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圖]圖說梅蘭芳1930年美國行










1930年農歷二月初八,梅蘭芳和他的二十位同事,乘船由上海奔向美國。那艘美國游輪現如今早已變成廢鐵,但在那一天的清晨,汽笛聲響過後漸去漸遠的『加拿大皇後』號卻永遠地留在了中國人的記憶中。




今天很多外國人來北京肯定得看京戲,可在民國初年那會兒,西方人把進中國戲園子當作是丟身份、不體面的事,這樣的情形直到1915年美國駐華公使偶然地看了梅蘭芳的演出後纔有所改變。美國公使PaulReinsch離任前說了這樣一句話:『若欲中美國民感情益加親善,最好請梅蘭芳去美國一次。』他的這番話打動了梅蘭芳,於是梅蘭芳和他的一些好友開始了長達八年之久的准備。




1930年,北京的梨園行『元旦開臺』,戲迷們把戲園子坐了個滿滿當當。戲雖看得過癮,不過不少戲迷的心裡還是覺得缺了點什麼,因為他們非常喜愛的梅蘭芳梅老板沒露面。




1930年2月8日,紐約的一家報紙上出現了這樣一行標題:『受五萬萬人歡迎的大藝術家梅蘭芳來到紐約了!』1930年的2月16日,京劇就是在這裡第一次登上了美國的戲劇舞臺。




梅蘭芳當晚演出的劇目有:《汾河灣》、《劍舞》、《刺虎》等。當時的美國人仿佛是一夜間就接受了梅蘭芳和他的表演。梅蘭芳在紐約一炮而紅,兩個星期的戲票三天內便預售一空,以致後來不得不又在國家劇院連演了三個星期。大蕭條的美國被梅蘭芳迷住了。5美元的票價被票販子們炒到了15美元,算得上是大蕭條時期百老匯的天價了。















梅蘭芳在美國的每場演出結束後,謝幕常常要多達十幾次。觀眾提出要上臺和梅蘭芳握握手,梅蘭芳答應了。可幾十分鍾過去後,還有很多人擁擠著等在後面,後來劇團裡的人仔細一看,纔發現許多握完手的人又重新上來再接著握手。




當時的美國對梅蘭芳有這樣的評論:




『東方是東方,西方是西方,這對孿生子從未相遇過,但現在他們畢竟相遇了,這一情況體現在梅蘭芳的身上。』




『對我來說,梅蘭芳首先是個舞蹈家,我在看他表演《紅線盜盒》的劍舞時,總代表性地思考到他的舞蹈已經達到一種最高的境界。』




『梅蘭芳在舞臺上出現三分鍾,你就會承認他是你所見到的一位最傑出的演員,像這樣的藝術過去在紐約壓根就沒有看見過。』




『在美國,每幾年裡必定有一個奪冠軍的人,包括政界、工商界、學術界在內,這是一個最引人注目的人。這一次奪冠軍的這個人一定就是梅蘭芳。』




在以後的半年時間裡,梅蘭芳在西雅圖、芝加哥、舊金山、洛杉磯、聖地亞哥和檀香山等地繼續演出,梅旋風在蕭條時期的美國也越刮越大,到處是如癡如狂的觀眾,贊譽不斷的評論,觥籌交錯、仕女如雲的招待會……








不過有一位美國人沒能一飽眼福,他就是胡佛總統。在華盛頓演出的當天,胡佛恰好在外地。事後胡佛特地打電話邀請梅蘭芳再來華盛頓。由於下一站演出的門票已售出,一向很守信用的梅蘭芳只能謝絕了胡佛的好意。為此,梅蘭芳和胡佛都遺憾了好長一段時間。




梅蘭芳的訪美演出,也受到了美國教育界的高度重視。洛杉磯波摩拿學院和南加州大學分別授予他名譽博士學位。這是美國學界對梅蘭芳表演藝術的認可,也是對他在中美文化交流方面所做的傑出貢獻的感謝。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