐矯健。『就怕你們到了沒人,我只好叫小幺妹在家等到。』

















多情岩下『老先生』和『小幺妹』的家


『老先生』剛坐下,『小幺妹』王永芳彎腰放了雙布鞋在他跟前:『趕緊把鞋換了,免得濕了腳。』當著外人,老兩口毫不避諱地大秀恩愛:老婆婆時不時幫老漢整衣衫、理胡須,老漢則把從山間采回的野花插在老婆婆頭上,把剛摘下的鴨梨喂進她嘴裡。所有的幸福,在這一刻凝聚成了一個甜蜜的糖梨。


『老先生』在住家一公裡范圍內種了糧食和各種時蔬,沒有特殊原因,老兩口吃過早飯就上坡,乾完活路纔回家。『今天她在家等你們,沒得幫手,我做事總覺得不對勁。』『你們進出都是手牽手、形影不離,突然分別大半天,怪不習慣吧?』小輩的玩笑讓『小幺妹』羞紅了臉、低下了頭,『老先生』則一陣哈哈大笑。


趕場、走親戚、乾農活、洗衣做飯、喂豬、拾柴火……『老先生』和『小幺妹』總是不離左右,夫妻倆的熱絡勁,令旁人又羡慕又嫉妒。有人向他們請教讓愛情保鮮的秘訣,『老先生』和『小幺妹』的答案很簡單:『不想在分別中體驗想念和牽掛。』


江湖郎中俠義救美


胡仁發和王永芳是怎樣牽手人生的?


王永芳是當地人,家有7兄妹,她排行老五。18歲那年,長相俊俏、善長女紅的她經人說媒,嫁到離娘家約兩公裡遠的地方,丈夫長她11歲,是個裁縫。『他很疼人,我所有衣服都是他親手縫制。』


不久,一雙兒女相繼出世。日子雖清苦,夫妻倆同甘共苦,相親相愛。沒想到大兒子游盛超10歲那年,丈夫卻因病撒手人寰。次年,婆母也逝世。


一個年輕的寡婦拖著年幼的兒女,日子的艱難不言而喻。王永芳給生產隊喂過豬、牛,在生產隊食堂打過雜,在靠工分生活的年月,一家3口的溫飽成了大問題。窮和苦,王永芳咬牙硬挺著,但寡婦門前的是非卻讓她無奈又無助……


胡仁發與王永芳的丈夫是同一個生產隊的老鄉,早年曾憑草藥手藝和一身武術走南闖北。王永芳結婚時,他正好在家,目睹了新娘的美貌,並在心底記下了她舉手投足間的笑顏。


『那時,除了她的漂亮,讓人羡慕的還有她的針線活、鍋灶活和醪糟手藝。』談起愛人的美,胡仁發的自豪和愛憐在眉宇間展露無遺。就像面對一幅美麗的畫,每次相遇,胡仁發對王永芳都只是遠觀,大氣也不敢出。『怕驚擾了她。』

















所有的幸福,在這一刻凝聚成了甜蜜的糖梨


丈夫和婆母離世後,王永芳搬到了半山腰的岩洞居住,其間,胡仁發在村衛生院上班。衛生院就在岩洞斜對的山腳,王永芳的自留地在衛生院正前方。一天,王永芳外出途中,被同村的無賴攔住欲耍流氓,恰好遭胡仁發撞個正著,挨了一頓痛打後,無賴落荒而逃。『不能再讓她被欺負了。』此後,每天上班,胡仁發總會不時觀察王永芳的家和自留地。『看到她有肩挑背磨的活路,我就跑去幫她。』


一年中青黃不接的五六月,王永芳一家3口總是缺吃少穿。『不用我開口,他總是及時送來錢糧。』沒有人敢來找麻煩了,但有關兩人的閑言碎語卻在鄉間流傳開來。怕影響尚未婚娶的胡仁發,王永芳委婉地向胡仁發表示:兩人還是保持一定距離。胡仁發卻理直氣壯稱:身正不怕影子歪。而且,他來岩洞的次數更勤了。


從此,醪糟、布鞋成了王永芳款待和報答胡仁發的特定方式,無法言喻的相思和牽掛,也在這對患難見真情的男女間滋長,『老先生』和『小幺妹』成了彼此的昵稱。


大火難阻有情人


時光如梭,王永芳的兒女先後走出大山成家立業。一次,趁大兒媳回家的機會,胡仁發在灶間以『江湖郎中救美』的故事,告訴了大兒媳他和『小幺妹』的奇緣,並試探著問:『一雙兒女各自成家後,你覺得兩位老人該有怎樣的結局?』當時,胡仁發40歲,在王家以『老先生』身份進出已近10年,王永芳則年近半百。


在學校當老師、24歲的大兒媳袁連芬當即表態:『他們應該生活在一起,相攜走完以後的人生。』隨後,她補充道:『胡老師,我曉得故事主人公就是你和我媽。』袁連芬說,她暗下決心,丈夫和妹妹面前的那層紙,由她來捅破。


袁連芬回家後,對大她兩歲的丈夫重復了胡仁發的故事。『木訥的他竟說不關自己的事,難得猜結局。』袁連芬氣得大叫:『啷個不關你的事?故事中的女主角就是你媽!』丈夫愣了半天不說話,再問就答:『啷個稱呼嘛?』『你們不好喊爸爸?他在家排行老九,就叫他九爺嘛。』


兒女的為難,讓『老先生』和『小幺妹』在愛人和親人間執著地徘徊……一場意外大火,讓老先生和一雙兒女真正心連了心。


『那年春節,我剛放寒假,想到二老平日很辛苦,我勸他們到城裡小姑子家耍幾天,我回去幫他們做臘肉。』袁連芬回憶,剛巧岩洞溝對面的朋友過生日,邀請她去參加。『正在吃飯時,我看到岩洞飄出了滾滾濃煙,熏臘肉的火冒得通紅,轉瞬間,岩洞裡一切化為灰燼。』『老先生』藏在岩洞裡的2000多元現金也在火海中灰飛煙滅。


怕二老傷心,袁連芬提出到自家居住,胡仁發卻懮心忡忡——他擔心後輩把他當外人。『九爺放心,沒有你,就沒有我們的今天,你就是我們的親爹。』游盛超和妹妹游盛仙也紛紛表態,於是,『九爺』成了兒女替換『老師』的代稱。


『幺妹』是樹哥是鳥


『九爺對媽媽的好,無法用語言來形容。』游盛超稱,無論用怎樣的方式,今生,自己一家都無法還清九爺的恩情。


在大兒子家呆了一年後,『小幺妹』提出回岩洞居住。『老先生』二話沒說,找來幫手將岩洞重新整修,還擴建了4間客房,置齊了11間床鋪的所有用品,電視、洗衣機、豆漿機……家裡一應齊備後,老兩口重回二人世界。


『小幺妹』不識字,不願離開岩洞,出門就暈車、暈船,酷愛零食。『老先生』很有辦法:給她講述外面的世界,陪她看電視、當解說。閑時還給她表演嘴叼1.5公斤重的煙杆。為她一句『方便面好吃』,老先生跑到相距數十公裡的縣城買回一整箱各種口味的方便面。黃燦燦的金耳環和金戒指是『小幺妹』不離身的寶物。『隨身戴了十多年了。』『小幺妹』說:『我看到別人戴,說了聲「好漂亮」。第二天,他就說去看女兒,結果是專門帶我去買這兩樣東西。』


2003年9月的一天,『老先生』去給『小幺妹』買酥餅。『小幺妹』獨自上山收菜,突然腳下一滑,順著山坡摔倒在一棵樹下。醒來時,『小幺妹』已躺在床上,『老先生』正淚流滿面地輕聲呼喚她。原來,當天下午,老先生買酥餅回來不見她,瘋一般到處尋找,終於在山腰見到昏睡的『小幺妹』,他急得放聲大哭。回家後,『老先生』一遍遍熬草藥為她擦洗傷口,用嘴嚼了草藥敷在傷處。3個月後,『小幺妹』痊愈了,沒留下一點疤痕。


采訪結束,二老相擁著送記者出山谷,按捺不住心中的深情,『老先生』唱起了古老的情歌:『幺妹穿著一身青,就像山裡柳樹精;你是柳樹萬年青,我是斑鳩躲樹陰……』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